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秋声

小透明写手闻秋声,谨慎选择关注

火影专注带卡。
农药主双兰偶尔掉落酒鱼。
狐娘主月贵
沉迷冷圈推笔,伊破 is real!
沉迷白鬼日渐消瘦


开学了溜了溜了,不定期出现
日常放飞自我
q3388309791,欢迎来找,请带备注和圈。

【带卡】言之所至(一)

*核心设定:神无毗桥带土没被压在岩石下,但卡卡西牺牲于这次任务。

一写回忆就停不下来的我…加不上链接所以只能戳头像看设定和序章了…
这章把神无毗桥之战解释了一下,人物ooc,ooc,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一. 千鸟

带土从树枝上跃起,借势收敛了气息,把自己的身体重新隐藏在了另一棵树的阴影中,与此同时,上一个瞬间他所处的那根枝岔已被钉上了三只苦无。

找到了。他的眼神投了一颗看起来平淡无奇的树,然而他知道,那里至少有三个忍者敛藏着气息,等待着可以置他于死地的机会。


带土是在前一天早晨离开木叶开始这个任务的,这同时也是他带领他的下忍小队从波之国返回的第二天。

返回的当天下午,他去医院给那两个伤的比较严重的学生办了住院的手续,并在三代目的强制要求下做了身体检查。显然,他本人对这件事极其不热衷。

我果然不喜欢医院这个地方。把自己的学生安顿好以后,带土这么想着。

医院里一如既往弥漫着的除去消毒水的气味,还有死亡般的肃穆,这令人感到非常难受。虽然带土是这里的常客,但这并不代表他会习惯这一点。所以需要住院时,他通常会在医生要求的住院日期上减个二分之一,然后偷偷从窗户上跳出去,这一点总是令护士们很头疼。

不过这次体检令他十分庆幸的是,即使经历了波之国那样激烈的战斗,医生也没能从他身上找出任何一处能强制他住院的病症。

这对双方大概都有好处。他这样想着,在拿过了医生刚签好字的体检报告的同时无视了对方一直在他身上停留着的可怖的眼神。

说到底波之国的事并没有对带土的生活造成多大影响,以至于他还能在检查完身体的第二天的早晨活蹦乱跳的出门去吃木叶特产三色丸子,吃完后还顺带出去领了一个小任务。

任务的内容平淡无奇,就是送一个卷轴到指定地点。本来这样被定义成c级的任务是不该由带土这样的上忍去执行的,可无奈木叶现在属于特殊时期,需要快速的解决掉大部分的委托,以至于人手紧缺到只能打发精英上忍去执行c级任务。

一开始事情的经过也如同那任务书一般无聊至极。可到了返回到火之国与土之国交界处时,却突然杀出了几个身份未知的忍者,而且极善隐匿,他们或许是知道敌我实力差距,从未正面攻击,只是藏在暗处纠缠。从袭击的时间来看他们的目标并非是卷轴,而是宇智波带土本人,刻意选在了这个地点怕也是为了限制带土的行动。

这个任务的内容本应该只是送一个卷轴,可没有人告诉我会遭遇敌袭!带土在心里呐喊着。

但是他不能在这里耽搁太长的时间。所幸的是他那主动暴露自己的策略起了作用,使得对方队伍里的急躁份子主动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一切都要结束了。他想。

“凯!”他提高了声音叫到。

“了解!”绿色的人影从天而降,直直落向有人藏匿的那棵树,“木叶刚力旋风!”

苍蓝野兽只一击便击散了对方的小队。遇到凯纯属状况之外,不过他却给带土帮了个忙。在林间这种狭小的空间下战斗,而且不想引起太大的动静而让岩忍们有插手的机会,神威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体术次之。如果不是遇到凯,带土怕是要冒着被医生唠叨很长时间的风险用瞳术去解决了。

“谢了,凯。”带土咧嘴笑了一下。

“没关系!”凯抬起右手竖起拇指,冲带土露出了一口白牙,带土跳过去拍了拍他,两个男人互相打过招呼后一起向木叶的方向行去。

凯也是被派出来清任务的上忍之一,不过他执行的那个b级任务从头到尾都没出任何的意外。

“果然是因为中忍考试临近了才会这么忙,”凯感叹着,保持着前进的速度。他侧头看向了身旁的同伴,“带土,这是你这两天最后一个任务了吧。”

“是啊,本来想尽快结束回去好早一点通知鸣人他们我给他们报了名…”带土回答道,并没有回头,只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颈。

“什么?”凯一副惊讶的表情,他的速度突然慢了下去,不过很快就又赶上来了,“你居然…他们才刚毕业!我带的班都是让他们磨砺了一年才敢让他们报名中忍考试的!”

