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秋声

闻秋声。[长弧备考中,关注请谨慎。]

带卡/双兰/月贵合集已有

带卡/竹业/月贵/伊破/双兰随机掉落,选择食用

过激莱茵哈特陛下/莱杰罗/王权霸业推。

我头像世界第一好看,不接受反驳

足坑边缘试探,堆是我一生白月光

小破厂的球迷,可能会喜欢一辈子

【半架空】无昔.第一章(3)(伊破/ooc/有毒慎食)

我发现啊这几天我写东西连语言都组织不起来了(눈_눈)
这一节伊老板上线!
啊啊伊老板你可算是出来了,不过一出场好像就带来了一个大新闻?
齐木木在伊老板面前秒变性格_(:з」∠)_这都是我的锅。
吐槽小天使米卡卡依旧很忙。以及早安你的存在感好强哦_(:з」∠)_
无处不在但是从来没有出场过的米杰。
昨天半夜码的更新,我其实也挺拼。
祝你们看的愉快_(:з」∠)_




三。





米卡卡到家的时候,米杰并不在。他并没有过多的在意,因为米杰毕竟是个局长,加班这种事情还是很常见的,米卡卡已经很习惯了。

不过接下来的好几天,米卡卡都没有见到自己老哥回家。且不说想问的事情无法得到答案,单是这个事件本身所代表的含义,就足以让米卡卡感到不安了。

米杰的长时间加班,表明一定出了什么大事,但是这些天米卡卡并没有在电视报纸等信息媒介上见到什么相关报道。

这一切都指明最近几天内绝对发生了什么影响不好的事件。

想到这里米卡卡兀自叹了口气,在这里胡思乱想也没什么用,还不如安安心心的做作业。

不过…齐木这个人暂时是无法了解了呢。








入秋以后,天气骤然冷了起来,早晨可以看到街上的行人身上已经添上了厚厚的衣服。

米卡卡站在一栋居民楼下,冲掌心哈了口气,然后搓搓手,企图借此获得一丝温暖。

虽然从小学起,米卡卡和夏早安便开始一起上学,但是这个传统好像在最近被打破了。

原因自然是突然闯入他们生活的转校生齐木,米卡卡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热爱赖床的夏早安肯早起的原因只可能是有人给她五百万或者有美男。前者自然不可能,而后者确是有现成条件…

米卡卡又长叹一声,放弃等待不可能等得到夏早安,转身准备独自去上学。








刚刚走到小区门口,米卡卡一眼就看到马路对面在神色匆匆行走的人群中有一个格外悠闲的人影,而且看起来格外眼熟。

再走两步他仔细一看,果然是熟人。

“爱迪生!好久不见!”他冲人影招招手。

被称作爱迪生的年轻男子一身松散的西装,却硬生生穿出了一份洒脱之感,他此刻不知低头在思考什么,听到米卡卡的叫喊,他抬起头来,对他一笑。

“哟,卡卡,好久不见。”

男子真名伊天敬,主业侦探,偶尔在米杰手下打打零工,算是警局的外编人员。其实爱迪生不过是男子在某个任务中所使用的代号,不过那个任务时间有点长,才让这个代号深入人心,大部分人都这么叫,伊天敬最后无奈的屈服在了众人的淫威之下,没有放弃这个名字。

如果让米卡卡评一下在他心里最聪明的人的话,那答案估计非伊天敬莫属,这个侦探的智慧真是超乎人们的想象。

伊天敬的家就住在米卡卡家对面的小区,原来也就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关系,只不过最近可能因为事多,所以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打招呼了。

“爱迪生,你在这里干什么?”米卡卡问道。

“哦,没什么,”伊天敬耸耸肩膀,回答道,“我等小玲,今天有点事。”

他口中的“小玲”米卡卡也再熟悉不过了。马小玲,法医,人送外号警局之花,擒拿手一流。私下是个又温柔又漂亮的大姐姐,和米卡卡夏早安的关系很好。

“诶?有事?”米卡卡眨眨眼,突然想起了自己好几天没回家的哥哥。“难道我哥就是因为这个才加的班?爱迪生求透露!”

伊天敬一挑眉,说到:“这个不行,你哥可是明令禁止我和你说的。”然后他看着沮丧的米卡卡意味深长的一笑,悠悠的补了一句话。“先不说这个,卡卡啊,你快迟到了。”

“诶?!”






