闻秋声

小透明写手闻秋声,谨慎选择关注

火影专注带卡。
农药主双兰偶尔掉落酒鱼。
狐娘主月贵
沉迷冷圈推笔,伊破 is real!
沉迷白鬼日渐消瘦


开学了溜了溜了,不定期出现
日常放飞自我
q3388309791,欢迎来找,请带备注和圈。

【带卡】那个故事(上)

摸鱼。我爱摸鱼摸鱼爱我。
下这周末也能发出来。

ooc预警
——

“总有许多故事,终会被时光埋葬。”
——
1.

故事开始于木叶四十五年的春天。

那本是一个普通的春天,树枝上和往年一样冒出了淡绿色的芽尖,渐渐的长大,抽出新叶,就像故事所发生的这个村子的名字一样。

可惜战火从前一年一直蔓延了过来,带着燃尽一切的气势,名为木叶的村子用自身燃起了永不熄灭的火之意志与之对抗。

村子中的一些孩子们因此失去了他们的童年,他们经过了艰难的训练,然后在年少无知的时候,被派上了战场,用生命守卫着村子。其中不乏牺牲者,只能说宇智波带土并非其中的个例,而是众多尸骨无存的忍者中普通的一员。

但是不可置否的是,一个人的死去即使无法扭动历史的车轮,也终将对其造成影响。而宇智波带土造成的影响,此时集中体现在了旗木卡卡西一人身上。

他生前与旗木卡卡西素来不和,死后却几乎改变了这个人一生的轨迹。他把自己的眼睛给了卡卡西,亦将自己的信念与祝福托付在了上面,本是希望他能够过得更好。只可惜卡卡西其人天生偏执,对亡友的托付竟成一段执念,祝福与礼物也变成了枷锁。

故事若到此结束的话,便也落得一个平平淡淡的收尾,即使是带了些许悲剧的味道。可命运天生弄人,偏不如此。

两人的另一位队友,宇智波带土在少年心性初开时曾经暗恋过的女孩,亦是他托付给卡卡西的一项责任。

“卡卡西,你要保护好琳。”他如是说。

可琳却为了村子自杀了,她撞在了卡卡西手中闪耀的电光上,一个美好的生命就此消逝,这也成了卡卡西无法忘却的梦魇。

他辜负了挚友的嘱托,扛起了杀死同伴的心里负担,这使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几乎无法前行。

当他刚刚在其师长波风水门的帮助下开始渐渐走出困境时,一场动乱不仅使得木叶村受到重创,卡卡西也失去了这世界上最后待他如亲的两个人。

至此,他步入了黑暗。这看起来是顺理成章的事,可是这中间有多少苦难波折可以说清。

他开始尝试着改变,他一点一点的打磨着自己,让自己逐渐变成了自己希望中的那样,可靠,强大,足以保护同伴,贯彻信念,代替亡友感知他不曾感受过的世界。

一切开始向好的方向发展。

可是现在的旗木卡卡西,真的是他吗?他偶尔也会想这个问题,不过不久也便不了了之了。

他在三代目的要求下退出了暗部,开始试着变成一名老师,就像当年的水门一样,他希望自己能做到那样。

第七班或许是他黑暗一生中出现的救赎。看着不知何为战争何为黑暗的孩子们每天打打闹闹,似乎自己那颗被黑暗填充的心也会变得明亮一些。

他一日一日的守着他们,即使他们一个一个都离开了他。

重聚的时刻是在三年之后,在战火重新燃起的地方,曾经的第七班重新集结。他看着已经长大的学生们,觉得这样也不错。

他想传达的意志已经被接收,他想守护的东西有人替他守护,他在无数次失败后守住了他的诺言,他的人生了无遗憾。

命运给他开过最大的玩笑,就是让他看到了面具碎裂后那他曾经悼念了十八年的挚友。

他不再是当年的宇智波带土。他自称着谁也不是的男人,带着对这个世界的满腔恨意,否定了卡卡西曾坚持的一切信念。

卡卡西无可避免地动摇了,但是当他回头看到正在为了经由他从带土那里传递的信念而奋力战斗他的学生,他重新变得坚定了。

他本就是理智高于情感的人,他只做他认为应该做的事情,一旦认定便不会改变。

于是在那个他们共用的冰冷的神威空间里,他抬起了手,与他对面的那人一起结了对立之印。

他缓慢的,一字一句的,近乎冷酷的说到,就像是在说服自己。

“为了守护过去的带土,就必须将现在的带土,杀死。”

——

第一次看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只有六岁。它被记录在我从学校旁边的街上捡来的一个破破旧旧的黑皮本子上。看到这个故事,我心里其实难受的很。

本人,宇智波带土,木叶村根正苗红的未来的忍者,梦想是成为火影,极其巧合的是,我的发小名叫旗木卡卡西——没错,和那个故事里一模一样,这大概便是我为什么不喜欢这个故事的原因,普通的悲剧我尚可接受,不过如果悲剧的主人公和你同名,那你大概是看不下去了。

故事并没有结局,在那个卡卡西说出要杀死带土的话后戛然而止。故事中对卡卡西的决心书写的太坚定,以至于我看完后缓不过劲儿来,拉着卡卡西问了好几天“你会杀掉我吗”的问题。

卡卡西听到后突然一愣,然后笑眼弯弯。他刻意拖长了声音:“没事吧——我为什么要杀你,笨蛋吊车尾。”

我是很讨厌别人叫我吊车尾的,不过卡卡西说的时候声音软软糯糯的,还参杂着几分笑意,看着他那细绒似的头发,我连反驳的话都快说不出来。

“谁…谁是吊车尾啦!”我的声音越来越低,不知为什么感觉脸有点发烫,“我绝对会成为火影的!”

