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秋声

闻秋声。[长弧备考中,关注请谨慎。]

带卡/双兰/月贵合集已有

带卡/竹业/月贵/伊破/双兰随机掉落,选择食用

过激莱茵哈特陛下/莱杰罗/王权霸业推。

我头像世界第一好看,不接受反驳

足坑边缘试探,堆是我一生白月光

对罗戴厄/兔鱼/水鱼相当zqsg

【月贵】王权富贵如是说(一)

摸鱼的段子。在洛酒酒的怂恿下管不住自己的手。

将军东方×新帝王权,夹带少量竹叶。

算算已经六个月没有写过月贵了…不知道写了个什么。
ooc,非常ooc,有时候我的文风前后变化之大就和人格分裂一样…

勉强算生贺。 @语兮

虽然标题有一但是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系列。

接受的话就往下翻吧!

————



1.

王权富贵叹气:“表弟,不可胡来。”

彼时他正端坐于书房,批阅着那堆了足有两尺高的奏折,当他提笔时刚要书写时,窗外忽然冒出了两根形似长蟑螂须的东西。

御书房是本朝太祖亲自选址设计,窗外正对着的是御花园里栽好的花海,又恰逢暖春时节,窗外花海开的正盛,香气便萦绕在这书房中,连纸墨香都被盖了一头。

如此美景令人心醉神迷心向往之,可这突兀出现在景中的蟑螂须…着实是煞风景的很。

王权富贵猜都不用猜便知是什么人在那窗外,无奈搁下笔起身,缓走几步到了窗边,探身出去。恰好是赶上了对方抬起头来,笑嘻嘻地盯着他,眸子里就像落了揉碎的星尘,让人看去便不想移开目光。

东方月初坐于窗下,背靠青砖面朝花海,端的倒是一份自在逍遥模样,丝毫不在意身上那料子极好做工精美的衣服沾了尘土,回去时又要被秦兰姨母唠叨到几时。

王权富贵道:“你又是翻墙进来的。”

他语气不急不缓,平平淡淡,就如同亲眼看见般肯定。东方月初依旧满脸笑意,回复的语气里夹杂了几分装模作样的惊讶:“不愧是表哥,这都知道。”

他突然一跃而起,满眼期待的望着王权富贵。他说:“表哥,咱们出宫去吧!”

王权富贵脑子闻言愣怔,他想了想上次出宫是在两个星期以前,又看了看那尚有两尺高的奏折,沉声答到:“不妥。”

2.

新帝王权富贵登基的第二年,五风十雨,天下太平。没出什么大事,皇帝却依旧不是什么容易差事,每天的奏折多不说,其中还总混杂着五六本弹劾当朝大将军的,让王权富贵着实是很头疼。

东方月初,前任大将军的独子,当朝皇帝的表弟,亦是每天都在被御史台弹劾来弹劾去从头到脚被数落了个遍的现任威德大将军。

年逾花甲的老御史是看着他长大的,亲眼目睹了一个可爱阳光机智的正太长歪的全过程,他每天痛心疾首的对着东方将军叨叨叨叨,嘴皮子磨掉一层,但东方将军不以为然,只当耳旁风,每天该吃吃该玩玩,连食欲都不曾减小。

于是老御史机智的转换了目标,开始对着同是他看着长大的前储君现皇帝叨叨叨叨。

王权富贵一向尊重这位老御史,点点头说知道了,转头神色凝重的教育了自家表弟一番,最后却也没有把他怎么样。

毕竟东方月初干过最出格的行为也不过是拉着王权富贵偷偷出宫,还是在皇帝应允的情况下,最多给他安一个行为不守规矩,总不能因为散漫了点就把威德大将军痛打杀威棒或打入大牢吧。

3.

王权家的起名方式过于直接,直白的几乎令人难以接受,这一点已被东方家的两位姑娘翻来覆去的吐槽了无数次。

不过幸亏的是王权是个兼容性相当好的姓氏,要不然真的是难以想象当朝皇帝名字叫李富贵赵富贵之类的,民众们会是什么反应。

东方月初也对自家姨夫的起名废属性无力吐槽,前圣上现隐姓埋名潇洒江湖的游侠王权霸业却对这一点没有丝毫自觉,满心觉得自己起的名字男女通用还很好听。

4.

因为双方母亲的缘故,王权富贵与东方月初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

王权富贵看起来乖巧得很,行为规矩学习认真且天赋极佳。老太傅对这位储君赞不绝口,恨不能夸到天上去。

其实不然,王权霸业想起自己有一次碰巧见到了东方月初和王权富贵这两个小孩夜探皇宫的情景,想起了当年自己也是领着一帮兄弟这样到处乱跑,于是露出了一个微笑,老太尉十分高兴,觉得和陛下达成了共识。

老太尉心想:啊陛下也对太子很满意。太子殿下将来一点也会成为陛下这般的明君的!

而王权霸业边微笑边想:是时候给他俩请一个教武功的老师了。






然而这时打下的武学基础,都成了日后东方将军不走正门翻墙进皇宫的资本。

——tbc——

评论(14)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