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秋声

小透明写手闻秋声,谨慎选择关注

火影专注带卡。
农药主双兰偶尔掉落酒鱼。
狐娘主月贵
沉迷冷圈推笔,伊破 is real!
沉迷白鬼日渐消瘦


开学了溜了溜了,不定期出现
日常放飞自我
q3388309791,欢迎来找,请带备注和圈。

(练笔)倾听花开的声音(无cp)

沉迷摸鱼无法自拔(。)
一个回家路上突然开出来的脑洞,然后我完全不在意原著的时间和人物性格强行写了出来,希望别让你们觉得辣眼睛。
bug多到飞起,希望你们别在意_(:з」∠)_
cp啊…我觉得是无cp你们要是觉得有就有吧。


倾听花开的声音。(无cp)

writer:聂未訣



“为什么这个城市叫做木棉市呢?”那个坐在他后桌的帅气男生突然问到,米卡卡转过身,看到他一脸认真。

即使他一直在这里生活,听到这个问题也不免愣了一下。他绞尽脑汁的想了一会儿,却始终找不到那个最合理的解释,只能犹犹豫豫的说出那个最不靠谱的答案。

“…大,大概是因为,这里有很多木棉花吧…”

彼时他还不知道男生的真实身份,日子虽然波澜不断,但相较于后来,总归还是平淡的。

“我觉得木棉花确实很好看啊,”他说到,左手托着脸,右手中的笔在指间灵活的旋转,“就像把生命点燃了一样。”

他并没有察觉到对方那略有些偏激的词措,只是附和的点点头,说到:“确实呢,可惜里木棉花开还有很长时间。”

男生突然微微勾起了嘴角,露出了一个极不明显的笑容,他低低的说了一句什么。

米卡卡尽力去分辨,也只是听到了木棉花这几个字。

很久很久以后,他亲眼看着那个曾经微笑得像阳光一般的男生安静的躺在了阁楼之上,再也不能呼吸再也不能说话,他手里捧着那张黑葵A是假面呆呆得不知所措,他突然想起了那时的对话。

他仔细的回忆着那时男生的嘴型,米卡卡突然意识到那个时候,男生的最后一句话是。

“恐怕…是再也见不到了啊,木棉花。”


≡≡≡

在他代替齐木成为黑葵A的时候,木棉花的花期还很远。

他每天都在望着路上的那些木棉树,近乎魔怔的念着何时开花。

爱迪生走过他的身边,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他那藏在面具下的脸无声的笑了笑。

夏早安不会明白,爱迪生也不会明白,没有人能明白。

除了他,米卡卡。

除了他再不会有人明白曾经有一个笑容美好的少年,把自己的生命点燃,只为寻找那黑暗中的正义。

他想,当年齐木还在的时候,或许也是这种心态吧。

黑葵A一直默默的行走在黑暗里,或许他的心里也是希望能不顾一切的燃烧一次。



现在那个人做到了,而他唯一的职责,就是接过那人所产生的火种,把黑暗的世界,全部点燃。


≡≡≡

推理之神的子弹击中他的时候,他也没有产生一丝后悔。

我终于做到了啊…我终于也和你们一样了。他想着,失血过多让他产生了意识的空白。

他好像听到了那个少年的声音重新出现在了他耳边。

“干得好。”齐木说到。

不过…我也看不到那花开了啊。



≡≡≡


米卡卡从昏迷中醒来的那一天,刚好是木棉花盛开的时候。

一片一片的红色花朵连成了海洋,热烈而张扬,真真像那燃烧的火焰,盛大的好像一场梦境。

他突然有些目眩,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了那个喜欢穿着黑衣的少年,站在那木棉树下。

少年嘴角微勾,笑意柔化了他那锐利的眉眼。

——一如当年。

他对他伸出了手,微笑着开口说到。

“看到了么?”

“木棉花,终于开了。”

——END——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