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秋声

小透明写手闻秋声,谨慎选择关注

火影专注带卡。
农药主双兰偶尔掉落酒鱼。
狐娘主月贵
沉迷冷圈推笔,伊破 is real!
沉迷白鬼日渐消瘦


开学了溜了溜了,不定期出现
日常放飞自我
q3388309791,欢迎来找,请带备注和圈。

【带卡\伪意识流】月之眼【我不解释你就看不懂系列】

【月之眼】
writer:吟清
cp:未知
Important note:角色ooc严重,有些地方与原著不符,借梗。题目和文章基本没有关系。bug特别多。
set:鹿角没有死,带土四战没有立即死,被木叶带走囚禁。佐助是暗部队长。

==========

起始
六代目突然倒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四战终于结束了,木叶也终于可以安安心心的搞重建。但是在某一天,给五代目抱文件的出云和子铁在一大早进入火影办公室时,却只看见干干净净的火影办公室,这个干干净净并非字面意思。五代目和她的秘书一夜之间带着她们所有的东西人间蒸发,留下一群哭笑不得的上忍,和两个气的不轻的顾问。
于是木叶在重建之余又有了一个新的任务,选举新一任的火影。
结果毫无疑问的,六代目落到了旗木卡卡西头上。
于是准六代目在上任前的聚餐中质问他同期的一帮上忍。
“凯你就不说了,为什么鹿角你也会同意。”
当奈良鹿角表示自己正是那个推荐在大名面前推荐卡卡西的人时,准六代目表示他觉得人生一片灰暗。
鹿角摇了摇头,低声道:“这个六代目本来就该你当,战前你就该上任,结果团藏给杀了出来。而且你不是在五影会谈的时候就表明决心了吗?”
“不是这个问题。”卡卡西也摇了摇头,“且不说那时候和现在情况不一样,而且原本我答应过一个人不当火影的,如果不是战前情况危急,我不会答应。现在让鸣人当才对吧,他已经长大了,可以挑起这个担子了,我们老一辈也该退位给新一代腾出空间了。”
“诶...”鹿角叹了口气,“四代都死了那么长时间了,你还是放不下。”
接任仪式当天,下起了蒙蒙细雨。
卡卡西站在火影楼的天台上,双手接过了印有‘六代目火影’的袍子,把它披在了身上。他转过身,面对着楼下参加仪式的忍者和民众,眯起眼睛一笑。
“嘛...虽然我挺不想接这个位子,但是只要我在这个位置一天,我便会尽我所能去当好这个火影。”


战后的重建复杂而繁忙,一天村内需要审批的文件就多到无法计数,更何况还要应付火之国大名和其他四大国那边各种事项,村里还人手紧缺。奈良鹿角在出任务前不放心,便把刚出完任务回来的自家儿子指派到了火影办公室。
奈良鹿丸挠挠头发,一边嘴里嘟囔着“真麻烦”一边走进了火影办公室。投身于文件海洋的六代目听到这标志性的语言便心中了然,抬起头来抱歉一笑,给鹿丸安排了工作就又低头看起了报告。
六代工作时极其认真,所有的事都会仔细审查并安排出最佳的方案,有些稍有瑕疵也都被鹿丸修正了,而且效率也很高。鹿丸在心里说了句不愧是自家老爸都推荐的人。
但是鹿丸多次被指派去和六代一起工作后他发现六代工作起来属于不要命的主。当一次鹿丸从迷糊中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只看见勤奋的六代目依旧在埋头看报告,没有一点想要休息的意思。奈良鹿丸突然就开始质疑卡卡西的设定。
“果然卡卡西老师是精六什么的是骗人的吧...”
卡卡西也察觉到鹿丸醒来,抬起头,语气里带着抱歉的说道:“真是麻烦你了,鹿丸。文件也剩下不多了,如果累的话先回家休息一下也没事的。”
鹿丸却低下头边看文件边回答道:“虽然很麻烦,但是还是帮忙处理完这些再休息比较好吧。”
卡卡西无声的笑了笑,刚刚低下头准备继续看完这份报告,却听见砰地一声,一名暗部便出现在了办公室里。
“什么事?”
“报告六代目,宇智波带土于今日3点左右死亡。”暗部的声音十分平淡,没有半点起伏,但在这没有起伏的叙述里,鹿丸却察觉到六代脸上那完美的笑容面具突然就产生了一丝裂痕。
大概沉默了有两秒的时间,六代终于做出了回答。“我知道了,把佐助叫回来吧。”他的声音出奇的平静,连脸上的那丝裂纹也被迅速的修补了。
暗部应声而去。
六代看到鹿丸思考时走神的样子,心知肚明他在想什么。便笑着说了一句没事了,也不知道这句没事了到底是说给谁听。
鹿丸低下头,心里盘算着一些事情。
他会产生一种错觉。有时候他会觉得六代目火影和旗木卡卡西实际上是两个人,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心里想的事还没有一点头绪,就听到又传来了一声沉闷的撞击声。
鹿丸迅速抬起头,看到前一秒还在工作的六代目现在正倒在他的办公桌上。


