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秋声

小透明写手闻秋声,谨慎选择关注

火影专注带卡。
农药主双兰偶尔掉落酒鱼。
狐娘主月贵
沉迷冷圈推笔,伊破 is real!
沉迷白鬼日渐消瘦


开学了溜了溜了,不定期出现
日常放飞自我
q3388309791,欢迎来找,请带备注和圈。

《墨荷》(1-2)「昊璐古风/不可能HE的结尾/ooc」


前文连接
ooc慎入,文笔不好慎入

一.塞外有佳人

雪花飘转而下,渐渐覆满了塞外的土地,天地间举目皆白。

忽然间风起,大风夹带着雪花模糊了天与地的边界。

马蹄的声音遥遥的传来,骑着马的人是一位女子,水绿色的长发随意的散开,正在风中飘舞。她的神情并不急迫,反而十分悠然自得。分明是处在寒风凛冽的漠北,身上却透出一股江南春至的气息,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好,让人无端端的想起了灼灼桃华。就好像在她周围飘落的并不是雪,而是携带着香气的柔软花瓣。

马慢慢前行着,女子那倒映着漠北雪景的浅色瞳仁无征兆的微眯了起来,带上了几分笑意。突然,她驱动着马开始快速飞驰。

快速行进一段路程后,风雪中迎面冲出了一个绿发少年,他的披风上落满了雪花,显然已经赶了很长时间的路。

那个少年很显然并没有料到眼前情景。他与女子擦肩而过的时候他清清楚楚的看到女子嘴角的一抹坏笑,然后他们就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开了。

少年很快的反应过来,迅速勒马调方向,加速赶上了女子。

“诶?不错嘛,”陆小璐扬眉,侧头看向少年,速度却不减弱,嘴里吐出一串连续的发音,“反应快多了。”

陆小璐天生感官敏锐,甚至军人都比不过她。

“小璐姐你又仗着你发现我比较早玩我。”少年看着陆小璐,撇了撇嘴,也用着相同的语言来回答。

陆小璐闻言却笑起来:“明明是你太笨,冷漠那个老狐狸可从来没有上过我的当。”

她似乎又想起什么有意思的事情,补充到:“而且你现在还没学会说汉语,明明我好几年前就学会你们北戎的语言了。”

吴昊天张了张嘴,却并没有发声,像是无话反驳所以悻悻闭了嘴,可他脸上一开始就带有的不安明显的又深了几分。

陆小璐盯着他看了一会,叹气到:“这时候逗你真没意思,说吧,情况严重到什么程度了。”

少年脸上闪过一丝惊异的神色,但是随即就消失了,他转过头去,看向正前方,干巴巴的回答道:“瘟疫是去年开始的,症状和三年前大同小异,但是传播速度比上次快多了,北戎将近四分之一的领土…都有瘟疫横行。”


三年前。天泽九年。

北戎的一个小城镇突发怪病,得病者全身溃烂,而且传染速度极快,不出一月,那个城镇周围城市无一幸免。

幸得当世神医恰好在北戎云游,凭借一双妙手施针,一副笑脸迎人,几味草药调理,硬生生的将许多人从生死劫上救了下来。

那位神医有一头水绿色的长发,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陆小璐。

神医云游四方,四处行医,据她自己说是承了师父的衣钵与习惯,从不在任何一个地方停留超过两个月。尽管这样,当她再度跨过嘉泽关城墙来到塞北大漠时,也已过了三年。


“我知道刚才你心里在想什么,我怎么知道的对不对?”

“可汗舍得让你来迎接我一个小小的医生,就足以来说明一切了吧,你说是与不是,威穹将军。”

北戎不称皇子,每一个合格的皇位继承者都必然是一位成功的将军,这才能带领这个血液中流淌着战意的民族走向繁荣。

威穹将军,北戎莫德可汗次子,是令天下称道的“仁行者”。外界都传这位将军身高九尺,勇猛无比,但其实只有真正与他见过面的人,才明白威穹将军的真身不过是个爱笑而心善的少年。

他是北戎皇子中最具有军事才能的人,也历经过大大小小的战争,可惜因为这份心善,他并不被看好。

“而且你的表情也太明显了,”陆小璐毫不客气的说道,“真推荐你去和你们的宰相学学演技。既然事态紧急,那就应该走的快点了,驾!”

