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秋声

小透明写手闻秋声,谨慎选择关注

火影专注带卡。
农药主双兰偶尔掉落酒鱼。
狐娘主月贵
沉迷冷圈推笔,伊破 is real!
沉迷白鬼日渐消瘦


开学了溜了溜了,不定期出现
日常放飞自我
q3388309791,欢迎来找,请带备注和圈。

【带卡】言之所至(四)

*核心设定:神无毗桥带土没被压在岩石下,但卡卡西牺牲于这次任务。

*暴力魔改

*ooc

我知道这基本上已经变成缘更系列了_(:з」∠)_

先把四补齐,到这章结束中忍考试篇正式结束,下一章过度一下进入下一段。

三代爷爷还是没了_(:з」∠)_

坦荡之途还要再等一等_(:з」∠)_他们谈话很尴尬我写的也好尴尬啊,我真的找不到一个能让七班三人开口告诉十尾卡这个世界带土已经没了而且这个世界他是发起四战的人的机会…

前文戳头像或tag,求评求小红心。

私设琳是没有见过卡卡西的脸的,要不然后面没法玩_(:з」∠)_

————

四.

-三代-

这时候的木叶冷清的有些非比寻常。

早在中忍考试开始没多长时间的时候,已经隐隐察觉出异样的三代目就开始让上忍和暗部们组织村民避难了,木叶村内只有少数的暗部还留在房屋之间的隐蔽的潜藏处。

木叶外侧的警戒被收缩了不少,大部分警备人员被抽调回了村内。

在木叶外围布防暗中调整的同时,木叶周围的结界被悄无声息的打开,来人结印的动作迅速流畅,很明显十分熟悉这里。

本不该不该出现在这个时候的雾气从木叶村外的林中翻滚涌起,却也在短时间内消散的了无痕迹,只在极短的时间内遮蔽了高台上忍者的部分视角。

就是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一个棕色头发的男人悄然越过了他们的防守线,进入了村子。

他的行动速度很快,除去在看到木叶外围小山丘上的一座独立的老宅时停顿了一下之外再无任何耽搁,不多久便进入了中心地带。

空无一人的街道与悄悄潜伏的暗部已经足以让他推断出发生的事情,更别说刚才从某处爆发出的巨响以及一尾跃过划出的轨迹。他微微眯起了眼睛,在规避着暗部的同时,向中忍考试第三场的场地行进。

————

带土停下了前进的脚步,他站在树枝上,单手扶住了粗壮的树干。

他突然身形一动,瞬身到了斜上方的树叶丛中——悄悄蹲在那里的鸣人毫无防备的被对方堵了个正着。

“哇!”鸣人被吓了一跳,险些从树上掉下去,带土及时的伸手拉住了他。在稳定了身形之后,鸣人又颇为不甘心的问道,“带土老师你怎么发现我的?”

带土弯下腰,曲起手指弹了一下鸣人的额头,这一下是真的用了力,疼得鸣人呲牙咧嘴的捂着额头。

“想跟踪我,还早了几年。”带土说到,他几乎没办法对对方那烂到几乎算得上明目张胆的尾随的跟踪进行评价。“跟着我干什么?你不是应该和小樱佐助他们在一起吗?”

“佐助刚刚明明也跑出来了。”鸣人不服气的回答。

带土这时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他瞬身离开之时,竞技场上已是空无一人,想必是因为他的小侄子对我爱罗还未分出胜负便脱阵十分不满,于是趁着三代目与他交流的时候悄悄追了出去。

那个笨蛋。带土心里暗暗说到。

“而且…而且,那是我爱罗啊…”鸣人继续说着,带土能看到鸣人眼里有一丝和往日里不一样的光。

果然…同为人柱力的两个孩子会产生亲近感也是没办法避免的事,而且考试之外的交流他们也没办法去干涉,鸣人又是这副性子,所以一听到这个局面急匆匆从医疗队那里跑出来也确实像他会做的事情。

他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对鸣人说到:“听着,鸣人,我不会伤害他的,三代目派我来也是因为我有写轮眼可以用最短的时间制住他,所以…”

他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听到居民区传来了几声巨响,带土神色一凛,也顾不上刚才没说完的话,急匆匆的又往高跳了一下。

其实他这一下挺没有必要的,因为伴随着凭空炸开的白烟而出现的通灵兽伸长了身体,即使身处林中稍一抬头也能看到。

不过在高处他倒是看到了更多的细节,比如这几只通灵兽扭动身体的时候压烂了多少民居。他忽然庆幸木叶已经提前做了防备工作疏散了民众,否则光这一下又不知道要牵连多少无辜的平民百姓。

想到这里他对那个名列三忍之一的蛇仙人的厌恶更上了一个层次。

事情至此并没结束。在守备在村里的忍者与通灵兽展开缠斗时,竞技场方向陡然有一束紫光冲天而起。

——四紫炎阵。

无法从外部进入的结界,唯一能出入的方法出去施术者解除就只剩下……神威!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带土的瞳孔猛然缩紧了,第一反映便是往回赶。

可是一尾…他又回身望了望我爱罗离开的方向,心里立刻有了决断。

“鸣人,”他听见自己说到,“你离开的时候,鹿丸在不在医疗班?”

