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秋声

小透明写手闻秋声,谨慎选择关注

火影专注带卡。
农药主双兰偶尔掉落酒鱼。
狐娘主月贵
沉迷冷圈推笔,伊破 is real!
沉迷白鬼日渐消瘦


开学了溜了溜了,不定期出现
日常放飞自我
q3388309791,欢迎来找,请带备注和圈。

【带卡】坦荡之途

*大写的ooc

*六道卡六火卡互相魂穿第二弹
*偏轻松向,毕竟战后嘛。
*设定请戳头像看前文曲折之路【划重点,请一定要看设定,要不然阅读起来会很迷】,这儿实在加不上链接。麻烦了
*多人尬聊。

*沙总点梗的衍生物。

不出意料的卡文,一卡两个月,把全文放一下。
这两天要废了,溜了溜了,攒生贺去。巨大的ooc,尬聊。over。

——


1.

当清晨的第一缕太阳光照在影岩上时,木叶村还尚未醒来,街上只有稀稀落落的人各自走着,大部分人还处于沉睡当中,无论是普通人还是忍者都没有察觉出一丝和往日早晨的不同。

这将是一个普通的早晨,他们想着。

宇智波佐助一度也这样以为,直到他还有些迷糊的时候就被鸣人从暂住地一路扯着跑到了火影楼楼下。

“佐助助助助!不好了!”未来的准七代目火影一副慌乱的样子,眼睛直接空成了两个白圈。

什么事能把鸣人吓成这样?佐助虽然表面上依旧面无表情不动声色,可内心早已腹诽半天,他抓住鸣人的肩膀,把他按在原地。

“出什么事了?”他盯着鸣人的神色,心里登时冒出了一个不好的想法,“难道是卡卡西…”



2.

第四次忍界大战最终以忍者联军的胜利而告终,随即各个忍村便进入了战后的休整阶段,战争的各种后续处理也早被提上了日程,比如战犯的处理问题。

在卡卡西的努力交涉下,佐助终能免除牢狱之灾。不过他在获得自由后并没有要留在木叶,而是决定踏上了属于他的赎罪之旅。

他用了几年的时间去踏遍了大陆上的国家,他到了很多地方,遭遇了很多事,结识了众多形形色色的人,可是无论他走到哪里,从木叶寄来的书信总是从不间断如影随形。

他站在水之囯边境,捏着那一纸薄薄的书信遥遥望向他曾经故乡的方向。

回去吧,有一个声音对他说。

他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愣了愣后,终是踏上了返乡的路途。

可他根本没想到,此番回到木叶,会出了一个奇怪的插曲。





3.

“你的意思是,这个卡卡西不是真正的卡卡西?”佐助微微蹙眉。

“没错的说!”鸣人回答,“早晨我去找他的时候觉得卡卡西老师表情很奇怪,后来无意中开启仙人模式后才发现那个家伙的和卡卡西老师的查克拉不一样!有一种更具有攻击性的…就像,就像…”

他苦着脸冥思苦想了一小会儿,好像在回忆什么,突然他右拳一锤,恍然大悟的说到:“对了!就像十尾!”

“十尾查克拉?”佐助有些困惑。

“我也感觉很奇怪啊,”鸣人说,“所以才要找佐助你来。”

“那看来不去看看是不会清楚了。”佐助干脆的回答,“你告诉其他人这件事了吗?”

“恩,告诉了小樱。”鸣人说。“本来想去找鹿丸可他好像出任务去了…”

这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少了一个足智多谋的聪明人意味着他们需要废更多的周折。

两人一前一后向楼上走去,刚转过拐角就看到粉发女忍站在办公室门口,脸色似乎不太好。

她脸色凝重,看到鸣人佐助,她冲他们点点头:“…情况有点复杂。在你们来之前我已经尝试和他进行交流。可以确定不是本人,但是…”她的神色中出现几分迟疑,“这么说吧,他既是卡卡西老师,又不是。”

鸣人愣住了:“什么意思?”

佐助倒是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简单的来说就是壳是芯不是。”小樱说。




4.

