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秋声

小透明写手闻秋声,谨慎选择关注

火影专注带卡。
农药主双兰偶尔掉落酒鱼。
狐娘主月贵
沉迷冷圈推笔,伊破 is real!
沉迷白鬼日渐消瘦


开学了溜了溜了,不定期出现
日常放飞自我
q3388309791,欢迎来找,请带备注和圈。

【带卡】言之所至(二)

*核心设定:神无毗桥带土没被压在岩石下,但卡卡西牺牲于这次任务。

*暴力魔改

——
序章设定和前文请戳头像。
求评论和唠嗑的小伙伴qwq

二. 中忍考试

一串铃铛从树上跌落下来。

一个人影从树上倒挂下来,在铃铛落地之前伸手抓住了它。

带土身体一弓,重新回到了树上。他蹲在树杈上,伸手拨开了面前的绿叶,目光顺着枝叶间的间隙投向了离他不到一米远的那扇窗户。透过玻璃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屋子里坐着几十个十二三岁的孩子,他们带着的各式各样的护额昭示了他们不同的归属。

这里是中忍考试第一场的考试场地,经过一段时间紧锣密鼓的准备,这次由木叶承办的中忍考试终于开始了。第一场考试的主考官伊比喜一脸严肃的站在讲台上。

对佐助的特训也就截止到了考试开始的前一天。虽然带土说他要教佐助千鸟,但他也没有指望经历这一次特训佐助便能掌握这个A级忍术。

不过带土也不得不说,佐助确实是个聪明的学生。他告诉佐助通过攀岩来练习对查克拉的控制,没过一天这孩子便已经可以基本精准的操纵了。就连属性变化提取雷属性查克拉也没花了多长时间就做到了。

等到佐助将这些基础工作完成的差不多了以后,带土便将千鸟的结印方式告诉了他,然后便撒手不管,放他一个人慢慢领悟。从带土去那个特训的地点所发现的来看,那巨石上的痕迹似乎说明了佐助已经有所进展。

说到底在没有会使用这个术的人的指导下独自摸索一个忍术的使用方法,对于一个下忍来说确实十分困难,如果有人能够指导的话必定事倍功半。

只可惜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会使用这个忍术的人,已经死了十二年。

带土根本不可能把这种事情告诉佐助,但是黑发的少年很显然对带土是如何得知这个忍术非常感兴趣,即使他不直说,但是带土也能从那时不时飘过来的视线里感受到。

随他猜去吧,带土想。只要不开口找人询问,他再怎么也不会知道真相,而带土本人已经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这是一件很不愉快的事,而且很无聊,你不会希望知道的。”他这么说。

至于他的同期们,要佐助去向那些他不熟悉的上忍们询问,怕是比登天还难。

想到这里带土拉回了有些跑偏的思绪。他到这里只是为了看看自己的学生们的情况,他扫视一周,很快便找到了第七班的三人。

小樱的位置离窗户最近,此刻她正飞快的在写着什么,这和带土的预测并没有什么差别,这场考试对于她来说并没有很大的难度。

佐助的位置离小樱并不远,带土只看了一眼便明白了他在玩什么小花招。

“居然利用写轮眼来复制别人的动作,”他咧嘴一笑,“哈,没想到这小子还挺机灵的。”

鸣人的位置离他们又远了一点,不过他那焦急慌乱的样子带土倒是看的清楚,像是遇到了什么困难。

不,是一定遇到了麻烦。带土笑得更开心了,他提前看过这次的考卷,唯一的感觉是似乎重温了当年自己考试时的痛苦。不得不说鸣人真的很像带土,无论性格还是其他的方面,看着鸣人他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大概唯一的区别是当时自己还有琳的帮助吧。

不过他也并不担心,带土当然清楚三代安排了伊比喜这名专司拷问的忍者来的考官的目的,也清楚这场考试的通过标准。题难到无妨,这场考试的通关标准对鸣人来说太简单了。

有话直说,说到做到,这就我的忍道!他忽然记起了金发少年对他说这句话时的神态动作,永不放弃亦是他所坚持的信念,想凭借心里战术吓退鸣人不太可能。他真的非常喜欢鸣人,也衷心希望他能实现他的梦想。所以在七班第一次集合的时候他才会对说梦想是当火影的鸣人给予了极大的鼓励。

他说:“那真是太好了——我们都拥有同样的梦想。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当然了,先实现的肯定是我。”停了停之后,他又补充了一句。

熟悉的场景在多年后重演,说话的同时宇智波带土恍惚间回到了十几年前,那时水门班刚刚结成,温柔的老师和挚友尚在人世,一切悲剧尚未发生。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第一场考试终究是结束了。公布考试结果的那一刻鸣人开心的直接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带土从树上跳下,等到七班的三人都走出来后揽住了他们。

