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秋声

小透明写手闻秋声,谨慎选择关注

火影专注带卡。
农药主双兰偶尔掉落酒鱼。
狐娘主月贵
沉迷冷圈推笔,伊破 is real!
沉迷白鬼日渐消瘦


开学了溜了溜了,不定期出现
日常放飞自我
q3388309791,欢迎来找,请带备注和圈。

【带卡】无念(一发完)

我觉得我有必要圈你一波 @沙场醉魂

伽蓝寺听雨声读后有感而作。

不谈人生,谈人生找上面那位谈去。

注定不会拥有一个好文风的我躺平。

文笔辣鸡,有毒慎食。

算是短打?

————

一.

水之囯拥有大陆上所有国家中最漫长的海岸线,这给水之囯带来了四季都很适宜的气候,夏天不会太热,冬天不会太冷,总的来说我是非常喜欢这里的。

我计划的旅行路线是先沿着海岸线走一遍,不过鉴于我曾经干过的那点破事,我迫不得已翻出了我好多年前带过的面具套在脸上。这样就算他们会因为对我的面具指指点点,也不会因为我的脸而对我人人喊打。

不,我觉得我对面具样式的品味很正常,指指点点绝对不是因为这个。

在我假扮成斑四处招人收集情报的那些年里,我同时也注明了各地最合我口味的小吃店,虽然我根本不用进食。绝曾经一度在我吃东西时吐槽我不务正业。

在水之囯的海岸线上,有一家我特别喜欢的丸子店,其好吃程度甚至可以与木叶特产三色丸子媲美。在我的徒步旅行进行到第三天时,我到达了那里。

店不大,不过此时已经熙熙攘攘的坐满了人。我勉强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等待我点的食物的同时,我开始仔细分辨周围的声音。

绝其实一开始就不理解我的真正目的,要说这世界上最好获得情报的地方,莫过于各个忍村里或者周围的茶店等可以休息的场所,忍者们大多数时候都绷紧神经以应对特殊情况,不过在这种地方,他们总归是可以放松些的。听听那些他们看似没有用的闲谈,总会有些别样的收获。

隔壁桌有一个人的声音在嘈杂的环境里显得格外的大,我扫了一眼,发现是个雾影村的中忍。

“你们知道吗,火影马上又要召开五影会谈了。”他自以为压低了声音,可这几个字还是清清楚楚的落进了我的耳朵里,我边嗑瓜子边想,如果是我控制雾影村那会,这种随口泄露情报的家伙早被我弄死一万多次了。照美冥到底是怎么管理的,这样的人都能当中忍。

“好像是因为四战战场那边又出了什么问题吧。”另一个人应答到。

收获不少,我继续嗑着瓜子,如果是四战战场的话那大概是十尾的问题了,这事就算是卡卡西也不可能贸然决断,搞不好会出国际问题。

我的丸子终于做好了,老板娘端着盘子挤过人群冲我歉意的笑笑。我能感觉到她的目光别有深意的在我的面具上停留了一会儿。

“啊呀,老板娘好讨厌,怎么要这样盯着人家呢,人家会害羞的。”

当年老是顶着阿飞的名字干一些不正常的事,现在倒是留下后遗症了,带上面具就想发神经,我还得硬生生把“阿飞”两字吞回肚里。

然后我就把老板娘吓跑了,幸亏店里够乱,也没人注意到我。

其实过这样的生活还挺惬意的,一个人在外面浪来浪去,反正死不了,怎么作都没关系。

当然除了你身后跟着一个对你穷追不舍的人这一点,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不过光这一点就足以让我变得糟心。

我叹口气,放下了我挂念已久的丸子,留下钱径直走出店去。

果不其然高跟鞋的声音噔噔噔噔紧跟在我后面就出来了,我转过街角,走到一个小巷子里,转身盯着那个已经追了我三天的粉头发女人。

“拜托,你已经锲而不舍的追了我三天了,”我无奈的看着她,“你现在是医院的院长吧?不在木叶呆着真的好吗?”

她还是那样看着我,委实说她和我上次见她的时候有了很大的不同,想想上次见她也是好几年前的四战了。

是啊,说起来四战也过了好几年了。想到这里我就有些惆怅。

“放心,我请了假。”她如是说到。


二.

