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秋声

小透明写手闻秋声,谨慎选择关注

火影专注带卡。
农药主双兰偶尔掉落酒鱼。
狐娘主月贵
沉迷冷圈推笔,伊破 is real!
沉迷白鬼日渐消瘦


开学了溜了溜了,不定期出现
日常放飞自我
q3388309791,欢迎来找,请带备注和圈。

【带卡】远行(一)

*ooc

*毫无逻辑

*四章左右完结

*写的最认真的地方是每章的标题

*不要脸把点文拿出来当生贺,因为自己已经没有合适的梗可写了_(:з」∠)_@蔚祭

我赌我是最后一个发生贺的

感觉这个开头会撞梗撞的很惨烈,悄悄的溜了。
————


一。行于异途




天色已暗,惨白的月光笼罩在木叶的上空。

木叶村内的隐蔽角落里,暗部们小心的潜藏着自己的身形。虽说平时也是如此安排,可此刻暗部们明显能感到自己比往日更加紧绷的精神。

因为今天是不同的。

九尾人柱力怀孕的消息在木叶其实算不上什么秘密,不过大多数人也也只是停留知道这一层面而已,在这方面木叶做足了保密的工作。毕竟人柱力分娩的时刻封印的效力将会降至最低点,稍有不慎将九尾放出,便会造成无法预测的可怕后果,因为这个玖辛奈身处之地被下了层层封印,连村内的警戒程度都相应的提高了。

不过这些,能应对的也只有常规手段罢了。

宇智波带土心里冷笑一声,面具下的脸却仍旧没有任何表情。在瞳术的作用下他可以毫无阻拦的穿行在木叶的任何一处,因此计划进展地无比顺利。

接下来,只需要——

空气停止了流动,就好像时间静止在某一个时刻。空间扭曲所形成的漩涡模糊了周围的事物与光与影的界限。

——在木叶内放出九尾。

没有人发现此时在木叶的中心的角落里站了一个黑袍的面具人。

只要放出九尾,虽然不能彻底摧毁木叶,但至少会让这个村子付出它早应支付的代价。他想着,从长袍中拿出了斑交给他的卷轴,上面有可以召唤九尾的术式。

四代目火影波风水门巨大的头像在他一抬眼便可以望到的地方,相较于其他几位火影的石像存在的岁月,这个显得十分年轻。他还记得那个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早晨,训练场上空空荡荡的,只有新结成的水门班、几个木桩与风的足迹。

在被要求自我介绍时,他抬手扶正自己额头上的橙色防风镜,对着面前的三人大声说到:“我叫宇智波带土!我将来一定会成为火影!”

那天无云的天空仍旧存在于他的脑海里,他也记得水门老师那一如天空一般澄澈的眼瞳,木叶的金色闪光眼中有着明显的鼓励的意味,他弯着眼睛,露出了微笑。他说到:“很高兴能有一个和我有相同梦想的部下。”

回忆是一种一旦喷发便无法阻止的东西。在一瞬间他记起了许多他在这个村里的点点滴滴。

可随之而来覆盖了一切美好的,是雾影村外血色的天空。最后的时刻,琳的脸庞通过他赠予卡卡西的那只相连的写轮眼出现在了他的眼前。那张曾经微笑着的,给予他前行动力的少女的脸庞,此时却睁大的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少女嘴角蜿蜒而下的血迹刺痛了他的眼睛,他却只能痛苦的嘶吼,奔跑,而终究是无能为力。

他无法忘记的,最痛苦的回忆。

斑给他的卷轴被飞快的摊开,繁复的术式映入了他的眼中。他知道,玖辛奈很可能会因他而死,可他却没有一点要停手的意思,毫不犹豫的将查克拉注入了其中。

“通灵之术!”

九尾巨大的身体挣脱了周围的烟雾,被束缚多年后重获的自由让他兴奋不已,他已迫不及待对这个村子进行报复。

尖叫声骤然响起。房屋一栋接一栋的倒下,化为尘土与碎片,若灵魂肉眼可见,此时便应有无数冲天而起的灵魂,就像一场盛大却令人绝望的烟花。

水门的头像仍旧安静地俯视着整个村子,这些受人敬仰的石像并不能拯救这个村子里的人。带土终究是抬起了头,似乎是在与那个头像对视。

“呵,火影又如何,连自己的部下与妻子都保护不好。”他恶狠狠的说。

他一点一点的抹去那些曾经的回忆,包括想要成为火影的梦想。

“一切都无所谓了。”他说,一开始还算平静的语气在最后几个字已经控制不住怒意,几乎是在低吼着说完了这句话。

后颈却突然传来了麻痹感,他尚未反应过来,眼前便已被被夜色更浓重的黑淹没。他只听到了一声叹息,这个声音他从未听到过,可他却隐隐约约的感到了一丝莫名的熟悉,在昏迷前的最后一刻,他听到那个人说了一句他此生最不想听到的话。

