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秋声

小透明写手闻秋声,谨慎选择关注

火影专注带卡。
农药主双兰偶尔掉落酒鱼。
狐娘主月贵
沉迷冷圈推笔,伊破 is real!
沉迷白鬼日渐消瘦


开学了溜了溜了,不定期出现
日常放飞自我
q3388309791,欢迎来找,请带备注和圈。

【半架空】无昔.序章(伊破向/ooc/没文笔/原创第一人称)

典型的预告和正片是两个文风_(:з」∠)_
现在还没有人正式出场,第一章才会有。忍一忍
概述了一下剧情,其实和原著没什么太大差别啦,凑活着看吧_(:з」∠)_
私心先打了齐木木和伊老板的tag


序章.缘起

作为一个报社里尽职尽责不迟到不早退的小员工,每天第一个到办公室已经成了我的日常。

每天的早晨都很普通,普通到可以用一成不变来形容。不过今天的早晨似乎有点不太一样。

造成那一点不一样的原因是我干净办公桌上突兀出现的一小折报纸。我可以万分肯定它并不属于我,因为它虽然被整整齐齐的折成了小方块,但是折叠的人贴心的把出版日期露在了外面。

这是一张去年的旧报纸,而我从来没有收藏旧报纸的习惯。

出于上面的种种因素,我初步判断了一点,报纸是有人故意放在这里的。

抱着十成十的好奇心,我打开了折叠的报纸。

展开之后我才发现其实是两张单面的报纸被叠在了一块,两张报纸上面印着的日期相差不过几天。

第一张上是在报道两个黑道高层的死亡,那篇新闻里甚至用到了“黑暗时代终结”这样的字眼来形容这件事,可见此事影响力之大。

我越看心里越感到沉重。这两个人我非常熟悉,因为他们正是一年前结束的那场黑道暴乱的主导者,而那场灾难,大概可以称得上这座城市里每一个人的梦魇。

一切要从前年的八月说起。

夏天的热浪刚刚开始猛烈的翻滚,一同发生的还有一起恶性连环杀人案。死者并没有任何共同特点,但所有参与此案的警方都表现出了出奇的一致,认为凶手是一个人,唯一的原因就是那诡奇的杀人手法与层出不穷的密室谜题,这种特色绝不是旁人可以轻易模仿的。

警察们急得焦头烂额,却也解不开谜题找不到凶手。这时,就像小说中可以安排的那样,一位化名为“爱迪生”的侦探出现了,他解开了重重谜题,但是,结果告诉他们,凶手并不是像他们之前猜想的那样是一个人。

侦探立刻就察觉了这些简单的凶杀案背后,隐藏着一个操纵着局面的组织。

然后时隔不久,某电视台收到了一个没有发件人的包裹,里面是一封信与一盘诡异的录像带。我大体可以猜到信上的内容无非就是一些威胁的话语,不知道是这封信起了作用,还是那个电视台的人早就想搞一个大新闻,反正就结果而言,那盘录像是确确实实的播出了。

播出的录像带里,有一个浑身黑衣,戴着一顶遮住了大半张脸只能露出下巴的帽子的人,揭开了关于那个背后的神秘组织的真相。

那个组织的名字叫做扑克牌。

很多看到这里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扑克牌组织是近几年新出现的黑道组织,但据说影响范围甚至广至全国。这个组织里,所有的高级成员都以一张扑克牌为代号,首领的代号为“joker”。

那个人在抛出这个重磅消息之后,又继续介绍了自己:“而我,也曾是这个组织里的一员,我的代号是黑葵A。”

凡熟知这个组织的人都知道,能拿到黑葵A这个代号的人,必然能力不俗,因为这个代号是扑克牌二号人物的专属代号。这个人将只听从于joker,可以说是组织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然后,黑葵A又用不紧不慢的语速讲了连环杀人案的目的是为了引起社会恐慌以及民心不稳,然后他再用他最新研制的新型病毒来加快这一进度,从而让人们在心理上彻底臣服于他。

“这种行为违背了我的正义,所以从此刻起,我将脱离扑克牌。”他说着,突然冷哼一声,“就目的而言,其实我们是一样的,不是吗,侦探先生?”

这段话让我相当的不明就里,所以印象也就分外深刻。

一直到后来,化名为爱迪生的侦探伊天敬也在电视上主动性回应了黑葵A,我才明白那几句话到底是在说给谁听。

大概是因为背叛又提前泄露了组织的计划,所以黑葵A遭到了重重围捕,但是他总是能轻松的逃脱,还同伊天敬一起,挫败了扑克牌的“吸血鬼计划”。

我的一个警察朋友也参与了那次的行动,他曾有些惊讶的告诉我,本来他以为行事理念完全相反的两个人一起行动只会相互阻碍,但事实上他见到的则是两个人无比默契的配合。

到后来,看起来走投无路的joker,终于用了他的最后手段——末日病毒。

他派遣他的手下在全国范围内散播了这种当时无解的病毒。顿时到处人心惶惶,扑克牌们纷纷开始了行动。

伊天敬也无法对抗数量如此庞大的敌人,幸亏省警示厅长利用自己较为广布的人脉调动了各地警方统一指挥,在优秀的指挥下,大大小小的黑帮头目纷纷落网。最后,只剩下了包括黑葵A与joker在内的少数几人仍然还未落网。

尽管事已至此,但情况并无好转,因为末日病毒的解药还未研发,扑克牌的余党也还未肃清。

转机出现在了接下来到来的七月。黑葵A与joker双双死亡,也就是报纸上所说的内容。现场还遗留下了能够证明他们身份的录像。不过joker是省警示厅长这件事还是令很多人觉得万分惊讶。

解药最终在joker办公室里的一个小暗格里找到了,风波渐渐平息,当年的那些公众人物也一个一个的消失在了人们眼前。

其实当年的一些事在我看来是有很多疑点的,比如那台证实joker身份的摄像机到底是谁留下的。我当年还曾经去专门要了一份复制件来看,结果发现那个拍摄的角度也很诡异,虽然joker和黑葵A都出现在了镜头里,但是只能看到joker的脸,而无论黑葵A做什么动作,他的脸都是严严实实的被遮挡在了黑色的兜帽下。

——就好像他知道那里有一台摄像机一样。

我叹息,若不是这张报纸,我还不会想起这么多。这些事都是我曾经想要去调查的,可惜当时不知从何下手,只得让它继续成为一个谜团。

第二张报纸则是一整个板块的讣告,上面印满了密密麻麻的人名与他们的死亡日期。

为了我可以快速的找到重点,那个放报纸的人还非常贴心的用荧光笔将重点描了出来。

齐木      7月3日

这个名字…我皱了皱眉,翻了翻第一张上所注明那两人的死亡日期。

7月3日

那个时候战争已经是收尾阶段,扑克牌的势力也沉静下去,所以已经没什么人死去了。人名是按照死亡顺序排列,齐木的名字排在了最后,他也是唯一一个死在了六七月份的人。

所有这个放报纸的人想要让我知道什么?这很有可能只是一个巧合。

……但是未免又太过巧了一点。

我摇摇头,把这个想法从脑海里赶开,对自己说到。

“放弃吧,就算想要调查,也……”

话还没说完,有一张小纸条悠悠地从两张报纸间掉了下来,落在了地上。我捡起来一看,上面用漂亮的手写体写着“Casablanca”的字样。

评论(8)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