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秋声

小透明写手闻秋声,谨慎选择关注

火影专注带卡。
农药主双兰偶尔掉落酒鱼。
狐娘主月贵
沉迷冷圈推笔,伊破 is real!
沉迷白鬼日渐消瘦


开学了溜了溜了,不定期出现
日常放飞自我
q3388309791,欢迎来找,请带备注和圈。

【带卡】曲折之路(下)

@沙场醉魂 点梗,十尾卡与六火卡互穿,六火卡到了那个世界后的故事。

具体设定请参照上的前言部分。因为这儿加不上链接只能戳头像看了。

大家一言不合就发刀,为什么你们比较喜欢你一刀我一刀的呢!!为什么不能你一颗糖我一颗糖这样的礼尚往来呢!!

——

剧情瞎扯,别在意细节。

————

“这个要求可能有些任性,不过可以告诉我这个世界里发生的事吗?”另一个世界的卡卡西问到。

带土和水门对视一眼,带土深吸一口气,开始尽可能简单的向他讲述他所经历的事。

“从神无毗桥开始,故事出现了不同。我这边是这个世界的卡卡西救了我,我和琳以为他死了,可是没过多长时间他便一个人回到了村里。现在想来大概是宇智波斑救了他。”

“后来他和琳去水之囯执行任务,他俩一起在水之囯失踪了,下落不明。”说到这里带土说着握紧了拳头,身体微微有些颤抖,“我一直不愿意相信他们死了,可是十几年的杳无音信让我不得不相信这是事实。”

“可今晚他又出现出现在我眼前,告诉我那时是琳为了守护村子而撞到千鸟上自杀了。”

听到这句话卡卡西的神色变得痛苦而又纠结,他垂眸:“原来…这个世界也是这样。”

“这又不是你,呃…他,不对,”带土手忙脚乱的想要安慰他两句,可是却越说越乱,他最后直接放弃纠结称呼的问题,提高声音说到:“反正不是你们的错啦!”

他抓住卡卡西的肩膀,让他抬起头来看着自己:“你不是一直很聪明吗?都当上火影了这种事情还有什么想不开的!”

“琳,她可是自己选择要为村子而牺牲的,你这样因为帮助她坚守了意志而责怪自己,不是在否定她的意志吗,那她该有多难过!”

卡卡西微微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一脸认真的带土,半晌,他才说到,“是啊。”

他放缓神色,弯弯双眼:“谢谢你,带土。”

“如果那个家伙也有你这样明白事理就好了。”看到对方开解过来,带土很高兴,可他离开又想起了面前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他小声的嘟囔着,“他可是一直在说忍者体系令人绝望什么的,怎么劝也劝不动。”

“彼此彼此吧。”卡卡西听着觉得有些好笑,他想起了什么,对带土说到,“不过劝他的话你大可以放在战斗结束后再好好对他说。”

“你的意思是…”一旁听着他们交谈的水门接话到。

“没错,”卡卡西点点头,“我猜测这可能是个时空术式的作用,我与你们这个世界的我只是暂时的互换。”

“嘛,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世界里的他肯定已经被鸣人佐助他们发现了。但愿他们能相处愉快吧。”

“那既然这样,我们也明白了真相,是时候重返战场了!毕竟宇智波斑还没有被封印。”带土打起精神,元气满满的说到,这让卡卡西想起了几分鸣人在战场上的样子,“虽然不是本人,但是能和你再并肩作战,我很高兴。”

“这话应该是我说呢,”卡卡西温和的说,他看到带土站立在了他的身边,就像他曾经经历过的,他们最后一次并肩作战时那样。“上次我说这话的时候,可真的没想到我能还有这样的机会。”

水门站在他们身后,有些恍惚的看着昔日的两个学生并肩而立。

上一次这样…大概是很久以前了吧。他扬起嘴角,柔和了神色。

希望以后…你们也能这样并肩前行。

当他准备上前拍拍两人的肩膀以示鼓励时,卡卡西却突然弯腰蜷缩起了身子。

卡卡西捂着心口跪倒在地。即使他已远离战场好几年,可敏锐的头脑与在生死交接处磨砺出的极为准确的直觉并没有消失,它们足以让卡卡西推测出发生了什么。

他记得他在那个世界时,带土为了去除斑安在他心脏上的符咒而将他引进神威空间,两人进行了搏斗。

而这个世界里的卡卡西因为早看穿了斑与黑绝的阴谋而先发制人,利用尾兽的力量削弱了符咒对他的控制,从而顺利变成了十尾人柱力。

可他来到这个身体以后,便不加反抗刻意归还了尾兽,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符咒便又有能力操控他了。

“卡卡西!你怎么了!”带土立刻蹲下扶住他。

“快…”卡卡西极力的控制着自己身体的动作,他浑身颤抖着,从嘴角挤出几个音节。“…斑在试图操纵我…快毁掉轮回眼!”

他的手缓慢的开始结成了一个手印,所施展的是一个令他无法忘记的术。

——轮回天生。

因为失去了尾兽的支撑而仅靠外道魔像力量生存的他猛然咳出了鲜血。

“快点!”他并没有在意嘴角流出的血液,反而是提高声音说到,“斑已经复活了,无论如何,在我离开神威空间之前,一定要毁掉这只眼睛!”

