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秋声

小透明写手闻秋声,谨慎选择关注

火影专注带卡。
农药主双兰偶尔掉落酒鱼。
狐娘主月贵
沉迷冷圈推笔,伊破 is real!
沉迷白鬼日渐消瘦


开学了溜了溜了,不定期出现
日常放飞自我
q3388309791,欢迎来找,请带备注和圈。

【带卡】言之所至(五)

*核心设定:神无毗桥带土没有被压在岩石下,但卡卡西牺牲于这次任务。

*暴力魔改

*ooc

日常缘更系列,马上开学了我马上可能又变成失踪人口…
曾想赶七夕但最后放弃了。毕竟这似乎是最短的一章……而且剧情推进的real慢……

前文戳头像或tag,求小红心小蓝手w

五.斯坎儿

带土挤过人群,向那个可疑的男人打了个招呼。

在对方有些惊讶的目光里,带土有些尴尬的沉默着。他非常后悔自己在行动之前并没有想好一套完美的说辞来解释自己此刻十分唐突的搭讪行为。

“呃…”

总不能直接和他说“嘿我没在木叶见过你你不是别村来的间谍吧?”他嘴角微微抽了抽,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刺痛感却在此刻突然来袭,他那只仅剩的眼睛传来了一阵阵令人难忍的疼痛,就像沉寂多年的什么东西此刻突然爆发了出来。

“带土先生?”棕发男人看起来有些疑惑。他眉头紧锁,看起来又不像仅仅是疑惑,似乎在强忍着什么。

其实仔细看着这个人的脸带土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很肯定自己没见过这个人,但是却能从那张第一次见的脸上看出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

“啊,”带土短暂的闭了眼睛,压下疼痛这份奇怪的感觉,并没有去过多的思考这之间的联系,只当是自己最近用万花筒写轮眼过于频繁才导致了疼痛。刚才他心里一闪而过了一个想法,这时正好借机顺着情景演下去。他脸上带上了不好意思的笑,正好能把刚才的尴尬掩饰过去。

“抱歉,我认错人了,还以为是我的一个朋友。”他说,上下打量着对方,“不过看来你认得我?可是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你呢。”

“带土先生很有名嘛,”棕发男人笑了笑,他的目光在带土左眼处的眼罩上停留了一下,眼里有些说不明的意味。“没见过我也很正常,我之前是暗部。”

这倒也是能说通的,如果是暗部的话,他没见过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了。带土的眼神暗了暗,不过这也只是对方的一面之词,在调出档案之前,还是多接触为好。

“这样啊,”带土露出一个笑容,说到,“对了,说了半天,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叫斯坎儿。”棕发青年倒是也好脾气的笑了笑,“带土先生如果有话想说的话,不如我们先出去找个地方避雨?”

带土点点头,不假思索的报了一个地方:“去丸子屋吧。”

在得到斯坎儿的赞同票后,两人相伴向墓园外走去。一路上带土一直在悄悄在人群里寻找琳的位置,可一直到走到门口了,带土仍旧没能找到琳去了哪里,最后只得悄悄的从忍具包里摸出了一只小巧无比的纸鸢,在雨幕中将它放了出去。

这是自来也教给他的一个很实用的小忍术,只要以特定的方式向那只画有术式的纸鸢上注入查克拉,它便可以去找到术式指定的特定的人传递一些消息。

学会这个之后,他做了几只放到了自己的忍具包中,刚刚他放走的那只,术式中指定的人,是野原琳,而他在上面附带的信息,是让琳帮忙去申请调去暗部中一个名叫“斯坎儿”的人的档案。

带土暗暗叹气,做这个纸鸢很费劲,而且用一只少一只,如果不是找不到琳,他也不会轻易用的。要是碰到琳的话,以他俩之间的默契根本不用过多言语,只要他随便的点两句,琳也会去查档案的。

丸子屋和墓园离得不远,两人没走一会儿就到了。在这段时间里,带土得知了对方现在正在做一名摄影师。

“因为做过忍者的缘故,能拍到一些普通人拍不到的东西呢。”斯坎儿笑。

钻进丸子店以后,两人匆匆找了个地方落座。大概是三代葬礼又是雨天的缘故,店里人并不多,又随意要了些吃的后,两人继续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着,看起来倒是没什么异常。

带土端起茶杯,问道:“你看起来也就是二十二三的样子,也不像有什么身体原因,那为什么会选择放弃忍者的身份呢?”

斯坎儿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他捧着茶杯,微微耸了耸肩:“因为一个朋友。”他斟酌了一下词句,继续说道,“他家里出了点麻烦,我迫不得已需要帮他善后。”

斯坎儿说的语焉不详,并不像会继续细说的样子,带土也就不好继续追问下去,只得暗暗记下,转变了话题,又随便的闲聊了几句。

雨越下越大,丸子屋门口已经立了几个没用带伞来避雨的行人。带土眼角的余光扫到了店门口一把熟悉的雨伞与一晃而过的棕色发丝,便三下两下吃完了剩下的食物,匆匆编了个借口与斯坎儿告别,朝着店外走去。

棕色头发的年轻人冲他挥了挥手以作告别,待对方转过身时,他看着带土的背影与棕发女子所在的方向,露出了自进入木叶村以来的第一个真正的笑容。

“琳你怎么直接来了?”带土一出来就匆匆拉着琳往一边靠,找了个相对隐蔽的角落才继续说到,“你也不小心点,万一要是被他发现了可怎么办。”

“不用担心,”琳冲他一笑,“你托我的事我懂查好了,暗部确实是有一名叫斯坎儿的成员,两年前因为不知名的缘故退出了。”她顿了顿,继续说到,“刚才我也看了一眼那个人,照片也对的上。”

“恩…时间也和他说的符合。”带土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那这么说他没问题。”

琳看他的表情,觉得不像是放心的样子,有些奇怪的问道:“有什么问题?还是你看出什么来了?”