“我觉得他们可以去试一试,”带土说,“当年你我当上中忍的年龄不是都比他们小吗?卡卡西成为中忍的时候,比现在的鸣人小六岁!”

说完这句话,两人同时陷入了沉默。

过了半晌,凯才回了一句:“…那时情况和现在不一样!”

“前两天我给佐助测试了一下查克拉属性。”带土并没有回应凯,反而是突然改变了话题,凯觉得自己有些跟不上他的思维,“是雷属性和火属性。”

“恩…火属性,果然是宇智波家的人。”

“可他的主属性是雷,”带土强调到,“所以,我觉得他是我认为最合适的人了。他同时有雷属性查克拉和写轮眼。”

“最合适的…”凯的神色忽然变得十分严肃,他盯着领先他半步的带土的背影,“带土,你不是打算…”

“没错,”带土平静地说,“我打算教给他那招。”

“千鸟。”

——

十二年前,神无毗桥。

地面一阵晃动,几乎让人站不稳。岩洞在巨响之中开始崩塌,三人躲避着大大小小的碎石朝洞外跑去。

带土在碎石间捕捉到了卡卡西的动作有些不灵便,他瞬间便明白了这是因为卡卡西那只被划伤的,现在被绷带厚厚地缠起来的眼睛,他还未适应单边的视野。

带土的心突然就被愧疚塞满了,他依旧记得那只眼睛是为了救他才受了伤。

因为这份愧疚,他在一瞬间内有些走神。可当他回过神来时却发现一块石头落下,正巧砸中了卡卡西的左眼的伤处。银发的少年一瞬间变得踉跄,终是摔倒在了地上。

此时他们已经跑到了洞口附近,光明触手可及。

可壁顶在此时却又发出来一声因不堪重负而断裂的声音,一块两人高的巨石落了下来。

他一瞬间变得十分惊恐,但是身体行动的速度已经抄过了空白的意识,他一个箭步冲过去,把少年拦腰扔出去。

就当是抵了你那只受伤的眼睛吧,笨蛋卡卡西。他模模糊糊的想,意识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体里,可他却只能感受到渐渐逼近的阴影。石头落下来这本来应该是短暂的一瞬间,可是带土的眼里,它却无限的延长了。

可是死亡并没有降临,有一双手臂从背后伸过来搂住了他,抱着他滚开,躲开了那本应会杀死他的巨石。然后那双手松开了他。

带土愕然回头,发现救了他的人正是之前被他抛出洞外的卡卡西。他看起来状态并不好,胸膛起伏着,微微喘着粗气,露在外面的眼睛半阖着,视线低垂到了地面,而包裹另一只眼睛的白色绷带,也染上了点点血迹,想必是之前的碎石砸裂了伤口。

千钧一发的时候,是卡卡西冒着生命危险借力折返回来带他脱离了危险。

“…卡…卡西!”带土担心的爬起来,伸手扶住了看起来有些摇摇欲坠的少年。琳也跑了过来,她看起来十分担心,可手却始终没有颤抖过,利落的打开了医疗包。

可是带土却彻彻底底的慌了,他结结巴巴的,有些笨拙的安慰着那个安静坐着的少年,几乎有些语无伦次了。

“没关系的…我们…我们已经没事了…接下来只要去找水门老师…就都没事了…”

他说着说着,眼泪突然又有了涌出的冲动,尾音甚至有一丝颤抖。

一直很安静的坐在那里让琳帮他处理伤口的卡卡西这时却突然微微侧头看了他一眼。

“不会要哭吧。”卡卡西的声音有些嘶哑。

带土眨了眨眼睛,努力憋回眼泪想要反驳他,却听到刚才那个有些嘶哑的声音又重新响起。

“谢谢你。”

他们在卡卡西的催促下没有休整便踏上了返程的道路,路上三个人都异常沉默,但带土明显能感觉到这并不是他和卡卡西之间一开始的那种沉默,气氛相较那时已经缓和了不少。

带土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他的目光忽然聚焦在了某个地方,写轮眼赋予他的那极佳的视力使他最早注意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他大喊:“停下!”

