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秋声

闻秋声。[长弧备考中,关注请谨慎。]

带卡/双兰/月贵合集已有

带卡/竹业/月贵/伊破/双兰随机掉落,选择食用

过激莱茵哈特陛下/莱杰罗/王权霸业推。

我头像世界第一好看,不接受反驳

足坑边缘试探,堆是我一生白月光

小破厂的球迷,可能会喜欢一辈子

【月贵】少年游

我和江尽尽的联文环节!我负责王权视角! @江尽。
我俩一起搞了一个架空wwwww

(实不相瞒视角是投骰子决定的。
(以及我记不清这是我时隔多久再写东西了,我划水我有罪我对不起大家


————

《少年游》

writer:闻秋声

background:古代架空,无仙侠。王权16,东方15。皆为世家弟子,东方王权两族交好。无灭门设定。
cp:月贵(不逆不拆)
注意:双向暗恋※

ooc预警。



——————

“这阳春三月啊,正是踏青好时节——”

——



1.

直到庭院里那株枝叶虬错的古木的枝丫从冬末的灰白中挣脱,泛出新绿,王权富贵才恍然意识到春的到来。

彼时他正于午休时提笔摹着某一名家的字迹,书院的午后总是异常安静,同院的人皆在休息,独独王权一人不想小憩,便总会在这个时候找些事做。

一笔末了短暂的停顿后,三月和煦的阳光与纤巧的风共同组成了这个暖洋洋的午后,温暖越过窗棂拂过他的脸颊,让人不由自主地有了放松的感觉。

他心下忽的一松,最后一笔提起便抬眼向窗外望去,倏忽间阳光穿过了相互重叠交错的枝干投在了地上,就像是尘封多年的故处门吱呀呀的开启,门口打在地上的影子荡起满屋灰尘,那温暖的阳光直直落在了他的心底,荡起了满心思绪。

他忽然想起了八年前也是这样的一个午后。

2.

或许时节是要更偏晚一些,因为他记忆里的那个时候,自家窗台上似乎是落上了几片柔软的桃色花瓣的。

彼时大乱初定,在战火的逐渐远去中王权富贵正要度过第八个生辰,这场历时五年的战争几乎贯穿了他的整个童年,而父亲身陷战争也让他比同龄人有更深的认识,总之,无论如何,这个时候的王权富贵是应该高兴的。

“让秦兰他们也来吧。”谈及庆祝生辰,东方淮竹抚摸着自家孩子浅棕色的长发,挑起几缕在手指上绕了一圈又放开,“也许久未见了。”

王权霸业点头同意,年幼的孩子懵懵懂懂,窗外风吹竹叶的声音在静默的房间里很是响亮。王权富贵偏了偏头,努力在记忆中搜索,却也只能想起了一个模模糊糊影子。毕竟在他能记事的时候也没有见过几面,这位名为秦兰的姨母对他来说着实是有些陌生了。

“说起来,月初,”王权霸业拿起茶壶给两人各添了一杯茶水,“就是秦兰的孩子,和贵儿差不多大吧。”

月初?他眨眨眼,从话中捉到了这个名字。如果是秦兰姨母的孩子,那就应该叫东方月初。

东方月初。

他心里又把这个名字重复了一遍,远山顶上的柔光,近处水中破碎动荡的月影,一瞬间便缥缈的浮在了眼前。

真是个好听的名字,他这么想。

3.

新修的王权府虽在京城,但却地处于京城最偏僻少人的边角,全然不似大多名门喜欢选址在繁华地带。

王权霸业自年轻时便是个闲不住的,就算没有战乱,多年来也常走南闯北四处游历奔波,自然是不喜欢那京城热闹地方条条框框的压抑与众人眼睛无休止的注视。

旧府本来是在湖绕之地,根据母亲所述便知道那里确实是风景如画,无奈战乱中被烧毁,后来他们在京城杨家借住了一段时日,直到新王权府落成。

新府基本参照了旧府的格局,庭院,曲水,凉亭,竹林,该有的一样不少,因为建时甚至在范围内划进了一小部分城边的小山,王权府的最后边是一片三月烂漫的桃花。

桃林不远处有一间小屋,清净又舒服,王权富贵常到这里来看书写字,春天时候伏案乏了,抬头便可以看到夭夭桃华,桃花的气息已若有似无的飘满的屋子。

八年前的那个午后,他把笔搁下,抬头便恍然见到有人趴在正对着他的窗外,托着脸笑嘻嘻的,两根呆毛支棱起来,一双眼睛明亮得像是盛满了夜空的繁星。

见他抬头,黑发的小少年笑得眯起了眼睛。微风起时掠起了两人的头发,几片花瓣随风飘荡停在了窗棂之下。

“表哥,”他说,“中午好。”

4.

东方家的几位到的比预计要早,东方月初扯着王权富贵的袖子把他拉到前院时,许久未见的秦兰姨母正坐在那里,依旧是像个小女孩似的活泼,眼神和东方月初一样闪着明光。一见到他来,这个长他一辈的人立刻像一个孩子一样,过来揉捏着他的脸颊。

东方月初在旁边噗嗤地笑出来,同情的眼神显然说明了他以前经常被这样对待,王权富贵眨眨眼睛,像一个白团子一样被任意拉扯蹂躏着。

最后伸出援手的是东方淮竹,她将有些不知所措的孩子从妹妹的魔爪里救了出来。东方秦兰末了还意犹未尽的拍拍他的脸颊,边拍边说:“可惜你姨夫出远门去了不能来,要不然肯定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

那次生辰是王权富贵过得最开心的一次。

因为战争缘故,他从小就不怎么出门,从没有同龄的玩伴,东方月初是他记忆中第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孩子。而且这个比自己小一岁的表弟显然比自己更会玩,鬼点子更多。每次他一拉着王权富贵的袖子摇晃两下,眨眨眼睛,再叫一声表哥,王权富贵就无论如何有没有办法拒绝他了。

所以他才会同意放弃他喜欢的环境和那片桃林,和东方月初一起去书院。

5.

王权一向是好学生的典范,无论再怎么挑剔的先生几乎也挑不出他的毛病,所有人都不会相信这个最规矩的学子,会是最让先生头疼的东方月初的同谋。

6.

京城的书院平日里半月一放假,冬夏节日各有休假时间。东方家的主宅并不在京城,于是每到放假两个孩子都会住在王权家。

在三月初的某个日子的午后里,王权富贵望着窗外的树影日光出神,记忆一幕幕的跳出来浮在他的眼前,就像窗外清风吹过带起声响万千。东方月初突然从窗外探进脑袋来,就像记忆里那样托腮歪头,眼睛笑得眯起来。

“表哥,”他说,“下次月休,我们一起去踏青吧。”

而王权富贵的心跳猛然漏了半拍,就像当年桃林里,他第一次见到少年眼眸。

——end——

我也不懂为什么东方月初会姓东方,原作没说那我们就当是东方家的规矩好了,说不定姓氏代表继承的力量的(bushi

大概就是富贵儿对月初动心的过程吧hhhh虽然他本人可能没有意识到

小少年青涩感情真的好啊!!!(昏厥

评论(1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