“对不起。”



——————



木叶外围。

漩涡玖辛奈跪坐在结界中,从她身体里延伸出的长链束缚住了九尾的身体。九尾刚刚被水门用飞雷神之术从村中转移了出来,但是他却没有跟来。

玖辛奈的身体在颤抖,刚刚生产完的虚弱与尾兽被剥离而造成的生命力的流逝叠加在她的身上,让她眼前阵阵发黑,更何况还要去束缚九尾的行动,她已经无法站立。

再坚持一会,再坚持一会,至少…要撑到水门来。她咬紧牙关,在心里不断的对自己重复着这句话。

她知道村内的暗部已经开始行动,应当开始疏散村民了,新一代的忍者也被留在了后方待命,只要能将九尾限制到这个地方,有三代目在,村子便不会有更多的损失了。

唯一的牵挂…她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那个躺在篮中的婴儿身上。他静静的沉睡着,全然不知周围发生了多么可怕的事情,只是那样的安静酣眠。

…鸣人,她的孩子。玖辛奈的目光软化了几分,眼神温柔。她早已明白忍者是一种需要习惯生死离别的职业,可她此刻却无比的想要活下去,想要陪在他身边。

如果可以…那该有多好。

可她已没有办法,她现在能做的,就只有替这个孩子守好他未来要生活的地方。

九尾在奋力挣脱她的束缚,她迫不得已把注意力转回了面前的庞然大物上,咬紧牙加强了锁链的力量。

风忽然悄然而至,混着月色,带着远方而来的气息。

玖辛奈睁开眼睛,一名带着兜帽的暗部正单膝跪在她的面前,脸上的面具遮挡了对方的表情,让她只能透过孔洞看到一双温润的黑色眼睛。

从身形上来看,她并没有见过这名暗部,可对方身上的气息却让她熟悉得心惊。

“你是谁?不是让你们撤回去了吗。”玖辛奈说,汗珠从她的脸颊边留下,漂亮的红发也也已被汗水打湿,粘在了皮肤上,衣服上到处都是尘土,血红辣椒从未有过如此狼狈的时刻。“水门呢?”她问。

暗部只是轻轻的摇头,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把一个小卷轴放到了玖辛奈手里,然后开口说到:“玖辛奈大人,如果可以,请帮我把这个转交给四代目火影。”

他的声音很温和,就像午后掠过窗棂的阳光,语气里却带着些诀别的味道,让人无端端地感到悲伤。

玖辛奈呆呆的拿着卷轴,看着那名暗部起身,退了几步,然后流畅而优雅地结印。那个印她很熟悉,漩涡家本就是最擅长封印术的家族,而那个人做出的印,
——正是最强封印术尸鬼封尽。

死神蓦地出现在了他的背后,冲天而起的气流吹乱了他的衣装。兜帽被揭开,露出了他那异常显眼的发色,让人一眼便再移不开视线。

九尾巨大的身躯渐渐的缩小,漩涡玖辛奈感觉自己身体里流逝的力量正在慢慢恢复。那个人使用的并非单纯的尸鬼封尽,而是利用这个来增幅了另一种封印,将九尾重新封回了她的身体里。

但是死神最终会收割灵魂。

对方再也无力维持变身术的效果,最终是露出了本来的容颜。左眼上那道陈年的伤痕看得玖辛奈触目惊心,她终于意识到了对方为什么会带给她那样奇特的熟悉感。

那张熟悉却又略带不同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似乎说了什么。

灵魂消失的那一刻,那人的身体忽然渐渐的透明,化作了漫天飞舞的光点,恍若星屑临世,点亮了周围的黑暗。水门此时落在这片土地上,有些愣怔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眼泪从玖辛奈的眼角滑落,进而连成一线,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喊到:“卡卡西!”

对方在光芒中消散前最后留下的词句,玖辛奈看的真真切切,他带着微笑向她告别,不似往日生离死别的撕心裂肺,对方只是平平淡淡的,就像只是暂时出门,不久便会回来一样。

他说:“再见。”


——TBC——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