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秋声

小透明写手闻秋声,谨慎选择关注

火影专注带卡。
农药主双兰偶尔掉落酒鱼。
狐娘主月贵
沉迷冷圈推笔,伊破 is real!
沉迷白鬼日渐消瘦


开学了溜了溜了,不定期出现
日常放飞自我
q3388309791,欢迎来找,请带备注和圈。

【带卡】那个故事(下)

ooc预警

——

7.

任务的前半程都异常的顺利,可我却隐隐感到了不安。

在经过一片树林时我提高了警惕,如果那个故事真的是一个预言,这里我们将遭到岩忍的袭击。

背后忽然传来了利器划破空气的声音,我立大喊了一声闪开然后干脆利落的来了一个豪火球之术。不知何处打来的竹制暗器停在了半空中,噼里啪啦的掉在了地上。

我心里甚至了“我刚才真帅”的想法,但我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记起了之后的剧情。

——琳被抓走,我一个人去救琳,卡卡西为了救我失去一只眼睛,救出琳后岩洞坍塌,我把眼睛给了卡卡西…

我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我也不会对他说出那么任性的话,让他去代替我保护琳,去看这个世界。

我希望我们能一起看到未来,一个有彼此的未来。

想到这里我立刻收了收心,回身去看琳和卡卡西。卡卡西比我反应快一步,立刻抽出了背在背后的短刀跳起来打掉另一拨暗器,他刚一落地还未停顿,立刻举起刀向琳刺去。

我愣了一下,看着利刃逼近了一动不动的琳,什么话的说不出来。

然后刀锋偏了一下,擦过琳的头发刺中了她身后的什么东西。我悬着的心还没有来得及放下便被提的更高,那个被刺中的东西发出惨叫,立刻跳到一边去了。虽然他用忍术隐藏了自己,可是被刺中的那一瞬间的惊讶使他的查克拉变得极为不稳定,我们都看到那一闪而过的人影以及岩忍村的护额。

我们谨慎的观察四周,戒备了好一会儿,确定那个岩忍不在了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卡卡西…你刚才真是吓死我了。”我拍着胸口心有余悸。

“没事啦带土。”琳打圆场,“刚才我也吓了一跳,不过卡卡西小声说了一句相信我我才敢这样呢。”

卡卡西没接话,他收起了刀,告诉我们休整一下继续前进。

接下来的路途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连我都没有办法开口调节气氛。

琳本来是会像黑皮本中写的那样被抓走,可是卡卡西反应过来了,他救了琳。

刚才的事偏离了黑皮本的记载,这让我稍微安心了一点,不过我还是没有办法放松,生怕好不容易出现分岔的故事又因为什么原因被掰会原来的轨道。

我也知道岩忍觉得不会罢休,他们的目的估计是要抓人套取情报,绝对不会放过我们这个由十二三岁孩子组成的小队。

8.

很多种情况我都有预想过,可独独眼下的情况我没有想到。

岩忍确实又进行了几次袭击,不过我一直小心翼翼的守在琳的身边,我们都平安无事。

可是当我们回过头来去找一直默不作声的卡卡西时,却发现周围除了我们再没有其他人。

卡卡西被抓走了。

意识到这一点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带土…”琳看我,她的眼睛中充满了震惊。

“琳,”我叫她,“我们得去救他。”

琳立刻点点头表示同意,飞快的打开了医疗包,把我摁下,说:“你的手受伤了,等等我给你包扎一下。”

刚才我一直想着很多事,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我的手被暗器割破了,血流了一手,此刻正滴滴答答的往地上落。

我真的很着急,虽然卡卡西比我厉害的多,可在我一直记得他还小我一岁,每次他挡在我们前面或者逞强的时候我都有些自责,然后更加倍的努力。

其实我心里明白,他被抓走的时候并没有发出声响,其实就是不想让我们去救他,他怕我们陷入危险,他总是喜欢把危险留给他自己。

他一直说要保护我们,可是现在他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我又怎么能听他的?

那个笨蛋。

琳包扎完伤口,抬起头来看着我,眼中惊讶更甚:“带土,你的眼睛…”

我从琳的眼睛中看到了面无表情的自己,以及血红色眼睛中的双勾玉。

我开眼了。

有了写轮眼之后,我发现我能看到的世界变得有所不同了。我和琳一起在树林里寻找着岩忍的据点,还未找到,就听见不远处有什么东西发出了很亮的光芒,声音嘈杂,像是千只鸟齐鸣。

我们跑过去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卡卡西的手还留在那个岩忍的胸膛里,他那细绒似的银发沾上了不少血污。

他喘着气,把手抽出来,任由那个岩忍倒在地上。他的周围还躺着好几具尸体,他的刀也插在不远处的地上,一看就是经过了了一场激战。

他回头看着我们,弯弯眼睛如释重负的笑着:“带土…琳…你们来啦。”

琳跳过去扶住摇摇欲坠的他,我心中却明白了什么。

他是故意被抓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我的大脑还能如此清醒,能意识到卡卡西的意图,我只知道我现在真的快要气疯了。

9.