三人站在门口商议了一会对策,讨论来讨论去最后也没个定论,但是时间不多了,再过一会儿就要到平时的上班时间了,一旦被其他人发现自家火影被掉了个包那还不得引起慌乱,作为现任火影仅有的三名学生,他们应该担起处理这个事的这个责任。

最后是由鸣人打头阵率先钻进了办公室。正对大门的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人,那人正如佐助回到木叶的第一天所见到的一样,甚至在他们进来后露出了一个微笑——尽管丝毫没有温度。

他正在翻阅文件,佐助仔细看了看,发现对方似乎有批阅。

鸣人开口:“你是谁!”

对方冷静放下笔,抬头看着他,温和的说到:“鸣人,连我也不认识了?”

那一瞬间三人都有些恍惚。

“你不是卡卡西老师。”小樱最先反应过来,她神情严肃,十分认真的盯着对方。“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卡卡西老师的身体里,你或者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对火影的事物很熟悉,”那人还没来得及回答,佐助又冷冷开口补充到,“你不是普通人。”

空气中突然陷入了静默,安安静静坐在办公桌边上的人看着这三个摆出一副兴师问罪架势的年轻人,突然收敛了神色。

“我本来想尽量伪装的像一点,这样的能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卡卡西’开口说到。“不过既然你们发现了,告诉你们也无妨。就算我不说,也有人会告诉你们。”

“不过不得不说,和你们三个能这么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聊天,这种场景还真是少见。”

“什么意思。”佐助冷冷说到。

“没什么,”‘卡卡西’颇为随意的说着,他双手交叠,“实话而已。在另一边,真真正正与我坐下来聊过的人,也就只有佐助君你了。”

他的语气变得很陌生,称呼也变了,再没有之前他可以伪装成六代目火影时的温和,反而有些像他们记忆里的某个人——

不过对方还未等他们回味过来,就又抛下了一枚重磅炸弹。

“我是旗木卡卡西。”他说着,在看到面前几人那颇为明显的不相信的神色时,他继续说到:“不过是另一个世界的旗木卡卡西。”

“另一个…世界?”鸣人有些愣愣的重复了一遍这个词,然后他摇摇头,似乎想把什么东西赶出脑海。他身后的佐助冷冷的皱眉,他确实在‘卡卡西’身上看到了鸣人所说的那疑似十尾查克拉,不过好像又有些不同。如果这个人说的是真的…那便只能是一种可能了。

“为什么你身上会有十尾查克拉。”心有疑惑他也便不掩藏,干干脆脆的问了出来求证自己的猜测。

“哦,这个啊。”那人倒是不甚在意的样子,回答道,“因为我是十尾人柱力啊。”

“别摆出一副惊讶的神情了,事实如此。”披着六代目外表的十尾人柱力露出了一个似乎很温柔的微笑,可那微笑里不明不白的意味又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5.

旗木卡卡西觉得命运就像在和他开一个玩笑,一个让他一点都笑不出来的玩笑。

数年前他亲手杀死琳的时候鲜血与他心中的绝望一同喷涌而出,让他几乎没有活下去的愿望。为了消除这份绝望他才回到了那个山洞中,答应了斑的月之眼计划。

他提早察觉到了斑与黑绝的阴谋,并且排除了这两个干扰因素。

就在这个晚上,他成为了十尾人柱力,离最终的月之眼只差一步。可就在这最后的时候,一阵眩晕袭向了他,待他清醒过来时却发现周围已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他是从桌上醒来的,抬眼扫视四周,却发现他在火影楼里,坐在火影的位置上,面前是批了一半的文件,手里还半握着一支笔。

自己成了火影?他心里一阵的不可思议,差点为这荒唐的景象笑出声。他犯下的罪行足以让五大国合力而诛之,有怎么会让他当火影?

难道是月之眼成功了?

