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秋声

小透明写手闻秋声,谨慎选择关注

火影专注带卡。
农药主双兰偶尔掉落酒鱼。
狐娘主月贵
沉迷冷圈推笔,伊破 is real!
沉迷白鬼日渐消瘦


开学了溜了溜了,不定期出现
日常放飞自我
q3388309791,欢迎来找,请带备注和圈。

【带卡】知秋(一发完)

我控制不住我摸鱼的手…。但是言之所至的更新大概在周末。望天。

一摸鱼就发现自己像是在写作文…。

一起真的是个意外。土下座。

有没有小天使愿意评论找我玩啊qwq来自一个小透明的哭泣。

ooc的厉害,不过这回真的可以放心食用!

————

秋天已经到了,即使夏的尾巴还未溜走,慢慢变了颜色的树叶也昭示着这一点。

木叶的秋天有一年中最美好的景色,整个世界的颜色渐渐褪去了夏天浓郁的绿色,变成了秋日暖洋洋的浅棕黄色,尤其是村子外围的小山,忽然便吸引了不少人前往观赏。

作为少数位于木叶外围的庭院之一,旗木老宅在这时便占尽了地利。

卡卡西并不是那种伤春惜秋的人,到秋天他也不会去赏什么秋景,充其量把他那本翻过无数遍的亲热天堂举起盖在脸上,懒洋洋的来上一句:“啊,又到秋天了啊。”

可是他没有兴趣,不代表其他人没兴趣。身为水门班中唯一的女孩子,琳是一个对一切美好景物都有憧憬的人,而且她正在学习绘画,正好借此机会去写生。除去琳,他那素有“血红辣椒”外号的师母不知怎么也对这看了好多年的景色起了兴趣。

在水门的提议下,旗木老宅被暂时的征用了。卡卡西无奈的成了苦力,提前打扫了本来每年只有在新年才打扫的老宅。

他倚着门框站在走廊上,看了看这个因为他极少回来而有些陌生的庭院。院子中间有一颗两人合抱之木,枝干盘曲,叶子在这几日夜里秋风的摧残下竟也落了一半,地上铺了金灿灿的一层树叶。

看上去踩起来挺舒服的。他眯起眼睛想。

“卡卡西你在干什么啊!快点干活!”走廊的另一端传来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带土走出来,不满的盯着趁机偷懒的卡卡西。

本来担心卡卡西一个人忙不过来而自告奋勇前来帮忙的带土此刻才感觉到,自己其实才是唯一的劳力。

“是是,”卡卡西冲他弯了弯眼睛,举起手中的抹布向他示意,然后他回身走近房间里,在拉上门的前一刻,他笑眯眯的冲带土说,“走廊就拜托你了,带土。”

“喂喂这不公平!”带土抗议到,他示威性的挥了挥拳头,“这明明是你家为什么我几乎承包了所有的活?”

然而并没有人理他,卡卡西在他开口的前一秒便拉上了门。

开什么玩笑,卡卡西想,好不容易抓到一个苦力怎么能轻易放过。

带土明白卡卡西是铁定不会理他了,委委屈屈的拿了抹布,认命的擦起了走廊。

微凉的秋风轻轻挂过,树发出了细微的沙沙声。微风携着几片叶子跌落下来,轻轻落在了走廊上。

满头大汗的带土坐到了走廊的边上,木板发出了吱呀的响声。干完活后天色已有些晚了,风也渐渐大了起来,他打了个哆嗦,却感到有一双手为他添了一件衣服。

他回头,看到卡卡西笑吟吟的看着他,搭在他肩头的手还没有收回去。

“喝点热水吧。”他说。

带土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击中了。

————

因为旗木老宅离两人居住的上忍宿舍还是有一定距离的,不想跑来跑去的两个人决定干脆就在旗木老宅凑活了一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水门就带着鸣人到了,卡卡西出去迎接,并指挥着带土摆好了东西。和水门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小孩蹦蹦跳跳的跑了进来,一头就扑进了卡卡西怀里。卡卡西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

“师母呢?”卡卡西问。

“玖辛奈和小琳一起去买食物了。”水门回答道,他环顾四周,发现了焕然一新的老宅。他拍了拍卡卡西的肩膀,露出了一个笑容,“干的不错啊,卡卡西。”

“不公平,老师,这可大部分都是我的功劳。”带土探出脑袋来,有些忿忿地说。

“带土你最棒了,”卡卡西回头看他,发现对方的情绪突然高涨起来,“不过我让你摆得东西你放好了吗?”

“一切就绪!”

没过一会琳和玖辛奈便拎着大大小小的包走了进来,玖辛奈放下包,特别有活力的大声宣布到:“既然人这么齐,我们来聚会吧!”

鸣人和水门十分给面子的鼓起了掌,小孩子还一阵欢呼,看起来真的十分高兴。

琳拎起东西熟门熟路的走到了厨房,带土突然就想起来特别小的时候他和琳悄悄跟着卡卡西到他家来的事。他偷偷瞄了一眼卡卡西,却发现他无精打采的,眼神里传达着“我就知道是这样”的信息。

但是当天晚上的小聚会办的格外成功,所有人都很开心,即使是一开始看起来有些不情愿的卡卡西。

——

“带土。”

“恩?”

“以后每年和我一起回这里一趟吧。”

——end——

老实说我差点就控制不住写成be结尾了…
及时收手。

评论(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