可惜为时已晚,未知的陷阱已经被触发。起爆符所制造的烟尘遮挡了他的视线。他只感受到了一股大力向他袭来,把他推到了一边。

似曾相识的场景没几分钟之前便上演过——只不过之前的那次,他身后没有传来那样真实的,令人心痛的血肉被撕裂的声音。

他惊讶的回头,红色的液体在他眼前飞溅,甚至他的脸上也沾上了那个令人恐惧的温度。

烟尘散尽。

旗木卡卡西倒在地上。

被一人合抱之木般粗的岩柱贯穿了胸口,倒在地上。鲜血染红了靠近他身体的那部分岩石。

带土跌跌撞撞的走了几步,几乎是扑过去抓住了卡卡西的手。他跪倒在地上,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眼泪。

“我们一定会救你出来的!”他听到自己这么说。

卡卡西眉头微微蹙起,看起来却并没有那么痛苦,鲜血从他的嘴角蜿蜒而下,他咳了两下。

“没用的…带土,我知道我已经活不了了。”

他听到了身边到抽冷气的声音。他知道,那是琳。

可是他的脑海里却装不下了那么多东西,他的心里此刻正重复着一句话。

他又救了我。

可是他要死了。

“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我赶过来的时候看到了很多起爆术式,时间快到了…”

带土捏紧了他的手。

那你呢?他心里说着,我告诉你不要抛弃同伴,你做到了,可你却要我在这个时候抛弃你吗?

“我还有最后一样东西,想托付给你。”卡卡西的声音十分平静,他费力的把手从带土的手里抽出来,摆出了结印的姿势。

子—午—申—午—卯。

他缓慢的动作着,最后那个印结完后,熟悉的千鸟齐鸣之声重新响起,他的右手上闪烁着微弱的,快要熄灭的电光。

“千鸟。”

“如果可以的话…帮我教给可靠的后辈吧。”

———

回到木叶时已是当天下午,带土托凯把自己的任务报告捎到火影办公室,顺带拒绝了晚上同期聚会的邀请。他冲凯挥了挥手,打定了晚上一定要好好睡一觉的打算。

他对凯说的话并非一时冲动,而是考虑了一段时间的结果,从波之国中途的训练便开始了。

“他会是个优秀的忍者,卡卡西,如果你还在的话,肯定也会这么说的。”他躺在床上,对想象中的那个队友说到,然后露出了一个微笑。

“晚安,卡卡西。”


带土熟门熟路的推开了某一间病房,冲已经穿戴好衣物安静坐在床边的黑发少年打了个招呼。

这个早晨延续了木叶一贯的清朗,暖洋洋的阳光照得人很是舒服。

“这两天你去哪了?”佐助问,他站起来,盯着带土仅存的那一只眼睛。

他向前走了两步,立在了佐助面前,自上而下俯视着他。佐助不甘示弱的也盯着他,带土突然就生出了想笑的冲动。

严肃,别笑出来。他告诫着自己。于是他清了清嗓子,摆出一副很认真的神色。

“我给你们报名了中忍考试。”他说。

虽然佐助向来以一副冷面对人,可带土还是看到了此时他眼中闪过的惊喜和跃跃欲试。

“别高兴的太早,”带土刻意拖长了声音,慢吞吞的说到,“中忍考试可是危险的。”

然后他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笑脸。

“所以——还记得我在波之国的时候跟你提到的特训的事吗?”

佐助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一向是个行动派,这时已经打开窗户跳了出去,空气中只留下一句尾音。

“走吧。”

带土有些无奈的挠了挠头:“这出医院跳窗户的习惯不是和我学的吧…”

他叹了口气,也从窗户跳了出去,三步两步赶上了佐助。

当他们停下的时候,两人已经到了木叶村的边缘地带,佐助环顾四周,发现这真是个适合修炼的好地方,一处孤零零的悬崖,四周无人,还有无数巨石相掩。

“我有一个A级忍术要教给你,”带土说。“是雷遁。”

佐助微微屏住了呼吸,不过他快速的反应过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你应该没有雷属性的查克拉,”佐助锐利的目光落在了带土脸上,“你怎么可能会这样的忍术。”

“我既然和你说了,自然是能教你。”带土回答到,他耸了耸肩膀,“虽然我很想现在直接教你,但是这个忍术需要极强的查克拉控制力,而你在这方面很明显不合格…”

他无视了佐助那声不服气的切,指着一旁的悬崖说:“那就先从这里开始吧。”

——TBC——

评论(4)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