话音未落,他感到几股熟悉的查克拉正在向他们靠近。

——鹿丸,井野,牙。

“我不放心,就找了他们两个追了过来。”鹿丸刚赶上他们便解释到。带土笑着伸出手,拍了拍鹿丸。

“帮大忙了。”他说,“现在你们四个立刻结成小队,鹿丸任队长,任务是追回佐助以及联系周围的暗部制服我爱罗。明白吗?”

四人点了点头。

“赤丸可以带路,事不宜迟,立即出发。”他一挥手,新结成的四人小队便消失在了原地。他松了一口气,眼中的花纹转的飞快,空间的裂缝在此时打开,将他整个人卷入了漩涡状扭曲的空气。

会场乱的可以,音忍砂忍同时发难,在场担当上忍和暗部们正忙于应付,远远的就能听到凯在其中发出的吼叫。

不远处的屋顶上紫色结界冲天而起,几名暗部在结界边上站立着,很焦急的样子。

带土直接把自己转移到了屋顶上,此时他才看清楚,结界里正充满了高耸的树木,里面的人隐没在树间,只能听到双方武器碰撞的声音。

“怎么回事?”带土一从神威空间出来,便抓住了一个带着兜帽面具的暗部问道。

“四代目风影是大蛇丸假扮的,他和三代目在里面。”暗部看到来人,也就丝毫不加隐瞒,他简略的向带土说明着情况。“大蛇丸用秽土转生召唤了先代火影,刚刚初代目用出了树界降诞。”

“先代火影?”带土的心猛然悬了起来,他的呼吸变得有些沉重,脑海里预想着最糟糕的局面,“四代目也被召唤了?”

暗部摇了摇头,回答到:“没有,他本来是想召唤四代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成功。”

带土松了一口气,点点头示意暗部他明白了。

“我去了。”他说。

猿飞日斩在林间起跃着,一边抵挡着来自千手兄弟与大蛇丸的攻击一边思考着对策,猿魔化成的武器在他手中舞的呼呼作响。

千手扉间已拔刀斩来,他侧身闪过,反手架住了来自千手柱间的攻击。

猿飞日斩能看出来大蛇丸对如何控制秽土转生不太熟练,千手兄弟完完全全是由大蛇丸在操纵,没有任何自主性,这反倒帮了他一个忙。

一枚巨大的手里剑从斜后方飞来,目标直指里三代有一些距离的大蛇丸,大蛇丸没有犹豫,立刻向后跳去躲避这个攻击。

“哦?”大蛇丸勾起嘴角,金色的竖瞳眯了起来,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宇智波带土…又见面了。”

他的声音嘶哑低沉,像是剧毒的蛇对人吐出了信子。

“我一点都不想再看见你。”带土三步并两步冲了过来站在三代身边,他一点都不掩饰对对方的厌恶之意,“不仅对佐助出手…还妄图毁掉木叶。”

大蛇丸依旧盯着他,却像没听见他说的话一样,自顾自说到:“我早就料想到你会来…毕竟你有一只好眼睛…”

千手兄弟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对话而停止动作,而是已经再次发动了攻势,带土和三代目招架着。

大蛇丸也拔出了草薙剑,加入了围攻,他继续保持着诡异微笑,在靠近带土的同时嘶嘶说着:“真可惜,没有把四代目召唤出来,否则就能看一出好戏了。”

“带土,不要和他说了。”三代目对脸色已经明显阴沉下来的带土说到,他悄悄示意对方脱战后退。

带土心领神会,也没再和大蛇丸发生言语上的纠缠,而是再次从神威空间中释放了一些武器来阻挡对方的前进,自己则趁机跟随着三代目后退,隐没了身形。

“现在最麻烦的,是普通攻击无法伤害的秽土转生。”边走三代目边说着,“不过我已经想到了对策,带土,接下来你来协助我。”

“不行,不能这么做。”带土坚决的表示了反对。

三代目提出的计划,是由他的影分身将两位前代火影引开再分别用尸鬼封尽封印,最后真身再赶去尽力封印大蛇丸。带土虽极力反对这个计划,可是他在三代目一句“别无他法”下沉默了,因为就算是神威也无法解决秽土转生。

“带土,”猿飞日斩突然叫了他一声,他的声音虽苍老,却带着一股无法抗拒的威严,“这是火影的命令。”

带土咬咬牙,神色里虽然依旧多半是不情愿,却还是答应到:“是。”