他感受了一下自己的查克拉,脸色微变。

——不仅十尾查克拉所剩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基础查克拉量也减少了。

这不是月之眼,他心里果断的下了结论,开始翻阅起周围的文件。半晌,他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是另一个世界,不仅如此,这个身体也不是他的。肯定是有人对他下了忍术,他想,他大概也知道这个忍术是什么。

如果是他想的那样…那另一个身为火影的灵魂将进入他的身体,他的计划怕是无论如何都进行不下去了。虽然只差临门一脚的计划因为突发情况而被打断让人十分的失望,不过再怎么想也无用了,此刻他更关注另一件事情。

另一个世界的他居然成了火影——这意味这什么——说不定当年悲剧根本没有发生?水门班都好好的活着?

想到这个他有一丝微小的喜悦窜上心头。

反正这个忍术是有时间限制的,再急也无用,用这具身体也做不了什么事,还不如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情况。他想。

如果能再一次见到好好活着的他们,就算回到自己的世界无法实现月之眼,还会被处死…也无所谓了吧?

毕竟,抛去一切借口,他的月之眼,他深藏再心底的愿望,也就仅此而已。





6.

“另一个世界的卡卡西老师为什么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小樱有些疑惑地问道,粉发女忍微微蹙眉,若有所思。“而且不会…”

“啊啊啊麻烦死了!”鸣人抓着头发,“你不是卡卡西老师的话那他又去哪里了?不会一直这样下去吧?”

“这些问题倒不必担心,”那人支着脸,“这个世界的我应该在我的身体里。”

“你的意思是卡卡西现在在另一个世界?”佐助说。

“没错。”卡卡西说到,“而且这是一个有时限的忍术,到时候自然会换回来。”他微微眯起眼睛,露出思索的样子。

不过是谁下的忍术呢?难道是斑?应该不是,这个忍术比较特殊,他用不了。

“那还有多长时间?”佐助问道,他扫了一眼桌子上各种各样的文件,视线又回到桌后那个人身上。

“这我也不能确定,”被他盯着的人摊手,“那要看施术者用了多少查克拉,我不是施术者。”

“那……”小樱也看了看桌上的文件,“现在该怎么办。”

“如果是文件的话,”卡卡西笑了笑,“我可以应付。”看到小樱有些半信半疑的神情,他又说到,“佐助君刚才不是也说我很熟悉火影的事务吗?”

“我之前也说过,我不想招来麻烦,所以在回去之前,我会尽力扮演好火影的角色。”

一番交谈过后,差不多也就到了早上的工作的时间。双方算是达成了和解,一同隐瞒着六代目火影已经被人调包了的事实。

鸣人依旧不是很放心,通知了小樱中午一乐碰头后,到午休时间又急吼吼的拉着佐助跑到了火影办公室说是要一起吃饭,后者虽然一脸不情愿但还是没有出声反对。

另一个世界来的代理火影工作效率意外很高,于是欣然答应了鸣人的邀请。

一乐已不是原来那样只能坐几个人的小店,店面在近期正在扩建。不过一乐大叔还是像往常一样热情的招待了他们,不多久四碗热气腾腾的拉面就摆在了桌子上。

三人安静无声的吃着,连一直好奇自家老师长相的事都被抛在了一边,这份安静一直持续到鸣人打破沉默的魔咒。

他在小樱的注视下纠结了半天,最终憋出一句:“哈哈哈哈哈一乐的拉面还是这么好吃啊哈哈哈哈哈…”

这十分刻意的开场白与略有些尴尬的笑声在粉发女忍的注视下停止了。

“是啊,和十几年前的味道一样。”没想到银发火影十分顺利的把话题接了下去,丝毫没有不适。

“呃…”既然已经开始了话题,那就要想办法继续下去。虽然这位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十尾人柱力并未表现出什么攻击性,甚至也没有特别急切地想实现月之眼,这让人有些摸不清他的想法,就连当时说服了宇智波带土的鸣人都不知该如何开口。不过他们还是要试一试的,毕竟这个世界已经深受其灾难,如果能借此机会帮助另一个不同的世界,那自然是最好。

所以首先,他们应当先想办法了解那个世界的渊源。

“啊,我之前听到你们叫我‘老师’对吧。”再三人再次开口之前,银发火影开口了,他闲闲的说,单手支脸侧过头来看那三人,他面前的拉面依旧满满当当,似乎是一口没吃的样子。“这么说来这个世界我是你们三个的担当上忍?”