≡≡


当米卡卡紧赶慢赶来到学校的时候,上课铃还没响。一进教室发现齐木已经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整理东西了。

他气喘吁吁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上,一上午听课听得心不在焉。

他一直在考虑那件被爱迪生和自家老哥隐藏起来的“大事”究竟是什么,想了好长时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一旁的齐木看他总是兴致缺缺的样子,善意的拍了拍他,却把他吓得一哆嗦。

恍惚间他突然意识到伊天敬也算是警局的一份子,而且还和齐木住在一个小区,他说不定知道齐木这个人的相关信息。

但是早晨自己却没有意识到,他有些懊恼的为自己的智商翻了个白眼。







一天过去的很快,一转眼就放学了。大家互相道了别,三三两两的结伴离开了学校。

米卡卡本来也属于那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的人之一。不过就现在的情况而言,他可能会被划分到一个人回家的行列里。

夏早安拉着齐木走在前面,不停的说着。齐木脸上挂着和善的微笑,颇有耐心的安静听着夏早安絮絮叨叨。但这样一来米卡卡就很尴尬了,只得左顾右盼四处张望。但还是收到了夏早安的好几枚眼刀。

说好的三个人一起走彼此不抛弃呢?你俩早晨抛下我就不说了,放学还要孤立我,有没有人性啊!

米卡卡悲愤的想道,但默默的跟在了夏早安的后面,不敢吱声,生怕被夏早安打。

傍晚的余晖洒在街上,把所有东西都涂成了金灿灿的一片。

委屈极了的米卡卡抬头,视线却突然捕捉到一个身影,他以百米赛跑的速度从那两个人身边窜过去,扑向了人影。

救星!米卡卡感动的热泪盈眶。

伊天敬哭笑不得的接住扑过来的米卡卡,以及不甘示弱也扑过来的夏早安,心里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早晨刚见了下午再见米卡卡还是如此激动,但是他顿时横生出了一种自己即将与世长辞的错觉,因为米卡卡正死命抱着他,生怕他抽身离开,大有种要勒死他的气势。

伊天敬转头,却发现三米开外还有一个人,他冷眼看着眼前奇怪的场景,始终不向前一步。

伊侦探更加哭笑不得,半是打趣的问道:“站的那么远,怕我吃了你不成?”

齐木啧了一声,双手插兜,没有半分动作。倒是米卡卡大惊小怪到:“你你你你俩居然认识?”

“齐木现在暂时借住在我家。”伊天敬一笑。

“…啊?”米卡卡和夏早安齐声喊到。

—TBC—

(练笔)倾听花开的声音(无cp)

沉迷摸鱼无法自拔(。)
一个回家路上突然开出来的脑洞,然后我完全不在意原著的时间和人物性格强行写了出来,希望别让你们觉得辣眼睛。
bug多到飞起,希望你们别在意_(:з」∠)_
cp啊…我觉得是无cp你们要是觉得有就有吧。


倾听花开的声音。(无cp)

writer:聂未訣



“为什么这个城市叫做木棉市呢?”那个坐在他后桌的帅气男生突然问到,米卡卡转过身,看到他一脸认真。

即使他一直在这里生活,听到这个问题也不免愣了一下。他绞尽脑汁的想了一会儿,却始终找不到那个最合理的解释,只能犹犹豫豫的说出那个最不靠谱的答案。

“…大,大概是因为,这里有很多木棉花吧…”

彼时他还不知道男生的真实身份,日子虽然波澜不断,但相较于后来,总归还是平淡的。

“我觉得木棉花确实很好看啊,”他说到,左手托着脸,右手中的笔在指间灵活的旋转,“就像把生命点燃了一样。”

他并没有察觉到对方那略有些偏激的词措,只是附和的点点头,说到:“确实呢,可惜里木棉花开还有很长时间。”

男生突然微微勾起了嘴角,露出了一个极不明显的笑容,他低低的说了一句什么。

米卡卡尽力去分辨,也只是听到了木棉花这几个字。

很久很久以后,他亲眼看着那个曾经微笑得像阳光一般的男生安静的躺在了阁楼之上,再也不能呼吸再也不能说话,他手里捧着那张黑葵A是假面呆呆得不知所措,他突然想起了那时的对话。

他仔细的回忆着那时男生的嘴型,米卡卡突然意识到那个时候,男生的最后一句话是。

“恐怕…是再也见不到了啊,木棉花。”


