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秋声

小透明写手闻秋声,谨慎选择关注

火影专注带卡。
农药主双兰偶尔掉落酒鱼。
狐娘主月贵
沉迷冷圈推笔,伊破 is real!
沉迷白鬼日渐消瘦


开学了溜了溜了,不定期出现
日常放飞自我
q3388309791,欢迎来找,请带备注和圈。

【带卡】言之所至(三)

*核心设定:神无毗桥之战带土没被压在岩石下,但卡卡西牺牲于这次任务。
*暴力魔改

本来我想一章结束中忍考试篇进入下一个部分的,然后我发现如果那样的话我的剧情就推进的太快了…_(:з」∠)_就算我走的是特别正经的剧情向也不能推这么快…

序章设定请戳头像

求评论qwq
——

三. 变故

“不行。”琳说。她停止了将查克拉注入咒印,从佐助身边站起来转身。她认真的看着带土的眼睛。“这个咒印的力量太强了,而且大蛇丸利用了佐助的心理,我没有办法去除它,至多只能将它暂时封印起来。”

带土的视线越过琳的肩膀,忧心忡忡的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佐助,问:“那怎么办?”

“我不可以…”琳刚开口,话只说了一半,门口传来了另一个声音就帮她补齐了下半句。

“但是纲手可以。”带土回头,看到自来也抱臂斜靠在门框上,一头白发十分扎眼。琳点头表示同意:“没错,如果是师父的话,应该有办法。”

话音未落,带土立刻说到:“我去找她。”

自来也走过来把他按到了座位上,他叹气:“小子,我知道你很心急,但好歹稳重一点。”他低下头,正好对上了带土向上的视线,他耸了耸肩,继续说到。“要去也该是我去。我比你更熟悉她,找起来也自然比你快的多。”

“可是,”带土有些迟疑,“大蛇丸…”

自来也突然笑着用力揉了揉带土的头发,把他压的低下头去。

“年轻人应该对自己有信心,我相信就算我不在你也可以做的很好。”他说着拿开了一直蹂躏带土的手,“好了,我想我们应该出去了,别打扰琳工作。”

琳微笑着看着他俩,她回头看了一眼保持着原来姿势的佐助,说到:“那我准备开始了。”

关上了门,带土转过身来看着对方,问道:“什么时候回到木叶的?”

“就是前两天,我和琳一起回来的。”自来也回答,他又恢复成那副斜靠在墙上闲闲散散的样子,“琳应该告诉过你我之前和她们一起来着。”

“那这两天你在什么地方…”问到这里带土的神色变得有些奇怪,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不会是又去那什么取材了吧?”

自来也打着哈哈:“人都是有情趣嘛,带土你也该多培养培养。”

“我可不想变成你那样的色老头。”带土小声嘟囔。然后他正了正神色,问出了自数月之前便存在的疑惑,“说起来你为什么突然去找纲手姬了?”

自来也也不再嘻嘻哈哈的,他直起了腰,双臂不再抱在胸前,这表示他开始认真起来了。

“这正是我想对你说的,带土。”他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这件事关乎到很多方面,当然最重要的自然是村子。”

“我和纲手在多年的游历中,发现有一个叫做晓的组织一直在暗地里活动,并且招募了很多s级的叛忍。最近他们的活动突然开始频繁了,而且据可靠的消息称,他们把目标放在了收集尾兽上。”

“尾兽…”带土重复到,他蹙紧眉头,“那这么说鸣人有危险。”

“对,另外还有一点,宇智波鼬也在这个组织里。”

鼬…

时隔很久再次听到这个名字被人提起,带土有些恍惚。他的思绪随着它回到了几年前那个充满血光的夜晚,尽管带土自小便对家族不是很亲近,而且在失去一只眼睛后,他便与宇智波一族基本上彻底断了联系,可当他在那个屠族的夜晚随着暗部们进入那片曾经繁荣的聚居地时,他还是感到了异常的难受。