三代目见此情景,突然笑了,他缓缓说到:“以后的木叶村,就要靠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他没有回话,只是沉默着做出了影分身的结印动作。

在两人配合下,计划的前半程很成功,两位曾经的火影最终含笑离去,化作了纷扬尘土,影分身们寿终正寝,嘭的一声消失了。

他们也成功抓到了大蛇丸,只不过变故太快,谁都没有反应过来,连神威都来不及发动,草雉剑便已没入了三代目的身体,剑尖从他的胸前冒出。三代目蓦地吐出一口鲜血,咬咬牙发现自己可能没有办法封印大蛇丸,于是他果断的让死神之刃切掉了他曾经最喜爱弟子的双手,将之封印。

失去双手的大蛇丸终于撕下了那副冷漠的面罩,痛苦而又失态的嘶吼着什么。可是此刻带土什么都听不见,他的耳边只能听到一阵轻风拂过卷起几片落叶飞舞,三代目的声音在其中缓慢微弱而又清晰可闻。

“树叶飞舞的地方,火就会燃烧。”

“火的影子照耀着村子,并让新的树叶发芽。”

老人缓缓念着诗句,含笑闭上了双眼。眼前,有一片树叶缓缓飘落,那不属于树界降诞,而是来自木叶村内一株树。

四紫炎阵,破!

他突然想起不久前,老人对他说:“以后的木叶村,就要靠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最终大蛇丸的木叶毁灭计划没有成功,但是还是给木叶造成了包括火影牺牲在内的沉重打击。他们也没能抓到这次事件的元凶,大蛇丸似乎在失去双手后便撤离了现场。

一尾最终被鸣人制服,砂忍也在一处发现了他们被杀死的风影。不得不说,砂忍这次是被大蛇丸当做了一枚棋,损失十分惨重,不得已重新与木叶签订盟友协定。

把鸣人佐助他们送到医院后,带土深吸一口气,还是踏上了去往慰灵碑的方向。

一切如此迅速的发生,像是命运在背后暗暗推进,让他有些措手不及,此刻他分外需要一个倾诉对象。

他微微仰头,眼神飘向了阴沉沉的天空。他喃喃到:“笨蛋卡卡西,这么频繁的去打扰你,你可不要嫌我烦啊。”


阴沉的天气一直持续到了数天后,一直到三代目下葬的时候,这场蓄势已久的雨才淅淅沥沥的落了。

通往墓园的路本不长,他已走了数次,可这次觉得分外难熬,脚步似乎都变得沉重,仿佛有什么东西重重的压在了他的肩头。

他在花店买花时碰到了一身黑衣的凯,对方没有像平时一样热情洋溢的与他打招呼,一反常态没有说话,只是冲他点了点头,两人一同沉默着走向了墓园。

琳早就立于墓园门口,依照他们的约定等着带土。棕发女子像往常一样露出了一个微笑,却怎么都掩饰不住神情里的悲伤。

遇难者的照片于墓园桌上一字排开,三代目的照片被摆在正中央的位置。四周无人说话,只有风声雨声,时不时还有隐隐的抽噎声。

带土想起了十二年前的那场葬礼。

那同样也是一位火影的葬礼,同样伴随着连绵阴雨,细细雨幕让人看不清桌上摆着的照片里金发火影温柔的笑意与和晴空一样干净的眼眸。

那时候琳就像现在一般站在他身边,只不过他们的小队自那时起便只剩了他两人相伴前行,再回不到当初。

木叶村再次失去了领袖,这让带土感到有些许不安,不过很快他又重新镇定了下来。

就像自来也走之前所说的那样,无论是他还是三代目,他们都是信任着他的,相信他能够完成他们的托付,相信他与同伴们能担起木叶的未来。

他不能辜负这份信任。他已不是当年那个宇智波带土了,十二年的时间,期间种种变故足以让他变得比之前成熟,更像一个优秀的忍者,所以他更加清晰的知道,此时该做的,不是迷茫,而是更加坚定地向前走去。

仪式最终也是在雨中结束的。带土将花放在了桌上,擦了擦额前的流下的雨水,想先和琳一同去医院看看受伤的鸣人和佐助,再回家去换衣服。可他还没找到琳便看到了一个奇怪的人。

那个人站在人群里,有一头棕色短发,眼睛旁边似乎涂有紫色的油彩,嘴角有一颗痣。

一副陌生面孔,带土从未在木叶见过此人,这令人十分生疑。他也顾不上去找琳了,木叶这时候元气大伤,若被其他忍村趁虚而入可是不妙。

他挤过人群,靠近了那个陌生男人。

去和他聊聊。带土想。

——TBC——

正经起来又不黑化的土哥很帅,真的。

评论(5)

热度(31)

  1. 韵眙闻秋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