“啊…是。”小樱回答。

“这样啊…”对方应了一声又扭回头去。坐在一边的三人眼神交流了一下,却是不明所以,更是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7.

接下来便又是一片更可怕的沉默,一边的代理火影若有所思,拉面是一口没动,他根本没注意到一旁的七班三人一直在悄悄看来看去,似乎在用眼神交流什么。

似乎是陷入了沉默与尬聊的死循环。

在场的人中最沉默寡言的当属佐助,尤其是在外出游历几年后,话便越发的少,可这时他却将筷子一搁,毫无征兆地开口了。

“交换情报,怎么样。”他说,未被头发遮住的那只黑色的瞳仁直直的望向了坐在他对面的人。

“哦?”对方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来,似乎对他突然提出的这个建议饶有兴趣,他微笑着说:“交换什么呢?我不属于这个世界,身上又会有什么你们感兴趣的情报?”

鸣人和小樱瞬间会意,佐助并没有回答他的提问,而是直接抛下了一句话。

“第三次忍界大战,神无毗桥,宇智波带土曾经的身死之地。”他毫无波澜的叙述着。在这平淡的语气里,他看到了旗木卡卡西脸上的游刃有余渐渐崩塌,神色里有些惊讶,也难得的认真了起来。

鸣人此刻想冲上去捂住佐助嘴阻止他继续说的心都有了。说好的和平套话你这样纯粹是在刺激他啊!

不过此时这大概算是一个无用之举,因为在说出了那句令代理火影心情复杂的话后,他便再闭口不言。

交换情报,要一条一条来。旗木卡卡西眯起的眼睛,自然是明白佐助为什么停了下来,表情一瞬间变得异常冷漠,却又很快的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半晌,他终于开口:“神无毗桥,我本应该死在那里。我要对交换的信息提要求。”

他们都不坦诚,明明互相知道对方想要的东西,却不肯直接说出,只能以这种方式来试着坦白。

“可以,不过我们也要知道想知道的。”小樱点头。

“我能感受到这个身体查克拉筋脉的异常,种种迹象表明你们的老师应该是有一直写轮眼的。”他也不犹豫,直接问道,“那只眼睛呢。”

“第四次忍界大战的时候被斑挖走了。”鸣人回答。“为了进入神威空间。”

带土的眼睛…卡卡西手无意识的握紧。这只眼睛是他在那个世界里唯一的牵挂,是即使冒着身份暴露的危险也无论如何都不想失去的东西。

他从斑的洞穴执意回到木叶,对方毫不犹豫说要把自己的眼睛给他时,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那是他此一生,所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又听到了佐助的问题:“你为什么会选择月之眼计划。”

这个问题不止是佐助疑惑,真的是七班目前为止的一个心结。他们所认识的旗木卡卡西是个极其坚韧温柔,历经无数黑暗却仍能坚守信念的人,绝无可能会相信月之眼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这个问题涉及的东西太多了,我要再用两个问题换。”卡卡西却悠悠开口。

七班三人互相看了看,都点了点头。这个问题其实他们也没料想到对方会痛快地告诉他们,不过如果只是多回答两个问题的话,倒也无妨。

得到肯定的回复后,卡卡西说出了自己的问题:“这个世界的四战是谁挑起的?还有,宇智波带土现在怎样。”

其实这两个问题他心里早在对方说第一条情报时已有了隐隐约约的答案,只不过还抓着一丝虚妄的希望不肯放手。

带土他…是英雄啊,他不该站在那样的黑暗里,而是应该站在火影的位子上。他想。

“…是宇智波带土挑起的,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认识他。”小樱回答。“他现在…”

“死了。”佐助见她不忍心说出那人的结局,冷冰冰的接了下去。“在另一个空间为了救你和鸣人死了。”

接着又是一片沉默。

看来是无法摆脱沉默与尬聊的怪圈了呢,七班的诸位。






8.