遍地的鲜血,人们死时的惨象,浓重的血腥味,这无一不令他想要闭上眼睛逃离。

他在搬离宇智波聚居区住进统一分配的宿舍后,鼬与止水成了很少数仍然和他保持联系的宇智波,他还记得那个看起来很老成的少年会在他们三个小聚的时候笑的很开心。

可是一切在很短的时间里全变了,他的一位好友坠入南贺川,另一名好友变成了s级叛忍,屠戮了一族而叛逃。他最后所剩的唯一称得上血亲的人,竟只剩下了佐助。

这大概也是为什么带土向三代目申请成为了佐助的监护人,并且强制他和自己住在了一起的原因。

“我有一个可靠的情报来源,马上到了我们交接情报的时候。”自来也的声音把带土拉回了现实,“比起大蛇丸,晓的威胁更为令人担心。所以尽管大蛇丸的事让我也很在意,但是我现在必须离开村子。”

“我马上就要出发了,我到这里来除了想临行前告诉你这些,还要拜托你一件事。”

“村子就交给你们了。”

带土怔怔的听着对方的话,随即他扬起了嘴角,回应到:“放心好了!我会拼上性命守护村子的!”

那个笑容里自来也依稀可见那个曾经的黑发少年一手扶着橙色护目镜,自信的说到“我一定会成为火影的”的场景。自来也感到有些怀念,抬手边比划边说:“想当年水门把你带到我面前时,你还只有这么高,毛毛糙糙的。现在也变得这么可靠了,水门如果知道的话,肯定会很开心。

佐助一动不动的躺在病床上。

第三场考试的预选赛令他精疲力尽,如果不是最后一刻他开启了二勾玉写轮眼使出了狮子连弹,他很可能被淘汰出局。

不,倒也不至于。他想到,其实他还有一张底牌,如果实在不行他会选择提前揭开的。那张底牌便是千鸟。

经过一段时间的特训与自我修行,他已经掌握了千鸟的部分诀窍,尽管一度遭遇了瓶颈,他仍然可以使用不完全的千鸟。不过说实话这招的威力令他很是惊讶,本来他以为不会雷遁忍的带土交给他的招数并不会特别厉害,可是就算是不完整的千鸟也展现出了惊人的破坏力。

而更令他惊讶的是,大蛇丸给他留下的咒印除去在森林中控制他的神志短暂的给予他力量后,还帮助他突破了他困扰已久的瓶颈,千鸟更加接近完善。

不过如果他在预选赛就使用了这招,那么固然可以打败对手,他也将失去正式考试时候胜利的筹码。

实际上他已经醒来有一会了。他听到宇智波带土的声音时他眯着眼睛偷偷看了一眼,看到一名棕发女子背对着他站着,带土站在女子面前。他不敢多看,生怕被发现,立刻闭上了眼睛。

他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也加入了谈话,三个人交谈的声音都不大,他只听到了一些残断的语句,比如陌生的声音提到了“纲手”这个名字。这个名字他曾听说过,是初代目千手柱间的孙女,同时也是传说中的三忍之一。

“好了,我想我们应该出去了,别打扰琳工作。”

琳…这应该是那个棕发女子的名字吧。佐助想,他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可却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听过。

女子的声音应答到:“那我准备开始了。”离去的脚步声和门开闭的吱呀声随之响起,房间里突然安静了下来,佐助甚至能听到琳靠近他的脚步声。

“醒了就起来吧。”柔和的女声在他耳边响起,吓得他一激灵。佐助自知再装下去也没有什么用处,于是他睁开了眼睛,看见琳正笑眼弯弯的坐在床边。

“我觉得有必要先自我介绍一下。”琳说,她仍旧微笑着,她的笑容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能使人放松紧绷的神经,“我叫野原琳。”

佐助坐起来,出于礼貌他也告知了对方自己的姓名。

“我知道你。”她说,“带土写信的时候时常会提到你。”

这时候佐助猛然间想起为什么琳的名字让他觉得很熟悉,带土曾和他提到过他有一个朋友正在外游历,那个朋友的名字正是野原琳。

“我现在要帮你封印大蛇丸给你留下的咒印,”琳站起来,她扯了扯戴在手上的手套,示意佐助转过身去。

佐助听话的转了过去,琳拿出了一个卷轴,把它摊开,将手按在了中心的封字上。

尽管在第二场考试中途出了些插曲,但这并不影响第三场考试的如期举行。考试临近,火之国的大名也到达了木叶,村里能动用的力量都被调用起来去负责安保工作,特别是在大蛇丸出现在村里的消息传出去后,村里的警戒程度更是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考试的分组提前几天便公布了,佐助与我爱罗的对决不出意料是关注度最高的。而鸣人对宁次的比赛则被认为是最没有悬念的,对此带土嗤之以鼻,依照他的话来说,鸣人是“意外性第一”的忍者,比赛谁胜谁负还真就不一定。