讲真的我其实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的。

我只记得我和卡卡西告别以后琳在那里等着我。

她微笑着看着我,说:“看来你还没有到走的时候呢,带土。”然后她推了我一把,我醒过来以后就发现我躺在一个岩洞里。

真是活的莫名其妙。

我本来不该活下来的,我心里是希望我能死去的,我于我的大半人生中犯下的过错太多太多,唯有一死才能赎罪。

或许最后也没能正式的与卡卡西结一个和解之印才是我心中最大的遗憾,不过既然我们早已明白对方的想法,这些形式上的东西反而多余。

我说我不想活了是真的,前三十年的人生耗尽了我所有的心力,我曾以为无限月读是一切的终点,可我错了。

我尝试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去自杀,可是没有一次成功,我的身体在经历了一次辉月姬毁灭性的洗礼后似乎彻底脱离了毁灭的牵引。

无法死去。

我迫不得已继续活了下来。

三.

春野樱是唯一一个发现我还活着的人,这个女忍或许在敏锐的方面是第七班最接近他们老师的那个。

我和她说千万不要告诉你老师我还活着。她脸色不善的和我说我当然不会。

我这么做当然是有目的的,虽然我面前看起来是死不了的,但我总有预感我可能活不了多久,如果让那个笨蛋知道我还活着,那我再离开的时候他该有多伤心。

这个人虽然看起来笑眯眯的,可是心里有什么从来不和别人说,谁都不知道他心里其实有多难过,我早就说过他这样迟早要把自己搞崩溃。

如果我再在他面前离开一次,搞不好他可能会当场崩溃。所以如果被他找到的话,我也不会忍心离开了吧,那就麻烦了。

他一直是个敏感而固执的人,固执到令人心疼。

听春野樱说他这些年被工作拖垮了身体,我的心蓦地疼了起来。早知道不该告诉他我想让他接任的。

不过就算我不说,能扛起这个重责的也只有他了,到了该挑起担子的时候,他是绝对不会拒绝的。

笨卡卡笨卡卡笨卡卡笨卡卡

我在心里说了他一万遍,可最后还是无奈了。

谁让他,是个无可救药的笨蛋呢。

谁又让我,是个喜欢无可救药笨蛋的笨蛋呢。

春野樱叮嘱我说不要让五大国的人发现我还活着。我对她说我明白了。

虽然我很干脆的答应了樱不搞什么幺蛾子但还是有些放心不下,结束了沿海旅行后便又偷偷跑回了木叶。

不过说真的有神威这种开挂的技能就是方便,没人能发现我,我偷偷站在火影办公室的窗外默默的看着卡卡西批了一天的文件,然后半夜撑不住趴在桌子上睡着的样子。最终没能忍住,把他的火影袍扯下来盖在他身上。

他又瘦了,我心疼的想。我突然后悔一个人跑出去逍遥自在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受苦受累,可是我突然冷静下来,想起了我还是四战战犯的事实。

如果我回来只会让他更加劳累,我叹了口气,犹豫再三还是离开了。

离开木叶之前我还是没忍住去买了几串三色丸子。

接下来我无所事事的在木叶周围晃了几天,顺带帮他们解决了几个想要搞事的小村忍者。

五影会议临近,村子的安保工作日益加强,我也不好在明目张胆的做一些事,省的其他村子的人因此抓了卡卡西把柄。

嘛,是时候离开了,我本来就是已死之人,何必再干扰他的生活。

四.

卡卡西走了,于一个落雪的冬天,曾经的伤痛与大量的工作令他的身体不堪重负。


五.

我没能参加他的葬礼,反倒是樱第二次主动来寻我,她红着眼眶交给我一封信。

我颤抖着手打开了那封署名为旗木卡卡西的信件,就像粉发女忍离去时踉踉跄跄的步伐。

信里说他早就知道我还活着,也知道小樱来找过我,他说他知道这件事以后真的很高兴。

我一直知道他那么聪明的人肯定会猜到这件事,可还是固执的骗自己。

“在这最后一次能和你说话的机会里,我已经说了太多无关紧要的话,最重要的话只能放在最后。”

“对不起。”

时隔十几年,我早已流不出泪水,只能盯着那几个字沉默。

原本应该最早离开的我,却成了最后活着的人,这大概是命运给我的惩罚,让我无法与你们重聚。

终.

他走近了躺在病床上的人。

“替我向卡卡西问好。”

——END——

看懂看不懂就这样吧_(:з」∠)_

评论(1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