“你们几个,干的不错啊。”他笑眯眯的说。

第二场考试就安排在了第二天,所以带土很早就把他们打发回家休息,连佐助想要去继续千鸟的训练都被他制止了。

不过佐助并不是那种会轻易放弃的人,所以第二天的早晨他便看到了自己的被监护人出门前留在桌上的字条。他无奈的撇了撇嘴,说到:“这小子怎么这么不听话。”

他感叹了一下青少年的叛逆期然后匆匆咬了片面包出门赶往死亡森林。

带土带佐助去的那个修炼地在木叶村的外围,从带土住的上忍宿舍一往一返要三十分钟,不过第二场考试的场地44号演习场倒是离那里很近,佐助一向是个有时间观念的人,想来不会迟到。

果然,当带土赶到时,三个小孩子已经到齐了,鸣人和佐助甚至在拌嘴。

看到他后,鸣人挥舞着胳膊冲他打招呼:“带土老师!”

他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就听到第二场考试的考官御手洗红豆一声令下,小队们带着各自的卷轴前往了不同的入口。

接下来就有五天的清闲时间了。带土这么想着,转身准备离开。这时有一只手轻轻的拍了他一下。

“带土,”一个女声说到,“好久不见。”

他睁大了眼睛,其实他早知道有人在靠近他,不过是没有恶意的查克拉,他便也没放在心上,没想到居然是她。

然后他回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棕发女子同样对他报以微笑。

他说:“琳,好久不见。”

“果然是因为中忍考试呢,”琳感叹到,拿起了一串丸子。“最近就算我不在村子里也感觉整个村子都变忙了。”

“是啊。”带土回答到,他的表情变得有些难以言喻,“我还记得前两天我被三代目派出去执行c级任务。”

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两人在死亡森林外相遇后便一起回了村子,现在他们正在丸子店里。

“说起来,琳,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带土问,这时他刚吃完一串丸子。

琳叹气:“三代大人写信给纲手大人说村子里医院的人手短缺,纲手大人就让我回来了。”

确实挺短缺的,带土想,我好几次去医院都是那个经常在劝我少用眼睛的医生。

吐槽归吐槽,他还是很快明白了话里的点,他问:“那这么说这次你不离开了?”

“对啊。”琳回答,她拿起一串丸子,问,“对了,你最近怎么样,上次你也没给我回信。”

“还是那样——执行任务,带带学生。”带土抱怨,“我从来没想过带学生居然这么累!真不知道老师当年是怎么做到的,佐助和鸣人就像当年的我和卡…”

带土突然停下了,他偷偷瞄了一眼坐在他对面的琳。

“就像你和卡卡西,”琳突然笑了。“不用这样的,带土。”

带土也笑了,是那种被看破心事的不好意思的笑。

“带土,你愿意陪我一起去看看卡卡西吗?”

“没问题,说起来这两天忙,我也好几天没去看他了。”

——

离第二场考试开始已经过了三天。

“也不知道那几个小鬼怎么样了。”带土嘟囔到。虽然无论是和凯还是和琳他都表现出十足的信心,可到了真正考试的时候他还是十分担心的。

而且从他执行完那个c级任务起他心里一直有一股隐隐的不安,让他一直没法安心。

他心烦意乱的去村子外围绕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才稍微安心下来。他不自觉的向死亡森林的方向走去,看到御手洗红豆正坐在门口吃着丸子——同作为丸子爱好者,他俩常常很聊的来。

红豆举起一根竹签冲他挥了挥,带土回应了她。在他俩中任意一个准备开口之前,铺天盖地的警报声响了起来。

两人脸色一变,一只忍鹰从死亡森林中心的方向飞了过来,落在了红豆的肩膀上。她取下忍鹰脚上绑着的小纸条,脸色突然变得惨白。

带土走过去扫了一眼,“大蛇丸”这个名字便映入他的眼睛。

“什么!”他瞪大了眼睛,二话不说准备进入死亡森林。

“带土你冷静一点!”红豆跳起来拦住了他,“大蛇丸不会公然动手的!我们现在应该通知村子加强警戒!”