召来两个暗部把六代送到了医院,自己也跟了过去。刚刚准备离开,结果就被火急火燎赶来的现任木叶医院一把手拽了回来。说是等检查完有些事想问一下,鹿丸道了一句“真麻烦”却还是留下了。
极其繁复的检查终了,春野樱走出病房,摘下了口罩,叹了口气说没事只是太累睡着了。又编了一大堆借口和理由把门口一堆想探病的人打发走,这才返了回来坐在鹿丸对面的一张长椅上,面色严肃的问道。
“卡卡西老师这次连续工作了多长时间?”
“我去了以后大概是两天半。”
小樱突然就握紧了拳头,好像要一拳打在地上:“我知道火影的工作是很多,但是也不能这样折磨自己。我都不知道老师到底进了几次医院了,为什么不多找几个人来帮忙,明明是个精少废还呈什么能。”
鹿丸出声提醒到:“现在主要的问题是人手紧缺,否则也不会让卡卡西老师这么忙。而且你说的这么直白他的面子可挂不住。”
小樱沉默了一会,抬起头来看着鹿丸。
许久,她终于出了声:“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以前的卡卡西老师可不是这个样子。”
鹿丸挠了挠头发,回答道:“确实,我也能感觉出来。他以前对待工作也很认真,但绝对不是现在这样的工作狂。”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他更像在借工作逃避什么。”
鹿丸突然就想到卡卡西在说没事了的时候的笑容,疲惫而又勉强,仿佛有无尽的悲伤从中透露出来。


卡卡西从昏睡中醒来已经是两天以后的事了。
他一睁眼,看到的是医院白花花的天花板和宇智波家和写轮眼火遁一样祖传的面瘫。
他愣了愣,随即摆出笑脸向他的学生打了个招呼。
“哟佐助,早上好!”
学生的面瘫脸出现了崩坏:“卡卡西麻烦你看清楚现在是下午6点。”
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便岔开了话题。
“不过佐助你能来看老师我真的很欣慰啊。”
“不是你叫我回来的吗?”宇智波佐助瞪了他一眼,抽出背上背的短剑擦拭起来,大有一副‘如果因为什么无聊的事把我叫回来我就现场处决你不管你是不是什么火影’的架势。
还真是个不可爱的学生,卡卡西挠挠头发想到。
“嘛...看来我派去的人没告诉你。带土死了,叫你回来认领个尸体。”
“为什么我要我来领?我跟他不熟。”
“毕竟也是你的同族,带土他也只有你这一个亲人了。你要是也不领的话就只能弃尸荒野了。”
“弃就弃,”黑发学生不屑的哼了一声,“他才不是我的亲人,我的亲人早就死光了。”
“而且我也不信你会这么干,卡卡西。”


自从那次住院事件之后,他就开始变得嗜睡,经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进入睡眠。
小樱拉着他做了好几次身体检查,折腾了很长时间也没能查出到底是什么毛病。
他安慰着他唯一的女学生,说着没什么事,很久以前就有这个症状了。
很久以前?到底是多久以前大概他自己也说不清,隐约想起记忆中大概是在白牙死后,便有轻微的症状了。
终于在又一次倒在办公桌上被送进医院时,小樱说什么也不让他走了,连窗户上都被施加的封印以防他跳窗逃跑。
有一天他在半梦半醒中忽然听到鹿丸的声音,“我想这大概不是什么疾病,而是心理问题。卡卡西老师的症状让我觉得他可能已经放弃了活下去的欲望。”
他便在心里说,真不愧是鹿角的儿子,不愧是把技能全点在智商上的奈良一族。
他确实没有什么活下去的欲望了,这个念头大概在什么时候便萌芽了呢?
大概就是父亲死的时候吧。
他一直用空洞的语言支持着自己活下去的信念,甚至把自己转变成一个工作狂来填充生活。
但这一切都在他听到带土真正的死亡以后被轻易的打碎。
“我猜,卡卡西老师大概原来是能控制这个的,因为他有活下去的理由。但是现在他放弃了。”
“不用说的那么好听,”他那姓宇智波的学生的话语插了进来,“他只是逃避现实而已。”
切,真是不可爱的小鬼。给你老师留点面子会死么。他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意识便又有些模糊不清了。