我们顺利完成了那次任务,卡卡西也因为一人打到了岩忍的数名上忍而一战成名。不过他也负伤不轻,在医院里躺了好长时间才恢复过来。

卡卡西住院的时候我当时正在气头上,本来打定主意不去看他,可是水门老师却专门找到我。

他神情严肃:“带土,你该去看看卡卡西。每次我和琳一起去的时候感觉他的眼中写满了‘带土怎么没来’这几个字。”

他顿了顿,神色变得柔和了许多,继续说到:“他很想见你。”

这句话直接把我打垮了,我动作麻利的就到了医院。

我去的时候他乖巧的躺在床上,安静的看着天花板。看到我的那一刻他的眼睛亮了起来,一直盯着我从门口走到病床边。看着他这副样子我心里一下子就为我赌气不来看他如此孩子气的事充满了愧疚。

他说:“带土,你来啦。”

说着他就想坐起来,我赶紧把他按回去,顺手给他掖了掖被子。

他微笑着看着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觉得他的笑里带着一股复杂的情感,又开心又有些悲伤。

10.

后来三战结束了,水门老师接过了火影之位,在卡卡西的要求下把他放进了暗部。

我去找过朔茂叔叔,那个曾经名震天下的忍者和气的笑了笑,说这都是他自己的选择。

因为卡卡西加入了暗部,所以水门班也便不再一起执行任务了。这些年我们聚少离多。

我因为开了写轮眼而实力大增,没过几年便成了上忍,每天做做任务攒攒钱,偶尔也会给自己放个假。

那本小时候捡到的黑皮书我再也没有拿出来过,大概是因为神无毗桥的节点变了,其他的发展便也和上面的事没了什么关系。

水门老师有了孩子,那个叫鸣人的小家伙长的很像他,一双大大的蓝眼睛特别可爱,每次水门老师提起鸣人的时候就总有一种傻爸爸的即视感。

族里和我关系很好的鼬这些年也多了一个弟弟,和鸣人同岁,两个小孩每天吵吵闹闹一起玩,倒也开心。

我依旧很喜欢卡卡西,甚至还专门托鼬打听他的消息 ,因为他本人并不愿意和我说。

天下太平,可是我不怎么高兴。

当鸣人和佐助长大以后,卡卡西终于退出了暗部转而当了他们的带队老师,同队的还有一个叫樱的女孩。

水门老师当了十多年的火影,说是想要退休了,于是就在大名面前提交了辞呈。我觉得五代目应该是卡卡西,可没想到居然落到了我的头上。

这些年我渐渐想起了一些事情,心态也越来越平和了,不过我还是很享受这样的日子。我明白了很多事情,包括为什么我会得到那本书,为什么那个故事没有结尾,当年我给卡卡西的礼物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眼熟。

继任的那天,我站在火影楼上,看见了很多人的笑脸,他们望着我,高呼我的名字。

可是我知道,这样美好的日子,不会再有了。

那个真实的,想要杀死我的卡卡西落在了我面前。

他温柔的说:“梦该醒了,带土。”

是啊,梦该醒了。我恍惚的想,身体先于大脑向前一步,抱住了他。

我说:“满足一下我最后的梦。”

11.

我叫作宇智波带土,是挑起四战的元凶。在发觉真相后,我背叛了斑。可斑也被黑绝欺骗,传说中的人物辉夜姬降临。

我曾经去木叶村试验过的限定月读在空间的扭曲下被重演,只不过中了这个术的人变成了我。

卡卡西进入了我的梦境,唤醒了我的意识。

他说:“我们还需要你。”

那个梦境太过美好,就算我意识到了,竟也不愿离开。

原来我这么多年一直还是喜欢着卡卡西。我想。

不过已经太迟了,我明白无论我做什么,都无法弥补对他造成的伤害。

那最后,再允许我任性一次吧,卡卡西。

他面前的空间开始扭曲,吞噬掉了辉夜姬发出的致命攻击。

我看见他惊讶又悲伤的看着我。我笑了,说到:“对不起,卡卡西。”

“我很高兴。”

我终于可以和你并肩而行,终于可以保护你了。

“不要难过。”

属于我的故事已经结束,可你的还没有。

——

故事结束的时候同样也是一个春天。

那个多年之后的普普通通平平淡淡的春天里,木叶举办了一场葬礼。

去世的六代目有着不平凡的一生,给他作传的人都为之惊叹,更令人无法想象还有另一点。

六代目火影旗木卡卡西,至死未娶。

——END——

月读里的卡卡西其实就是外面的老卡,他早就进去却没有唤醒带土。所以他什么都知道,并且努力的想维持这个梦境。

两个笨蛋相互喜欢可是只有在月读里才敢表现出来。

我很认真的在写伏笔和铺垫请各位小天使不要说我红月亮强行be,要不然我要闹了(bu

喊he的朋友们你们还没发现我是个be小战士啊。(←这人

其实这也不叫be吧…。望天

评论(2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