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秋声

小透明写手闻秋声,谨慎选择关注

火影专注带卡。
农药主双兰偶尔掉落酒鱼。
狐娘主月贵
沉迷冷圈推笔,伊破 is real!
沉迷白鬼日渐消瘦


开学了溜了溜了,不定期出现
日常放飞自我
q3388309791,欢迎来找,请带备注和圈。

「酒鱼」妄梦(0-1)(复健/基本就是只保留了背景的架空向)

ooc严重到无法挽救。ooc到飞起。
懒癌严重到无法挽救。
我和你讲这本来是七夕的贺文来着。
然后放了个预告我就跑了。
有毒。
凑活着吃吧(。)

《妄梦》

writer:瑜萧

始。

“我在找一个人。”

“绿色头发,整天半梦不醒的样子。”

“先生说的可是稷下庄夫子?”

“正是。”

“他离家出走了,你有见过他吗?”

一。

对于长安城的治安官来说,青莲剑仙李太白着实可以称得上一场灾难。

且不论他在朱雀门上刻下了诗句使皇家颜面扫地,单是看看狄仁杰手上记录下的他到长安以后犯的事,就足可以让狄大人的头痛不已了。

“在长安城闹事的人不管是谁,都必须受惩罚!”狄大人如是说。

剑仙嘴里那根不知从那个路边扯来的野草上下晃了晃,似乎是想说什么的样子——实际上却并没有,李白果断的选择了直接跑路。

只一次机智如狄大人就清楚的明白了李白与他之间不可逾越的速度差,所以追着李太白要罚款这差事还没开始就被放弃了,每次遇到他也就只能象征性的说上一两句,一提这事他就跑,跑得狄仁杰心烦意燥,恨不得从钟馗那里借个钩子勾住李白把他投到牢里免得他惹自己心烦。

狄仁杰心里其实也挺惆怅,因为圣明的女皇陛下已经明令说不准抓李白了,连在朱雀门上刻字一事都免了其罪责。这导致他就算再不满,嘴上说的再凶,所有的想法也只能在心头想想而不能付诸实践。

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虽然旁人看不出来,但是由于工资评定深受其害的缘故,李元芳很清楚,李太白其人的存在导致了长安城的冷面治安官心情就像断崖似的下降。

但是毕竟和李白相处的机会多了,想不熟都很难,更何况李太白其人还附带着选择性自来熟技能,狄仁杰也确实认同他的才华,一来二往,也就成了朋友。

李元芳:所以狄大人放过我的工资评定吧qwq

在某个初秋的月夜,李白邀狄仁杰去一同饮酒,被如山的公文困在府里的狄仁杰略微思考了一下,扔下了笔,欣然接受了邀请。

两个人一杯一杯的喝着,话题几度转变,不知是谁起的头,突然就聊到了李白在到长安之前的行程。

狄仁杰放下了酒杯,说到:“既然你有志名扬天下,为什么没有先去稷下求学磨练?稷下庄子休与我认识,需不需要我帮你写推荐书?”

剑仙微微一笑:“实不相瞒,我的下一站便是稷下。只不过长安城繁盛无双,令人着迷。”

那夜的对话中止于此,然后人们只知道不久之后,那个名满天下的青莲剑仙便离开了长安。

但是时隔一年零一个月,剑仙便重临了长安。

本来照狄仁杰所想,李白回到这里,肯定会先去喝酒,就算是找他来叙旧也必然是几天以后的事,但没想到剑仙提着剑径直就闯来了官府。

他斜着身子倚在剑上,说:“我要报官。”

狄仁杰兴致缺缺,这李白在官府可是上了黑名单的人,曾经为了捉弄小密探而假意要报官。但是看李白神情严肃,又事关治安问题,他也就不得不强打起精神问询。

“…何事?”他一只手托着脸,询问到。

“我在找一个人,稷下庄子休。”

一听这个名字狄仁杰便瞬间起了兴趣,庄子休,传闻中的稷下三贤者之一,行事话语都古怪而高深莫测,而且几乎足不出户。但实际上几年前庄子休来长安城办事,与狄仁杰也算认识,他很清楚传言与现实的差距,他所认识的庄子休是一个温和的青年,谈吐文雅举止彬彬有礼。

“这件事说来话长,简单点说,就是上次来长安的时候,我失忆了。”李白倒也清楚该说什么,一五一十的说着,正好免了狄仁杰问的功夫。“因为一个事故,我忘记了我曾经在稷下求学两年的事情。此番回去,见了子休,我才又想起来。”

“但是在一年前,他失踪了,我又从稷下出发到处寻找,几乎找遍了大陆的东面,也没什么头绪。迫不得已我又回了稷下,希望能找到什么线索。”

“最后,我找到了一封书信。”

“哦?”狄仁杰坐正了身子,“那书信的内容是什么?”

李白的神色突然黯了黯,微垂着头一字一句的复述出了庄子休房里找到的书信的内容。

“此去长安,愿余生不见。”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