话音未落,他的身体便已不受控制的用最快的速度开启了神威,查克拉被快速大量的抽取,他感觉眼前发黑。在水门接触到他之前,他便已经消失了。

“卡卡西,你变软弱了。”当卡卡西从时空间的裂缝中重新出现在战场上时,斑掐着有些无力的他的喉咙将他举起,“莫非是因为与老朋友重逢动摇了你的心智?”

卡卡西无力的咳了几声,他的眉头紧锁。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即使是另一个世界的他也未曾能料到的变故打乱了那个他的计划。

——如果那个计划顺利,这个世界早已陷入了无限月读之中。

无论是哪边都不可取,所以如果想让这个世界走上一条和他原本所处世界中完全不同的道路,他必须在此时做出足以影响局势的举动。

眼角的视线打量到带土与水门已经重新出现在了战场上,鸣人与佐助也匆匆赶到。

“啊,是当年那个小鬼。”斑看着带土,然后他转头看向卡卡西,“我可是一直觉得你更像一个宇智波的,卡卡西。”

“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把我的眼睛还给我吧——”

眼睛处传来的疼痛让他感觉令人窒息,随后外道魔像被抽出也让他感到了阵阵的脱力,他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生命力的流逝。

原来那时…你经历了这样的痛苦吗,带土?

————

局势曾一度变得绝望,成为十尾人柱力的斑的力量令人恐惧。可是他们并没有放弃,在凯八门全开燃尽生命的战斗后,鸣人与佐助终于重归战场,战局在渐渐好转。

忍者联军已经无法再参与这样远远超出普通人类极限的战斗,可他们依旧会被战斗的余波所波及,卡卡西带土与水门尽力的在解决这些问题。

如果说在场的人中有谁是最适合做一个战场指挥官,那将无人能超出已经担任了六代目火影的旗木卡卡西。

令人意外的是,一向不愿意听别人的佐助居然这时听从了本来还是敌对立场的卡卡西的指挥。最终在神威瞳术的辅助下,他们成功封印了宇智波斑。

而一直靠着鸣人的查克拉强行吊着一口气的卡卡西此时也变得摇摇欲坠。

挣脱了束缚的初代目火影千手柱间沉默着看着自己昔日的挚友被封印消失。而不知何时出现的六道仙人却别有深意的看了卡卡西一眼。

“六道仙人!”“天啊!”

忍者联军中的惊讶的呼声此起彼伏,六道仙人并没有去回应他们,而是先用一个召唤术将尾兽们重新召唤出来,随后则是做出了更加令众人惊讶的事。

他将外道魔像重新封回了卡卡西的身体里,然后什么都没说,便消失了。

即使还有很多事亟待处理,各个忍村也面临着重建的问题,不过战争算是正式告一段落了。

“没想到能得到大家的谅解呢,在做下了这么多错事后。”卡卡西说。

此时他们已经在返回木叶的路上,在六道仙人做出那番举动后,现任五影率先表示了理解与原谅的意思,那些在决战时受到卡卡西帮助并亲眼目睹他对斑出手的忍者大多也选择了谅解。

即便之后的日子会过的有些艰难,可终归是有了希望。

“别这么说,那些错事又不是你做下的,而你却还为纠正错误而劳心劳力。”带土提醒他,他的眼睛里带着笑意,“说真的,那个笨蛋应该好好感谢你。”

“我也只是尽己所能罢了。”卡卡西温和的回复他,“希望他在与鸣人他们相处了一段时间后能有所改变。”

“那可不一定,固执这个词简直像是为你而设。”

“彼此彼此。”

破晓的晨光照亮了黑暗的天际,新生的太阳的光辉照在荒芜的大地上,丝毫未觉得刚过去的那个漫长的夜晚所遭遇的惨痛。

就像往常一样,就像每个人都经历过的,一个平凡的早晨一样。

在晨光里,卡卡西停下了前进的脚步。带土察觉到了什么,他也停了下来。

一阵微弱的白光从卡卡西身上散发出来,他低头看了看这具身体,然后抬眼向带土露出了一个微笑。

“我要走了,不过我还有几句话想说。我真的很高兴,无论是哪个方面。”他说到,“既然这个世界发生的事情已与那个世界的截然不同,那我希望你们能够把握住这个机会,创造一条和我们不一样的道路。”

“希望你能够继续坚守你的意志,继续前行。”

——

他在短暂的眩晕后重新睁开了眼睛,初升的太阳落进了他的眼里。

他眨了眨眼睛,看到那个熟悉的黑发青年就站在他的前面,他依旧戴着木叶的护额,穿着因为战斗而有些破烂的上忍制服,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就好像他不曾经过了一场异界之旅,而那个世界,已经没有黑发青年的踪迹。

宇智波带土咧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他张开双臂,紧紧的拥住了银发青年显得有些瘦弱的身体。

他轻轻的说了一句。

“欢迎回来。”

——end——







上忍土看着披着十尾卡皮的六火卡在怀念自己的朋友。

六火卡在和上忍土并肩作战时满脑子全是自己世界的boss土

自家的永远是最好的(什么

评论(20)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