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秋声

小透明写手闻秋声,谨慎选择关注

火影专注带卡。
农药主双兰偶尔掉落酒鱼。
狐娘主月贵
沉迷冷圈推笔,伊破 is real!
沉迷白鬼日渐消瘦


开学了溜了溜了,不定期出现
日常放飞自我
q3388309791,欢迎来找,请带备注和圈。

【带卡】一起(一发完)

最近太太们就和改行卖刀子一样集体发刀子。委屈。

我觉得这样不行。严肃。

还有手机敲字贼麻烦。

虽然大写的ooc但是请放心食用。

————

七月的麦田正是与阳光相映衬的好风景,耀眼的让人睁不开眼睛。偶尔有一阵令人舒畅的凉风掠过,麦浪也随之翻滚。

富有生机的场景。

离麦田边的泥道不到十步的地方,有着一个小镇。那是一个一看便已有了年头的小镇,无论是破败的石头小路上及膝盖高的杂草还是已经泛灰的墙壁都能告诉我们这一点,而且大概已经很久没人居住了。

小镇是静悄悄的,古老的。就像一张黑白照片上的那样了无生气。即使那样美丽的麦田边就在旁边,也丝毫无法用活力感染这里,只能衬得小镇更加阴沉,更加灰败。

这本该冲突的场景此时却出现在了这里,没有任意一方显得突兀,反而融合的完美无缺,充满了怪异的美感。

男人步履轻快的走在田埂上,一两枝斜逸出的麦子拂过了他的裤脚。

那是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人,棕色的头发微微卷起,脸上印着大片紫色的印记。他看起来心情不错,双眸弯成了温和的弧度,是那种一看便让人平生亲近之意的笑容。他背着包,看起来风尘仆仆。

显然,他也发现了这里怪异的景象。

于是他便停下了脚步,放下背包并从中取出了摄影机。哦,原来是个摄影家。

摄影家选取了几个合适的角度,拍下了不同感觉的几组照片,然后他收起了设备,继续背上包前行。

他穿越了一望无边的金色的田野,走入了那个破败的小镇,石板上响起了有节奏的脚步声。他偏偏头,四周环顾着,声音带笑。

“阿飞,出来了,我已经看到你了。”

“才不要!”一个声音从小镇不知名的地方响起,听起来有些气鼓鼓的,“前辈明明没有看到我,就会骗阿飞!”

年轻的摄影师没有说话,继续走了两步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抓到你了。”他笑吟吟的拍了一下那个正躲在某个拐角后面探头探脑的人,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退休的忍者真好。

被称为阿飞的人一下子跳起来,转过身才发现他脸上套着一只诡异的面具,只露出了一只眼睛,他说:“啊!斯坎儿前辈!说好了不吓唬阿飞的!”

“可你上次也答应我不会一个人偷跑了。”斯坎儿说。

阿飞委委屈屈的半侧过身,低头扭着身子说到:“前辈你又不让阿飞吃丸子,没有丸子吃阿飞会死的。”

“嘛嘛,可是你也不能一天吃那么多啊。”斯坎儿有些无奈的说。

“我不管我不管,前辈你不爱我了,所以才不让我吃丸子!”阿飞拔高了声音。

“啊…这样吧,我允许你一天吃三串了。”

“至少十串!”

“不行,五串,这是我能允许的最大的量了。”斯坎儿严肃了起来。

“成交!”阿飞勉勉强强接受了这个数量,随即便开心的抱住了斯坎儿的脖子,拉着他就走,“这个镇子也太荒芜啦!什么都没有,要不是为了躲前辈我才不来呢!”

“那就走吧,去下一个地方。”斯坎儿笑眼弯弯,任由对方拉着。

他们会穿过小镇,会穿过山河,他们会到达很多地方,迟早有一天,他们,会走遍这个世界。

两人同行。


——


血红的月亮高悬在空中,映照着地面上荒芜的景象。

一颗巨大无比的树拔地而起,覆盖了地面。在树上那一个个悬挂着的茧状的东西,包裹着的是人们一个个美好的梦。

青色的人影坐在神树的根上,他仰望着天空。他的怀里抱着一个双目紧闭的人,那个人面容安详,就像睡着了,在做一个美好的梦。

天空突然裂开,碎片般的跌落下来。

带土的手无意识的缩紧了,他低下头,凝视着卡卡西安详的睡颜。

“让我们再多待一会儿,拜托了。”他喃喃到。

世界坍塌。

——end——

其实就是土哥月之眼成功以后的世界啦!成功以后突然后悔然后把卡三三又扒出来抱在怀里两个人一起到了世界末日的故事。
没错,前面的,全部是梦。麦田和没人的小镇就是暗示。

评论(1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