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秋声

小透明写手闻秋声,谨慎选择关注

火影专注带卡。
农药主双兰偶尔掉落酒鱼。
狐娘主月贵
沉迷冷圈推笔,伊破 is real!
沉迷白鬼日渐消瘦


开学了溜了溜了,不定期出现
日常放飞自我
q3388309791,欢迎来找,请带备注和圈。

【带卡】言之所至(六)

*核心设定:神无毗桥带土没有被压在岩石下,但卡卡西牺牲于这次任务。

*暴力魔改

*ooc

想让卡快速掉马的第一天|ω・)
失踪人口的开学第一更,把鼬拉出来玩。特别想写回忆杀。

前文戳头像或tag,求小红心小蓝手wwww

————

六. 鼬

雾霭未散,清脆的铃声遥遥地从树林深沉传来。有人从黑暗中走来,不急不缓。来人带着斗笠,身穿黑衣红云纹袍,风过时隐隐能看到柔顺整齐的黑发。

两片巨大的叶与半黑半白的脑袋一同从地下冒出,但是也仅仅露了个头。黑袍男子在他的面前停下了脚步。

“鬼鲛已经先行离开了,他说他要去雾影一趟。”他说。

绝晃了晃脑袋,黑绝回应到:“好。”

白绝嘻嘻笑着,也说到:“卡卡西已经进入木叶了,用的是斯坎儿的身份,你知道的。他说汇合的话还是去老地方。”

斗笠下的男人应了一声,绕过绝继续向木叶前进。绝随着他的脚步转身,两片巨大的芦荟叶也随之转动。

“鼬。”白绝突然发声,话未里带着意义不明的上扬,显得他此时似乎很高兴,“你的事,还是小心为妙。”

宇智波鼬顿了顿脚步,却没停下来。他沉声简单的回应了一下,没有再多说什么,绝看不到他此时的表情,也听不出来他的情绪,只是带着那副颇为诡异的神色重新消失在了地上。

木叶。

宇智波鼬心里默念着这两个字,熟练的打开了外围禁制,再一次踏上了故土。

——

“好,今天就到这里!解散!”带土接过任务报告,一挥手,向七班三人宣布到。等鸣人和小樱离开后,才随意向仍在原地没动的佐助招招手,交代到:“我去交一下任务报告,你先家去准备一下,丸子屋门口汇合。”

今天是中忍考试后第七班的第一次集合——在两个伤员出院的当天,带土接了一个任务,四天后才返回木叶,于是这次集合与上次之间的间隔便显得格外漫长。

他到家的时候是半夜,刚准备从窗户翻进自己的卧室就看到床上坐着一个人,眼睛直愣愣的盯着他,把他吓了一跳。仔细看了一眼发现是本应已经睡下的佐助。

“我…想要继续特训。”黑发少年僵硬的说出了自己特地等在这里的目的。

带土一愣,随即便扒在窗台上哈哈笑了起来,期间收到了佐助的眼刀一枚,要不是因为顾及到时间,他说不定会笑好一会儿。最终他收敛了笑意,点了点头,答应了佐助继续给他特训的要求,并把最近一次的时间定在了第二天解散后。

任务难度不大,中途也没出什么乱子,所以当将两份任务报告上交从火影楼出来后,也没过了多长时间。他不想让人等,于是也就没多耽搁,选择了最近的路线,从屋顶上向丸子屋前进。

木叶外围,旗木老宅。

这座宅子已有些年头,最后一任主人的早早“故去”让这所宅子失去生机,但此刻这里的干净整洁却又不像一座荒废了多年的宅院。

一个穿着长袍的黑发男人出现在了庭院中央,他环顾四周,发现并无他人踪影,便自顾自的在回廊上找了个地方坐下歇息。如果有人此刻在的话,一定会惊叫出声,因为这个出现在旗木老宅的人的身份着实令人胆寒——数年前屠尽宇智波一族的s级叛忍,宇智波鼬。

庭院正中间有棵已生长多年的树,有两人合抱之粗,宇智波鼬抬眼看了看树茂盛的枝叶,默默计算着时间。不知何时风过,树上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人棕色头发,脸上涂着紫色油彩——是斯坎儿。