“倒也没什么,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隐隐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带土回答,他摇摇头,“……大概是我多虑了吧。”

“毕竟是特殊时期,多想一些也是应该的。”琳轻叹一声,“火影啊…只要这个位子还空着,就会有不知多少人盯着木叶。”

“不用担心。”带土冲她笑了笑。

————

葬礼一结束,村子又进入了忙碌的状态,连一点悲伤的时间都不给人空下。重建的进度很快,五代目的推选也被高层们提上了日程。

宇智波带土本就是热门人选,他拥有影级的强大实力,战斗经验也足够丰富。如果放在十几年前长老们或许还会因为“宇智波”这个姓而忌惮他,可在现在这个宇智波家族只剩三人的情况下,这已经不再算一个理由——更何况村子目前正急需一名有威望能服众的领导人,带土正好契合这一点

而另一个参与竞争的是团藏,和三代一样是二代目的学生,同时还是根的领导人,资历自然是不必说,位高权重,他本人对火影之位也有很明显的意向。

自来也本来也在被提名之列,甚至还是首选,可他一来不在村子,二来过去也表示过不会接任火影,最终也就相当于不再参与火影之位的竞争。

在争执讨论不休之时,只有奈良鹿久一个人坐在桌边不参与讨论。大名被那几人嚷嚷的烦了,视线一转,看到了桌尽头安安静静的鹿久,便开口点了他的名。

“奈良君,你怎么想啊?”他问,周围几人不断的讨论也随之停止。鹿久顿了顿,悠悠开口道:“我的意见是,两位都不推荐。”其他的人都回头看向了他,有些疑惑。

“哦?”大名顿时来了兴趣,追问到,“那你有什么好的人选推荐?”

鹿久点点头,说到,“我推荐初代目的孙女,她又是三代的学生,三忍之一,不知由她来接任可还合适?”

几人对视一眼,说到:“千手纲手吗?”

之前倒不是没人想到这位,只不过她常年在外云游,而且也拒绝过高层的邀请,所以大部分人自然是把她和自来也一样选择性忽略了,现在奈良鹿久一提起,大家神色各异,但心里几乎都在想着不可行。

“我知道大家心里想的是什么。”鹿久继续说到,“据可靠情报,自来也大人已经找到了纲手大人,他们不日即将返回。”

“说服她的事自来也大人会负责的,实在不行的话她也不会拒绝只代理一段时间,这样也能解燃眉之急。”

“你是说今天早晨你去给自来也老师寄信了?”琳问。

“恩,”带土回答,“把村里的情况和他说了一下。”

“难道你是想让师父回来接任火影……”琳皱着眉,思考着这件事的可行性。

“她会同意的,”带土笃定的说。“晓的威胁已经开始显现,团藏对火影这个位置虎视眈眈,她也不可能始终置身事外。”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抓抓黑色的短发,继续说到:“我在这方面还是经验太少,不适合在这个时间出去主持大局,她肯定明白这一点。”

水滴的嘀嗒声越发密集。带土没有继续说下去,他之所以在这时放弃接近这个他从小一直视为梦想的位置,不光是因为他考虑大局,还有他最近心里总隐隐约约有一种感觉,风雨将来,他不能终日只在村子里停驻。

————

接下来的几日带土便回到了日常的轨迹,每天做任务。由于七班现在还有两个伤员在医院躺着,没办法集结,带土倒也多出来不少时间,他可以去医院探望一下两个即使躺在病床上也不安生的学生。

当他告知两人第二天就可以出院的时候,鸣人看起来几乎像要跳起来扑到他身上的样子——他也确实那样做了,只不过带土闪开了。

佐助倒是没什么反应,不过说起来琳告诉带土佐助经常早晨跑出去,可能是在继续修炼千鸟。对此带土也只能无奈摇头,一起住了几年,他也是深谙他这个小侄子不服输的脾气。这次针对一尾的行动中鸣人展现出的进步看起来挺刺激他的,要不然他也不会这样。

叮嘱了两人几句注意安全不要乱跑后,他又去找琳向她重复这些话。毕竟自来也口中鼬所在的那个组织的目的是尾兽,而琳是三尾人柱力,多小心一点也是必要的,由此可观自来也当时和琳一起回村也不是没有他们的考量。

斯坎儿倒是又在木叶的各处遇到了几次,每次都是看到对方拿着一架相机,像是在取材的样子,他们每次也就是两三句话点点头打个招呼。带土还暗中关注了他一下,倒也没有什么异常。

一切都平静的不像话,带土心里反倒有些惴惴不安,风雨欲来的感觉又隐隐约约出现在了心头。

——tbc——

第一次正面接触完全odk。原著里纲手不是因为鸣人才同意成为五代目的嘛,这里就代换一下把热血正直梦想火影好青年土哥替换上去了,我觉得很ok

斯坎儿:(微笑)帮我的一个(dai)朋友(tu)处理(yu)家(zhi)务(bo)事(ban)

这种说法完全没毛病(´▽`)ノ♪

评论(1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