“可我不…”吴昊天挠挠头发,不知该如何表达,只得也加快了前行的速度。

马蹄踏起地上还未冻结实的雪,两人两马在雪地中飞驰而去。

天泽九年,北戎突发瘟疫,死者上万,却于一时销声匿迹。

天泽十一年,瘟疫复发,于次年消弥。



二。危险前夕


天泽十四年五月,容峪城。

这座靠着嘉泽关城墙而建的小城风景优美,气候宜人,深得陆神医喜欢。于是她在这里度过了懒懒散散的两个月,每天除了在街上寻觅小吃,午饭后到茶园戏园要壶粗茶听人们闲聊今来的趣事,还有顺手救人之外就没有任何可以干的事情。陆神医觉得如果她的师父还在的话一定会强制让她脱离这可耻的偷懒时光。



两年以前北戎那场卷土重来的瘟疫也不过让陆神医思考了三日,便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每天累的腰酸背痛的陆小璐回到北戎都城后不停向吴昊天抱怨,说是每次来北戎都会赶上一些大麻烦,而且路上走的也麻烦云云。吴昊天自认倒霉,安安静静的听她抱怨。

这时候当朝宰相笑眯眯的进来了。宰相是一个长着紫色头发的男人,陆小璐曾不止一次的吐槽长这么变态发色的人肯定也是个变态。

宰相是个看起来很纯良,并且和吴昊天关系很好,经常会和不带脑子的吴昊天一起发疯干蠢事的人,他可能是朝中唯一支持吴昊天的官员,但实际上陆小璐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家伙和冷漠一样是只老狐狸,老谋深算一肚子黑水。一个外乡人能在一个崇尚武力的国家中坐稳宰相这个位置而且把所有人管的服服帖帖的人,怎么可能纯良无害。

“陆神医辛苦了,”他掏出了一个袋子,“这是陛下要我赠予你的。”

陆小璐扫了一眼,看到了闪得她眼睛疼的珠宝,她刚想婉言谢绝,却看到了金子中间斜插着一根漂亮的点翠。

她一愣,那是她师母的东西,现在竟然会出现在这里。陆小璐伸手取走了那根点翠,又拿出了足够回到中原的路费,其他的全还给了宰相。宰相也知不好强求,便拿着剩下的财宝径直走出了房间。

其实她漫游天下,除了是行医救人之外,还有另一个谁都不知道的秘密——那就是寻找当年莫名其妙消失的师父。她想,如果她此生能找得到他,一定要先打他一顿。

“小璐姐,你既然嫌苦,那为什么不多拿一点?”吴昊天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下本身就是在假抱怨的陆小璐反而有些哭笑不得,医者胸怀苍生,以救人为己任,她又怎么可能真的去埋怨。

“对了!”吴昊天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兴奋的说到,“小璐姐,你前两年有没有见我兄弟。”

他说的兄弟名叫冷漠,是中原颜氏王朝大将冷泽之子。


不知道是多久以前,陆小璐云游到王都的时候恰好遇到了从皇宫里偷跑出来玩的当朝公主颜雨和冷漠。小公主有一头红色的长发,看起来很是耀眼,特别招人喜欢。将门之子冷少卿则是一头白毛,一副笑眯眯的神情很是阴险。

陆小璐则是凭借自己多年云游,用各地的奇闻异事深深吸引了他们,从而熟识。

当她离开又去到北戎时,发现冷漠已经早早的跑了过去。他和吴昊天性子很合得来,两人根本不管对方身份如何,每天晚上一起爬屋顶赏月喝酒。就算对方离开了吴昊天也时常挂念着这个朋友。



“见了见了,”陆小璐伸手敲他的头,“就知道你兄弟。他让我给你带了一封信。”

吴昊天嘿嘿的傻笑,揉了揉头发说:“我就知道小璐姐最好了。”

陆小璐很想不淑女的翻个白眼,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tbc—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