“卡卡西前辈感知依旧敏锐呢。”鼬说。

斯坎儿笑了笑,从树上跳了下来,毫不在意地摘掉假发,露出了本来发色。“琳来过。”他环顾四周,很快的便下了结论。同时也脚步不停向屋中走去,出来时已变成了另外的模样。

白色的发丝不服帖的翘起,揭去伪装后左眼上一道贯穿半张脸的伤疤,沿着脸颊向下蔓延,最终隐没在面罩中。他的眼中有着不同的色彩,闪烁着令人胆寒的光芒。

旗木卡卡西卸掉了全部的伪装,身着一件灰黑色斗篷,手中拿着那张他先前带着的狐狸面具。他向前两步颇为随意的坐在了鼬的身边。

“有什么发现?”他问到。

鼬快速整理了一下语言,把这两天收集到的情报告知对方:“大蛇丸撤走了。不过木叶周边还有一些音忍似乎并没有撤走。”他看了看卡卡西,对方点点头,表示明白他的意思。

“他的计划没有成功,应该还遭遇了重大的打击。”鼬继续说,“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快的从木叶撤退。”

他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没有什么起伏,平平的叙述着自己所闻,一如多年前身处此地,他缓慢的收起了沾满亲人鲜血的长刀时,对着面前相同的人说的那句“可以走了”。

宇智波鼬其人,无论对人对己都冷漠又残忍。

“是三代用了尸鬼封尽,没能取其性命就大概是封印了他的手。”卡卡西回答,他看着前方,手无意识的翻转着手中的面具,像是在思考什么。“大蛇丸应该短期内掀不起什么风浪。”

“还是小心为妙。”鼬不敢放松,他一直记得大蛇丸对写轮眼的执着,尤其是在发现了卡卡西的身份后更甚,这回大蛇丸的目标也很明显是冲着佐助去的,再失去双手后他说不定会有什么疯狂的举动。

“恩,”卡卡西起身,把兜帽拉到了脑袋上,遮住了过于显眼的头发。那只狐狸面具被扣在了脸上,却遮不住那骇人的红光。“走吧,先做事,他们马上就会要求全员返回,不能浪费来木叶的机会。”

————

熟悉的刺痛感打断了带土前进的脚步。虽然这些年里他已多次感到这种感觉,可这一次这种感觉来的却最是强烈最难忍。

他自认为这一生中最大的失误有三,第一是没能救下挚友,让他为自己丢了性命。二是不久之后的一次任务里,他再次没能保护好队友,而且丢失了一只写轮眼,这是造成他此时仅有一只眼睛的根源。宇智波家族一向重视自己的血继,甚至还有为了不让写轮眼外流而自毁双目的,可是他却丢失了一只眼睛。

具体的过程他并不清楚,那个任务是他和琳一起去的,两人分头行动后他便失去了意识,再醒来发现自己倒在一个山洞里,左眼已经不见了——而琳的遭遇也没好到哪里去,她莫名其妙成了三尾人柱力,若不是纲手恰好路过,怕是已不在人世。

他因此惴惴不安了很久,索性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有什么新的写轮眼持有者出现,这才让他稍微放心了一些,想或许那只眼睛已经被毁坏了。

——可这时他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只他丢失了的眼睛似乎仍旧存在,而且与他近在咫尺,似乎只要伸手便可以触碰,触碰到一个曾经遥不可及的梦。

他定了定心神,转变了前进的方向。

————



少年带土曾有一个深藏心底的梦。

天空一碧如洗,只有游丝般的白色漂浮于其中。阳光是木叶一贯的温和暖人,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

火影楼前聚集了大量民众,他们都仰着头,盯着火影楼屋顶的天台。他们的脸上带着最诚真诚的微笑与对未来的期盼,没有战火纷飞,不再会有未满十岁的孩子被送上战场,木叶欣欣向荣,就像那舒展生长的绿叶一样。

在这样的时候他能走上前去,从拥有和阳光一样灿烂耀眼发色的火影手中接过那个象征着身份的红色斗笠,然后披着属于自己的御神袍,走到台前,接受民众的大声呼喊!

他能听到所有人再高呼他的名字,能听到前代火影亦是老师的祝福与嘱托——能听到那个他从小就一直追逐的身影身着暗部装束,单膝跪在地上向他宣誓效忠。

他的心渐渐因为快乐膨胀了起来,他放声大笑。

可这个梦破碎在了十三岁的神无毗桥,那根刺穿了挚友胸膛的石柱似乎同时扎穿了曾经的宇智波带土,让他的心从此变得血肉模糊。

少年的梦已遥不可及。

——TBC——

卡与鼬日常谋划搞大事情1/1

评论(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