≡≡≡

在他代替齐木成为黑葵A的时候,木棉花的花期还很远。

他每天都在望着路上的那些木棉树,近乎魔怔的念着何时开花。

爱迪生走过他的身边,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他那藏在面具下的脸无声的笑了笑。

夏早安不会明白,爱迪生也不会明白,没有人能明白。

除了他,米卡卡。

除了他再不会有人明白曾经有一个笑容美好的少年,把自己的生命点燃,只为寻找那黑暗中的正义。

他想,当年齐木还在的时候,或许也是这种心态吧。

黑葵A一直默默的行走在黑暗里,或许他的心里也是希望能不顾一切的燃烧一次。



现在那个人做到了,而他唯一的职责,就是接过那人所产生的火种,把黑暗的世界,全部点燃。


≡≡≡

推理之神的子弹击中他的时候,他也没有产生一丝后悔。

我终于做到了啊…我终于也和你们一样了。他想着,失血过多让他产生了意识的空白。

他好像听到了那个少年的声音重新出现在了他耳边。

“干得好。”齐木说到。

不过…我也看不到那花开了啊。



≡≡≡


米卡卡从昏迷中醒来的那一天,刚好是木棉花盛开的时候。

一片一片的红色花朵连成了海洋,热烈而张扬,真真像那燃烧的火焰,盛大的好像一场梦境。

他突然有些目眩,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了那个喜欢穿着黑衣的少年,站在那木棉树下。

少年嘴角微勾,笑意柔化了他那锐利的眉眼。

——一如当年。

他对他伸出了手,微笑着开口说到。

“看到了么?”

“木棉花,终于开了。”

——END——

【半架空】无昔.第一章(1-2)(伊破)

这两天真的好忙啊,勉勉强强抽出时间更新了一下。
第一章…真的好长_(:з」∠)_
大概周更,一更一到两节。
没文笔ooc你们凑活着吃。
齐木木真的好苏哦。伊老板现在还没出场。






第一章.米卡卡



一.


红灯倏然亮起,前行的车队缓缓的停下了。

我一直认为自己的行动力极强,所以这次一下班便匆匆忙忙的驱车上路。

那张纸条上所写的“Casablanca”是本市一家小有名气的咖啡店的名字,而且我趁上班时搜集了一下相关信息,发现这座咖啡店曾在一年前被警方当做联络站使用。

没错了,看来线索指示的就是这家咖啡店。

我敲了敲方向盘,思索了一下该如何调查接下来的信息,却发现空想无用,必须先去了才能知道下一步的走法。

更何况我现在更感兴趣这个提供线索的人的身份,而且他既然已经知道线索,为什么不自己去调查,而是交到我手里呢?

我有些头疼,谜团一个接一个的向我袭来,好像要把我淹没。

绿灯亮起,我抬起了踩着刹车的脚,让车子开始前进。就像之前所想,多说无用,只有行动才能知晓真相。





这家咖啡店里我工作的报社并不是很远,没过多久便到了那里。店门口上方的木制招牌上印着“Casablanca”的字样,不知为何竟有点眼熟。可是我记忆里,我从未到过这里。

我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店门,一股微凉的晚风趁机钻入,门上挂着的手工风铃正叮当作响。

大概因为是傍晚,所以店内的人并不多,三三两两的坐在店里安静的喝着咖啡。

我环顾四周,店内只有一个服务生,正站在一张空桌子桌子旁。应该是我弄出的动静惊动了他,他抬起头来看我,露出了一个微笑。

那是个五官清秀的年轻人,看年纪不过是大学生模样,大概是在勤工俭学。

我觉得他有些眼熟,却又一下子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服务生见我一直盯着他看,便开口问我:“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

我自觉失礼,道了个歉便在他身边的座位上坐下了。在视线下滑的一瞬间,我的目光从他胸前别着的胸卡上略过,不经意间扫到了他的名字。

——米卡卡。

我突然回想起到底在哪里见过他的脸,到现在为止在报社里我一直负责警察局方面的采访,这为我积攒了不少的人脉。我曾经面对面采访过本市的警察局局长米杰,而这个服务生的面貌与他有几成相似。

本来我还在思考到底从哪里入手调查,现在看来,线索已经送上门了。

我叫住正打算为我拿菜单的米卡卡,问道:“你…认识齐木这个人吗?”

从他突然凝固的微笑来看,我猜对了。

他声音颤抖着说:“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个名字的?”

我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到。

“我希望能够找出黑色动乱的真相,所以,你能帮帮我吗?”

我知道他肯定听懂了我的意思,作为知情人,他必然明白“齐木”这个人和黑色动乱千丝万缕的联系。除非他不想知道真相或者已经知道真相,以他刚才那个动摇的程度,我有信心说服他。

他的眼睛很干净,没有任何遮拦,我甚至可以看到他此时内心的波澜。

“我…”他咬了咬嘴唇,垂下了头。

在我正思索如何才能继续和他沟通下去的时候,他突然坐在了我的对面,头还是没有抬起来,声音闷闷的说:“你想听一个故事吗?”

“一个很长的故事,长到让人觉得永不结束。”






二.