卡卡西还是那副笑吟吟的样子,他看着我,说:“是是,带土你最厉害了。”

这大概是另一些和故事中不太一样的地方,故事里的卡卡西是个小天才,高傲冷漠还有点毒舌。我的卡卡西温柔爱笑,他只会和我开玩笑的时候才会说“吊车尾”这个词,而且总让我生气不起来。

卡卡西小我一岁,却和我同时进入忍者学校。他确确实实是个天才,在学校里和我们还没玩了半年,他便毕业了。

他参加毕业考试的那天我和琳悄悄趴在门缝上看,考试的内容是一个简单而基础的忍术——分身术,只要让自己的分身看起来正常而稳定就算合格。

这对于那些中忍上忍来说,这个术大概简单到和弯弯指头一样容易,可是对于我们这些忍者学校里的预备忍者来说,精准控制查克拉是在是太难了。

我看到卡卡西冷静的结了一个印,砰的一声炸出了一团白烟,烟雾散尽后两个一模一样的卡卡西站在那里,一个稳定而真实的分身。

完美的分身术。我心里赞叹了一下。琳显然也和我抱有同样的想法,我听到她小小的哇了一声。

不过卡卡西可以的我也一定做到!我这么想着,顿时充满了斗志。

不过我们没料到的是申请提前毕业的学生还需要加试,内容倒是没有硬性规定,只要让考官认为你有资质就好。那个分身消失后,卡卡西还是那样面无表情,他变了一个手势,双手的两根手指做成了十字的样子,只有这个时候我才能看出卡卡西与那个黑皮本上记载的他的一些相似的地方。

他的声音不大,听起来却很清晰。他说:“影分身之术。”

这个术我听说过,是可以创造实体分身的禁术。我看到三代的眼神一下子变了。

“很好,”三代取下嘴里的烟斗,点了点头,“合格了。我应该告诉朔茂别老是偷偷越级教你那些高级的术。”

卡卡西露出了自考试开始的第一个笑容,他单膝跪下,他说:“家父怕是不会同意的。”

我还沉浸在刚才的影分身之术中,这一刻我忽然觉得卡卡西离我远了,我追不上他了。

2.

其实我心里藏着一个秘密。

我喜欢卡卡西。

我虽然生在宇智波一族,可我自己都能感觉出来我和这个家族格格不入。族里出过很多著名的天才,却也有我这样的个例。

我与卡卡西相识的时候是一次踢罐子的游戏,我当了鬼,其他孩子们便配合着不被我抓到,大半天都在跑来跑去,累的我气喘吁吁的。

这时候卡卡西路过了,他看了我一眼,看了那些幸灾乐祸正在笑的孩子们一眼,然后他说:“能让我和你们一起玩吗?”

我当时还以为他也是和那些孩子们一伙的,还尽我所能恶狠狠的看着他。

然后我就听到他说:“我来当鬼。”

后来我们经常在村子外围的小河边遇到,他有时候是在修炼,不过更多的时候是坐在小河边一动不动,不知在干什么。

我们一来二去也就熟了,有一次还能碰到朔茂叔叔来接他回去,我看着那个被全村人赞为英雄的人,这才反应过来为什么卡卡西的姓氏听起来那么耳熟。

我们有时候会一起坐在河边聊天,卡卡西的话不多,主要是我在说,我东扯西扯,和他谈人生聊理想。当我告诉他我的梦想是成为火影的时候,我看见他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一瞬间变得很难过的样子,然后又恢复了原状。

这样优秀的他不仅没有像别人一样嘲笑我是生在精英一族的吊车尾,而是第一个对我伸出了手,对我说:“会的,带土,你绝对会成为火影的。”

那一刻我的心跳忽然加速。

3.

琳是第一个关心我的女孩子。

很小的时候我们就认识,第一次见面是我偷偷躲在草丛里看卡卡西钓鱼时,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一个棕色头发的女孩子遥遥望着卡卡西。

“带土君你为什么在这里呢?”她看见我钻出来的时候很惊讶的问道,耳尖有点发红。

我当然不能说我是在跟着卡卡西,只能哈哈干笑两声,结结巴巴的回答:“…在,在找东西…我的东西不小心掉进去了。”

“诶?那我帮你一起找吧。”她说着就要蹲下去,我赶忙说东西已经找到了。

“不过说回来,你居然认识我?”我突然反应过来我与这个女孩之前没有见过,为什么她会知道我的名字。

她笑了一下,说:“带土君是乐于助人的好孩子呢,我家的老人经常和我提起你。”

“这样啊。”我也笑了,“那不如告诉我你的名字吧,交个朋友。”

“琳,我叫野原琳。”她说。

我其实看出来了,琳和我一样,都喜欢卡卡西。

4.

