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秋声

闻秋声。[长弧备考中,关注请谨慎。]

带卡/双兰/月贵合集已有

带卡/竹业/月贵/伊破/双兰随机掉落,选择食用

过激莱茵哈特陛下/莱杰罗/王权霸业推。

我头像世界第一好看,不接受反驳

足坑边缘试探,堆是我一生白月光

对罗戴厄/兔鱼/水鱼相当zqsg

【月贵】王权富贵如是说(二)

缘更系列我居然更新了_(:з」∠)_
本来只准备写日常然后就没写大纲结果写到一半有点问题所以只能靠脑洞补剧情……
想找一个平衡点但是失败了
瞎扯,bug百出,严重ooc。

以上都OK的话,再往下拉吧。

(一)





——






5.

出宫的事最终是没能实现,因为朝廷里出了件大事。

一日上朝时,东方月初敏锐地注意到那厢的文官队列里似乎是少了什么人,仔细一看户部尚书卢大人没来。

这卢尚书可相当不得了,能人一个。卢大人是考科举到朝廷里来的,一入朝堂便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处理事情相当清晰条理,但是因为性子很直一直不招人待见。后来王权霸业出宫溜达去找老朋友喝酒的时候,才从朋友口中听说还有这么一号人。王权霸业回去立刻就派人去调查,当即就拍板下旨升了官。

王权霸业欣赏这人的工作能力,于是这卢书生很快就变成了掌管财政收支命脉的户部尚书。

卢尚书也不负当年太上皇知遇之恩,依旧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一干就是二十年,二十年间无一人弹劾。

终于,二十年后的今天,他累到病倒了。

于是早朝便没能来成,卢府的人大清早就快马加鞭给皇帝呈来了请罪书,其间充斥着陛下耽误了工作老臣罪该万死云云,老尚书血泪交加泣血上书,痛心与对工作的热爱可见一斑。

纵使王权富贵这般表情不多之人,在读那份请罪书时,东方月初也还是从其眉目间还是看出了一股子微妙的神色。

由于尚书太能干,他一倒,户部不说乱套吧,反正是情况不太妙,王权富贵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选一个代为主持大局的人成为当务之急。早朝时一众大臣为了这个代理人选争了个头破血流,东方月初被这些个人吵得脑子疼,心里思量着一会儿下朝去某某巷口买糖葫芦慰劳自己衰弱的神经,却看见自家表哥神色淡漠,目光在众大臣之间走了一圈,然后落到了他身上。

东方月初悟了,他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眼神里是什么意思,但他真的不想明白。

6.

王权富贵作为一个很标准的面瘫,他表情一向很少,每天神色大多一副不悲不喜的样子,但是相处的时间长了,你就发现自己能从更高一层的精神层面感觉出他表情的细微变化。

因为两人从小玩到大的缘故,东方月初精于此道,他可以从王权富贵一个眼神大概判断其心中所想,所以他一下子就领会了自家表哥目光中的“你去吧”的意思。

他是不是应该感谢一下自家表哥的含蓄,要知道如果现在是自家姨夫坐在上面,肯定已经把他拎出列点着他说:“朕决定就是你了。”

接这种事可以说相当麻烦,东方月初心里哀嚎着我还要去练兵别别别但身体已经不受他掌控的迈出一步,顺其意请旨:“陛下,微臣愿担此任。”

是啊,就算是没有其他种种缘由,他一向是没办法拒绝他的。

7.

无可奈何的不只是他一人,王权富贵也很头疼。

朝中势力本就盘根错杂,奈何太上皇王权霸业在位时雷霆手段,把能清理的都清理了,剩下的也就不敢造次,小心翼翼潜藏起来。等到新帝即位,皇帝对朝政的把控远不如前,于是大家都纷纷冒头,各施手段勾心斗角。

户部之争便是这党派之争的缩影,无论哪家都不可能放过户部这块肥肉,所以这户部,王权富贵只能交由最信任的人去。东方月初自是明白这一点,所以也断然不会拒绝。

东方月初向来不参与党争,自然也没有倒向哪一派的趋势,大家各推各的人选僵持不下,倒是东方月初这个和各派没牵扯的人更能服众。

东方月初自小聪慧,幼时便才名满京城,习武也颇有天赋,可以说是文韬武略样样不差,后来袭了将军之位后也远赴边疆戍了几年边,名下挂了不少军功,除了为人散漫一点确实无可挑剔,而且和皇帝关系亲密,确确是最合适的人选。

大概也是王权富贵最想派的人。想通这一点的都不吱声了,有几个不知趣还准备据理力争一番,却都被王权富贵眼神里那股“朕意已决”生生逼回了口中的话。

王权富贵点了点头道:“如此甚好。”

8.

每天早朝都免不了一番勾心斗角,更何况户部出问题,今日的奏折定然少不了,王权富贵微蹙了眉,向着书房走去。

身后不远处响起了熟悉的脚步声,王权富贵舒展眉头,回身看那个跟着后面的人。东方将军依旧是没个正形,手里还拎着两串包好的糖葫芦,八成是下了朝就用轻功飞过去买的,王权富贵脑海里不住的出现了东方月初在京城民居上面跳来跳去的样子,无可奈何之余,心情也不住地变好。

但他还是照例走了个形式,出言劝阻一番:“月初表弟,注意仪态。”

因为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又好,所以私下他们不常以君臣相称,只是似一对寻常的兄弟般。东方月初不作答,只是笑着将其中一串抛过来,王权富贵抬手接住,二人便前后脚朝着书房走去。

王权富贵推开门,迈步走进,竟也没先管桌上堆积的奏章,而是走至窗边立定,淡淡问道。

“如何?”

东方月初站在他身后几步远处,此刻脸上笑意尽数敛去,眉眼低垂,异常认真。他答:“下朝之后便吵得不可开交。不过尽是些无关紧要之事。”

王权富贵应了一声,沉默半晌,转身看他。沉寂平静的眼眸直直撞入东方月初眼中。

他问:“此事,便交给你了。”

——tbc——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