对分组结果鸣人显得跃跃欲试,丝毫没有觉得自己会输。而佐助虽然没有表现出什么明显的情绪,不过带土明白他早就想挑战我爱罗了,也是积极备战,从早到晚不见人影,想是继续进行千鸟的完善与修行。

考试的时间终于到了。

宇智波带土趴在看台边上,他双手支着下巴,目光注视着场地中央地上的那个洞穴。那是第一场比赛时鸣人为了潜藏而留下的,而它恰好又为鹿丸提供了制胜一击的机会。如他所想,鸣人几乎创造了一个奇迹,战胜了被誉为天才的宁次,而鹿丸也表现出了这个年龄少有的智慧。

不愧是鹿久的孩子,技能好像全点在了智商上。他在心里对鹿丸那精彩的智计感叹到。

对决终于轮到了最后一组,全场响起了自发的掌声。不知火玄间的手挥下,示意选手入场。黑发的少年走入场内,而对面的我爱罗则借着沙子直接从二层的窗口跃出。

砂忍村派出的参赛者中有一名是一尾人柱力,这带土是知道的,因为在十二年前的那场悲剧之后他变得对尾兽的查克拉极为敏感,砂忍们一进入木叶,他便感觉到了。这本不是什么大事,因为这名人柱力并不能完美的控制尾兽的力量,更何况木叶还有一只可以操纵尾兽的万花筒写轮眼。

他之前和一尾人柱力接触过几次,那个孩子十分的暴戾,甚至在预选赛中搅碎了洛克李的腿骨,他身上带着有些狂躁的查克拉本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可现在的从他身上感觉到的狂躁似乎又不是平时的那种,这令带土感到了隐隐的奇怪。

开场的试探并无什么特殊的地方,在场的人也早已见识或听闻过我爱罗的绝对防御,佐助的进攻屡屡受阻,几乎挨不到我爱罗的身体。红发的少年眼神淡漠,似乎对眼前的事物毫不在意。

佐助停在墙壁上,他停顿了一下,然后垂直站在了墙壁上。他缓缓的抬起右手,左手搭在了右臂的臂弯处。

查克拉凝结的过程很短暂,一道炫目的闪烁电光出现在了佐助手上,千鸟齐鸣的声音传入了带土的耳朵。

奇怪…

宇智波带土觉得自己的心脏猛然收紧了,有什么东西紧紧的压着他,让他喘不过气来。他的眼睛不自觉的睁大,目光落在那电光上,就算因为刺目生理泪水顺着眼角流下他也不曾眨一眨眼。

他一直希望佐助可以学会这招,那这样他也不算没能完成死去的挚友给他的委托。可是当佐助真的能使出出这招时,他又突然有些后悔了。

佐助握着那光俯冲下去,手直直贯穿了我爱罗周边聚集成球体的沙子。

佐助打破了我爱罗的绝对防御。

任谁都能看出,佐助并没有完全掌控这一招,带土尤为明白。可是佐助带着那不完全的招式与少年的无畏冲下去时,他突然想起卡卡西刚刚开发出这招时那不成熟的战斗方式。他的眼前又出现了银发少年一马当先的身影,可没过多久便变成了卡卡西胸口被贯穿的画面,这两个画面交替出现在他眼前,最后停在了佐助的身上。

我爱罗原本就不是很安定的查克拉在防御被攻破后一下子便变得极度狂暴,他甚至出现了半尾兽化,佐助被弹开后,我爱罗带着一尾的半副形态直接跃到了远方。

与此同时在场的砂忍同时发难,上忍们很快的反应过来,可在场的其他人却纷纷中了幻术而倒下。带土看了看我爱罗离开的方向,又看向了高台上的三代目,猿飞日斩遥遥的冲他点了点头。

他明白了三代目的意思,立刻招来了因为暂时离场而幸免于难的小樱,拜托她给中了幻术的人们解开幻术。

随后,他便结了一个瞬身的印,离开了会场。

——

这里面土哥看佐助的感觉大概就像原著里老卡看鸣人的感觉吧…

最是令人伤心的莫过于现在与过去的对比…_(:з」∠)_

点文的事大概要放一放,最近挺忙的。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