他醒来的时间变得越来越短。
有时候只能看到坐在床边的金毛学生,然后说一句:“是鸣人啊...”有时候实在众人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失踪的五代目回来,他笑着说一句:“短册街。”便失去了意识。被迫赶回来的五代目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他只能带着歉意笑笑,说句对不起然后陷入新一轮的睡眠。
这样下去他迟早会醒不来。
更多时候他的意识会停在最浅层的睡眠,他便有时会听到小樱有些哭腔的声音。他在心里说着小樱你已经变得很坚强了所以不要哭啊。
有时会听到鸣人在他耳边絮絮叨叨,说着卡卡西老师你怎么还不醒,你可不能一直这么睡过去啊。他便无奈的在心里说鸣人啊现在人手本来就不够你干嘛要跑到我这里来当复读机。老师我累了啊,你们也长大了,不再需要我的支撑与帮助了。
而且一睡不醒不是正合了他的意思吗?
其实有时候想想他的人生除了死了一票人也还算圆满,他的学生都成才了,也有能力去守护其他人了。他想守护的土地现在也在有条不紊的重建,应该可以恢复往日的繁荣,他想要传承的意志已经很好的传达给了村里的所有人,他们也很好的接收到了。他最后做到了火影这个众多忍者梦寐以求的位子。可能极少的遗憾就是没能遵守和老师之间的诺言。
村子交给纲手大人和下一代就好,他相信鸣人他们一定能比自己这一代要强。自己就当是功成身退好了。
他有什么理由醒来?
他装作坚强了那么久,是时候该让他卸下所有的伪装好好休息一下了。
有个声音在脑海里不屑地笑了一声,说了一句冠冕堂皇。


其实他做了好多年的噩梦。
一开始梦里只有父亲,后来慢慢的增添了许多人,带土,琳,水门老师,三代,阿斯玛,自来也。梦里的人越来越多,有时候他根本睡不着,甚至惧怕睡眠。所以他经常会对着一起出任务的同伴笑眼弯弯的说,我来守夜吧。
当他听到带土真正的死亡之后,他睡了很长时间,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有父亲,有母亲,有带土,有琳,有老师。他们一起拉着他的手,对着他露出温暖的笑意。他就在那么一瞬间喜欢上了这个世界,甚至有些认可了月之眼计划。
之后他醒来的现实反而让他无法适应。
名震五国的忍者旗木卡卡西其实只是个虚幻的假象,真实的他一直停在当年。无论外表多么风轻云淡,但是灵魂上的伤痛让他无法隐藏。所以他每天会在慰灵碑前站立那么长的时间,带土送给他的写轮眼也没能让他看到未来,反而是把他锁在的那个血染的神无昆桥之上。
这些年他一直想着如果当年死的人是他而活下来的人是带土就好了,他这样不停地想不停地想,生生的把自己身体里那个名叫卡卡西的灵魂抹掉,住进了一个名为带土的灵魂。
他其实是那种特别负责的人,可太过负责了反而会把所有的悲伤与过失往自己的身上揽,一面装作不在意的安慰着其他人,一面自己在没人的角落默默背负起逝者的灵魂。
他感觉这些年他活的特别特别的累。
他想,如果他能一直这样睡下去,该多好。
这是他一个人的月之眼。


其实旗木卡卡西的一生尽是失败。
失败的他自己都想抹掉自己的一生。
所以他最后放弃了现实,永远的沉睡在了他的梦里。
在梦里他终于可以弥补自己的过失与遗憾,再也不用让那么多人悲伤。
这样就好,他弯起眼睛。
原先出现在脑海里的那个声音哼了一声,什么也没再说。
六代目火影旗木卡卡西,在四战结束后的第三年,宣布死亡。