带土却并没有回答她,只是扭过头来,血红的眼睛里黑色的三勾玉在飞快的转动,虽然带土并不擅长幻术,但红豆完全没有防备,所以直接就中招了。

“对不起,红豆。”他看着倒下去的同期,说,“幻术三分钟后会自动解开。”

他已经二十五岁了,早已不是那种热血上头就会冲动行事的人,这么做完全是迫不得已,如果不是大蛇丸这个名字他绝对不会有如此反应。

他一直知道大蛇丸对写轮眼的执着,他多年觊觎带土的写轮眼而未得手,这次来木叶八成怕是盯上了佐助。

眼中疯狂转动的三勾玉尾部拉长,幻化成了新的形状,带土眼前的空间也扭曲了起来,将他吸入。他并不是感知型忍者,所以更要加快行动。

“佐助,你小子可千万不要有事啊。”他说。

——

佐助落在了更高处的树枝上,这时那个很古怪的音忍已经把他伸长的脖子缩了回去。

有点恶心。他想。

鸣人和他有同样的想法,不过他并没有藏在心里,而是大声的说了出来。

“啊,像蛇一样!好恶心啊!”

他撇过头刚想说他一句大笨蛋,却发现一旁小樱的脸色变得极为惊恐,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后颈一痛。出去那人的尖牙刺破皮肉的感觉以外,后续的那皮肉之下的隐隐作痛更令人难以忍受。

那人忽然松开了他,佐助抬起头,看见身侧空间扭曲成了漩涡状,自己一直不太愿意承认的监护人落在他身边,他死死地盯着那个音忍,脸色阴沉的令人害怕。

带土咬着牙说出了一个令人恐惧的名字:“大蛇丸。”

佐助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带土,那个年轻的上忍在他们面前总是表现出嘻嘻哈哈的状态,即使是波之国一战和再不斩对战时,所展露出来的杀气也不足这时的十分之一。但在这时他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在小樱的一声惊呼中跌落下去。

大蛇丸看着带土那早已不是三勾玉图案的血红色的眼睛,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

“宇智波带土,”他的声音就像一条蛇,嘶嘶说到。“你有一只不错的眼睛…就像…”

大蛇丸的声音越来越低,到后面带土只能勉强辨认。不过听到的内容却令他有些无端的心悸。大蛇丸转身准备离开,带土低声喝到:“站住!”

“你还是先去管管你的学生吧,”他微微侧头,金色的竖瞳带着一丝诡异的笑意,然后便消失在了原地。

——

佐助醒来后,第七班的三人在略微休整之后重新向目的地进发,带土叮嘱了他们几句便也离开了。

他始终不放心,于是跑到了木叶医院去找琳,并且直接用神威把她带到了死亡森林的中心塔里。

第七班在最后的几个小时里带着他们的天地卷轴来到了中心塔。他站在二楼,一眼看到了佐助脖子上那个奇怪的印记。鸣人和他还在争吵着什么,连一向不参与的小樱也开始帮腔。

大意了。他有些懊恼的想到,他们八成是为了那个印记的事争吵着,他早该想到大蛇丸不会什么都没留下就离开,而当时他居然没给佐助检查便离开了。

不过幸运的是他把一个医学专家带了过来,她说不定会有办法。

——

水之国,雾影村外。

一个戴着圆形面具的人在森林里穿行,他快速的向村子行进,看起来有些慌张。

穿着黑色兜帽的人影靠着昏暗光线的掩护快速逼近,他从身上长长的斗篷里抽出一柄雪亮的长刀。没人看清他是怎么挥刀的,只有一道虚影划过,那个戴面具的人的血便飞溅在了地上,树上…以及那个杀人者兜帽下用于遮面的狐狸面具上。

他将刀收回了斗篷里,不经意间露出里面长袍上绣着的红云。

“绝,不是让你去监视大蛇丸了吗?”他问道,他身后地面上忽然冒出了一个半黑半白的脑袋。

“大蛇丸去木叶了哦,看起来他还在打写轮眼的主意呢。”白绝愉快的说到。

“采取行动吗?”黑绝问到。

黑兜帽沉默了一下,并没有转身。很快的,他问:“负责木叶九尾的是哪组?”

“是鼬和鬼鲛呦。”白绝说。

“让鬼鲛撤退,告诉鼬他换搭档了。”他干脆的说。

白绝嘻嘻嘻的笑了起来。

“卡卡西…看来你还是放不下呢。”

带着黑兜帽的人回头,血红色的眼中三勾玉已经飞快的转了起来。他的眼神冷漠极了。

“做好你自己的事,”他的声音冷冰冰的,“别多管闲事,绝。”

空间开始扭曲,他消失了。

——TBC——

中忍考试剧情开启!琳女神上线!
讲真的整个火影我最有好感的三个女性就是琳,樱和纲手姬了。
我实在记不清中忍考试的具体情节了所以全部自由发挥了…。
卡卡西正式上线!里三层外三层我也是不想说啥。
土哥面对蛇叔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想笑…

评论(8)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