带土死了。为了救他而死在自己面前。

他有些惊奇自己居然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个事实,大脑还能冷静的推想着前因后果。

这感觉就像当年他亲手杀死琳时,他抱着女孩尚有热度的尸体一步一步的走回斑的洞穴时的感受,就像当年父亲在老宅里用那把曾象征了荣耀的短刀自杀,鲜血流过他的脚边时的感觉。

冷静又绝望。

当时他觉得斑说的那句“这个世界是地狱,忍者制度是导致一切悲剧的根源”万分有道理。

是啊,这个世界是地狱。要不然为什么他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的离开,他的队友还死在了他的手上?

只不过在这黑暗的世界里还有一束光,他才抑制了自我了结的想法。

带土还活着,他的英雄还在木叶。他应当在阳光下行走,像以前一样带给人温暖和力量。他会成为火影,成为保护大家的力量。

而旗木卡卡西会成为那个创造新世界的人,他会创造出一个能和英雄相配的世界。

可在这个他曾抱有希望的另一个世界里,他唯一的光也消失了。

如坠地狱。

半晌,他面色惨白,短促的恩了一声,依照约定,把另一个世界的事简短的说了一下。

听完后七班几人面面相觑,觉得斑比起做boss可能比较适合去洗脑。





9.

最后双方终于能敞开心扉聊一聊,不再遮遮掩掩互相试探,彼此都知道了想知道的,旗木卡卡西是个理智到极致的人,他不会因为已经注定的失败而白费力气,谈话也就友好了起来。

“在明白我中了什么忍术后我就放弃原本的计划了。”卡卡西说。“鸣人和那个世界的一样,他一露出那样的表情我就知道你们想说什么,就算我返回你们也不必担心。”

他笑了笑,继续说道:“其实我挺喜欢你们三个的,看着你们就像再看到了过去的我们。”

而且你们也将会有一个值得期盼的未来。这是他没有接下去的话。

他本已接受因意外而注定的失败,却又在这时与七班相遇,就像是额外的礼物。他能看出来他们对另一个自己的关心,在战场上遇到他们的时候本来还对这种羁绊不屑一顾,可当真正自己身处其中时,却无法不被影响。

这个世界正在慢慢的恢复,他们将会有可预见的美好的未来,没有战争,或许会有暗流涌动,却也比月之眼的和平触手可及。

唯一令人无法接受的,只有带土已经死去这一事实。





10.

微弱的白色光芒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只有身边三人注意到了他的异常。

“这是…”鸣人说。

“我想,我大概是该走了。”

卡卡西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然后抬起头来,向三人告别。

“也没什么可以说的。”他身体前倾,十指交叠,“再见。”

他在最后一刻露出了一个笑容,不是刻意伪装的假笑,而是三人曾经见过的,属于这具身体原本主人的温和的笑意,让人又分不清楚六代火影是否已经归来。

恍惚间,白光消失了。

六代目火影旗木卡卡西回到自己世界睁开眼的第一刻,看到了齐刷刷把目光投向自己的三个学生。




11.

火影办公桌上的第一份文件是关于木叶近期要召开五影会谈的,卡卡西翻开,里面掉出了一张纸条。上面详细的注明了一些文件中的漏洞。

卡卡西笑了笑,翻到背面。空白的纸页上只写了两个醒目的黑字。

“谢谢。”

谢什么呢?不得而知了。





12.

“带土?你看什么呢?”琳说,“水门老师在找你呢。”

“没什么。”黑色短发的少年笑嘻嘻的跳起来,和琳一起离开了。

“不是所有世界都能正好赶上哦,一定要珍惜啊。”他小声说着。

今天的幕后黑手也很快乐,甚至在心里给自己点了32个赞。





——END——


好的给幕后大佬土哥递茶(´▽`)ノ

除了卡文真痛苦没什么想说的,溜了溜了。

评论(8)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