六代目的葬礼在很长时间以后才得以举行。
悲伤弥散在了木叶。人缘极好的木叶第一技师的死亡让很多人心痛不已。
人们称颂他是英雄,是为了木叶鞠躬尽瘁的火影。
只有宇智波佐助会在人们这样说时冷笑一声说,他是个懦夫。
刚刚上任的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听到这句话二话不说一把拽住他的领子,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不许你这么说老师。
宇智波家的最后一人冷笑了一声,却也不再说什么。
他知道旗木卡卡西的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可以被称为英雄,但只有在他面对过去的时候,他无法前进。
“英雄的暮年有时并非是他真正的老去。”
他轻声说道。


他说,这样就好,这个世界有老师,有带土,有琳,有那些我来不及挽救的人。
可这样真的好吗,卡卡西?小小的带土问道。
其实你心里不是这样想的吧,卡卡西。有着柔软棕发的女孩也说道。
他想摇头否认他们的话,却失败了。
没错,不该是这样啊。小小的男孩带着最阳光的笑。
不,不....
他终于可以出声否定,但到最后,他都不知道自己该否定什么。他听见自己的嘴不受控制的问道。
“那...应该是什么样?”
棕发的女孩蹦蹦跳跳的来到他的身边,笑靥就像阳光一样明媚。
她说,回去吧。
回去吧,他听见很多人都在这样说。
回去吧,回去你就能找到答案了,金发的男子带着温和的笑意说道。
回去吧,不管怎么样,在我心里你永远是个了不起的忍者。带土说道。

他有些茫然。
回...去?该怎么回去?
有些温热的液体充斥着他的眼眶。
这样的我,还配得到你们的信任与饶恕吗?


尾声
他托别人帮忙交任务报告之后,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他有一头过于显眼的头发,所以他一年四季带着兜帽。但他带着的面具却是更过于标志性。
但正好相反,他从来都没有过分张扬的性格,甚至隔着那冷硬的面具,也能感受到他那温和的笑意。
暗部里现在所有的成员都不了解这个人的真是来历,但他们都知道,那个人脸上的面具原先是属于一个暗部的传奇。
他没有摘掉面具和兜帽,便三两下爬上了影颜山,坐在了前不久刚建成的六代目石像上一根支棱出来的头发上。
“嘛...果然一点都不像。”他笑着说。
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看到火影楼里七代目正在办公的样子,他便饶有趣味的盯了一会。
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正在认认真真的办公,他刚刚审查了一份任务报告,但是那个提交人他却可以肯定他从来没有看见他出现在火影办公室里。七代正想着一会把佐助叫来问一下有关这个人的信息,突然就感觉到有一束目光死死的落在的他的后背上。
他扭头,顺着目光找去,发现是一个带着面具的暗部成员,本来没什么问题,但是这家伙好死不死的坐在了自家老师的头像上。
鸣人想起来自己当年在石像上面乱画的光荣事迹,现在委实是没有是没资格说人家的,但他还是决定暂且放下工作,找这个暗部谈谈心。
他下了楼,犹豫了一下,碍着自己火影的面子总归还是要规矩一点的,于是他选择了走楼梯。
他尽量快速的爬到了影颜山上,约摸着应该走到六代石像的位置上了,便走到山崖边,往下一看。
那个暗部似乎是已经预知到他会从上面往下看,仰着脸用带着笑意的目光注视着他。鸣人突然间觉得这目光相当熟悉。
一晃神,下面那个本来应该被冠以不尊敬六代目罪名的家伙摘下了面具,天青色的眼睛弯成月牙,笑出了声。
然后,已死很久的六代目脸上挂着招牌笑容向震惊的七代目打了个招呼。
“哟,鸣人,好久不见。”

==end==

其实我的设定超级奇怪。这绝对是BE结尾。

主线如下
卡卡西接任六代目→听到带土的死而放弃活下去沉睡在精神世界【只有佐助看出了真实原因明白他是在逃避现实】→因为睡太久而进入假死→因为带土在最后大致想到了自己的结局与卡卡西的反应而先下手在卡卡西的脑海里埋下了一个术【所以那个脑海里的声音和最后他精神世界里的人劝他回去也是因为这个式术】→卡卡西感受到了带土的术明白了带土的意思并且带土在精神世界最后一次表白【划掉】肯定了卡卡西【所以明白为什么卡卡西最后离开的时候哭了】→最后醒来隐姓埋名做了一个暗部帮他的学生
↑大概是这个意思……所以说很多人都看不出来我到底写的是个什么cp啦
带卡大法好嗯:D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