我努力了很长时间,最终还是放弃了挣扎,老老实实又在学校里呆了几年顺利毕业,而这时卡卡西已经成为中忍好几年了。

年级最小的中忍,木叶建村以来少有的天才,人们这样评价他。卡卡西这时候已经经常出村执行任务了,平时里忙的根本见不到,连我和琳毕业的时候他正巧在做一个任务,算了算真的很久都没有见过他了。我突然觉得我和他的距离变远了。

分班的时候我和琳分到了一起,高兴之余却也发现了小队还空缺着一个位置。成为我们担当上忍的水门老师是一个拥有温柔的水蓝色眼睛的人,笑起来就像阳光一样。我们问他小队的另一个人是谁,他摇摇头说秘密。

当第二天我和琳去找水门老师的时候,卡卡西站在他身边一如既往微笑着,和我打着招呼。前一天产生的那种和他的疏离感立刻消失了。

水门班的最后一位队友正是卡卡西,他向三代申请调到了这个班。听到水门老师这么说的时候我情不自禁的大喊了一声“太好了”。然后就发现水门老师也看着我。

他说:“听朔茂先生说你们两个关系很好,现在一看果然是这样呢。”

我能感觉到我的脸有些发烫,但是也没有反驳。卡卡西倒是坦诚的点了点头,他说:“带土是我的好朋友。”

5.

那本我六岁时捡到的,记载着一个令人伤感却没有结局的故事的黑皮本被我好好的放了起来。

我心里其实是有些害怕的,尤其是越来越多的现实与之相符时,我甚至觉得这是一本预言之书。不过当我越发坚定了我的梦想与愿望时,这份害怕也在消退。

不过卡卡西成为上忍了,他真的就像那本里书写的那样,12岁便成为了上忍,刷新了年龄最小上忍的记录。

“不愧是我一生的对手!!”凯搂着卡卡西感叹青春,卡卡西无奈的笑着,我突然就有些不爽,喊了他一声,把我准备好的礼物塞到卡卡西手里。

那是一枚奇怪的手里剑,我去给他挑礼物时无意中发现的,它像是三把镰刀拼接而成,我看到它的第一眼就认定卡卡西一定会喜欢,我都不知道我哪里来的自信。

卡卡西愣了一下,看着那个手里剑露出了一个奇怪又带着点庆幸的神情。他说:“谢谢你,带土,我很喜欢。”

琳和水门老师的礼物是第二天一起出任务时才给卡卡西的,这个时候我又不知怎么生出了一丝优越感。

就像黑皮本里面写的一样,我们这一代是出生在战火中的,第三次忍界大战一直持续着,上战场对忍者小队来说都是必然的。我们的领队老师是战场上赫赫有名的黄色闪光,还有一个天才卡卡西,自然被派到了战况最惨烈的地方。

——神无毗桥。

6.

知道这个任务的时候我的心里又不自觉的窜起一股寒意。

这个任务是水门班命运的转折点。与水门老师分别后我们赶往目的地时,琳突然问我怎么了。

“你看起来心事重重的。”琳说。

闻言一直在前面探路的卡卡西也回过头来看着我。

“怎么了?”他问。

我赶紧回答:“没事没事,我在想这个任务完了以后我们一起聚会吧。卡卡西你还是看路别看我啦,小心一会儿撞树上。”说完还笑了笑。

琳噗嗤一声也笑出来。卡卡西的表情也柔和了许多,总感觉从早晨开始他就一脸严肃,很紧张的样子。

“不愧是带土呢。”琳感叹到。“总是能很轻松的活跃气氛。”

卡卡西扭回头去沉默了一会儿,半晌,他突然说:“别担心,带土,我会保护你们的。”

确实,卡卡西已经是个上忍了,他说出这样的话似乎理所应当,他也经常这么和我们说。可是我心里突然变得酸酸的,我想起有一次一起出任务时,卡卡西为了救我胳膊上被划了特别深的一个伤口,血都止不住,看得我特别想哭,心里还没抑制住,眼泪已经啪嗒啪嗒的掉下来了。

卡卡西却和没事人一样,他根本不在乎那个伤口,反倒安慰起我来。

他说:“别担心,带土,我没事,我一定会保护好你。”

可是我一点都不想让你保护。

卡卡西,你什么时候能放慢你前进的脚步,让我能和你并肩前行,有一天,让我来保护你,好不好?

——TBC——

我对仔土仔卡没有丝毫抗力…天使!!

仔土给仔卡的礼物是写轮眼的花纹,看出来了吗!_(:з」∠)_

仔卡每天不自觉的撩土。

评论(16)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