刚是十月初,秋天的寒气便已开始蔓延,早晨的学校里浮着薄薄的一层雾。

米卡卡坐在窗边,打开窗户探出头去,却被冷的一哆嗦。

明明都已经上课了,但是班主任居然还没有来,这让米卡卡心生疑惑。虽然和高中的班主任只接触了短短一个月,但是他确实不是那种会无缘无故迟到的人。

耳边突然又响起了夏早安叽叽喳喳谈论动漫和美男的声音,米卡卡不禁想扶额。如果不是从小和她一起长大这一点无法否定的话,米卡卡真想拒绝承认自己认识她。

不过这个想法如果被她知道,绝对会被打的吧。米卡卡苦笑。

他叹气,最后冒着寒冷看了一眼操场,并没有看到班主任的身影。

…不过好像有一个学生?

他翻个白眼,这个点还能不紧不慢的学生也算是神人了。





又过了几分钟,班主任才像往常一样走进教室,所有说话的声音一瞬间全部消失。

班主任皱紧了眉,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骂他们,而是侧身,对着门外招招手,在示意什么人进来。

“今天我们班要来一位转校生,让他先来自我介绍一下,你们要和他很好相处。”

所有人的好奇心一下子被引了起来,不约而同的伸长脖子看向门口。

进来的是一个男生,不得不说这个男生的长相实在是好看极了,从女生们此起彼伏的尖叫声里便可以印证这一点,夏早安的声音在中间尤为突出。班主任尽力在控制场面,奈何他势单力薄,根本不可能阻止一群外貌协会的女生。

那个转校生无视了一片混乱的场景,保持着脸上的完美微笑,微微欠身,说到:“大家好,我叫齐木。”

这句话又收获了声控的一致好评。

米卡卡在心里吐槽,不就长的好看了些吗,用得着这么大反应?这果然是一个看脸的时代。

班主任竭力将女生们的暴动压下去,转而看向齐木,问到:“班里还有几个空位,你是想选一个还是回头给你…”

“不麻烦老师了,我坐在米卡卡同学身边就好。”齐木微笑着回答,然后提起东西,径直向米卡卡走来。

米卡卡只觉得后背一凉。

现在想起来,那真是命运一般的相遇。







课间休息的时候,齐木的课桌被围的水泄不通,不只是女生们,本来对他有些不屑的男生也为他上课后对问题的完美回答和博学多才所折服,纷纷表示要和他交朋友。

这就可怜了米卡卡,本来还想趁下课问问齐木他是什么时候认识他的,结果现在不仅问题问不了,出入也成了一个大问题。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他现在对齐木可没什么好感。

不过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确实是很有魅力的那种,就算在老师眼里也肯定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标准三好学生。

米卡卡看着一大群小迷妹挤在齐木身旁,无奈的缩回了想要拍拍他让他让一下路的手。反倒是齐木微微扭头看了他一眼,微笑着对周围的人们说了一句什么,人们竟奇迹般的都离开了。

“妨碍到你了,对不起。”他说。

米卡卡却有些不好意思了,他连连摆手,说着没关系没关系然后落荒而逃。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对方对他表现出的是善解人意,可他觉得齐木这个人有些可怕,但具体说不上来为什么,只觉得最好不要去招惹他,一定要避而远之。






夏早安家和米卡卡家是互相住在隔壁的邻居,而且因为两家父母都是警局同事,自小也就很熟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米卡卡和夏早安从小学起就是同班同学,一直到高中仍然是。他们每天一起结伴回家,初中的时候还闹过不少绯闻,但最后都不了了之了。

但是今天下午米卡卡准备像往常一样回家时,夏早安却说什么也不让他走,非要拉着他等人,但具体等谁又不说,只见夏早安嘿嘿嘿的傻笑。

米卡卡心下一凛,觉得不好,还没来得及跑路,就已经看到齐木远远的冲他们招手。





“诶?夏早安没有告诉你吗?”齐木看着垂头丧气的米卡卡说到,“我就住在你们对面的小区哦,咱们以后可以顺路一起走的。”

“没有…”米卡卡扶额,“对了,我想问你个事。”

“恩?”齐木侧头。

“你怎么认识我的?”米卡卡问出了那个困扰他一天的问题。

“哦,这个啊。”齐木不以为然,“米杰局长和我说他有个弟弟也在这里上学,你和你哥哥长的还是很相似的。”

“…你认识我哥?”

齐木只是点点头,不再多言。转而去听夏早安在那边“卡卡和他的帅哥哥长的一点都不像啦,也就只有齐木大人你才能认得出来。”之类的抱怨。

米卡卡无视掉夏早安,摆了摆头。

齐木这个人,还是直接回家问老哥比较好。他这样想着,加快了行走的步伐。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