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秋声

小透明写手闻秋声,谨慎选择关注

火影专注带卡。
农药主双兰偶尔掉落酒鱼。
狐娘主月贵
沉迷冷圈推笔,伊破 is real!
沉迷白鬼日渐消瘦


开学了溜了溜了,不定期出现
日常放飞自我
q3388309791,欢迎来找,请带备注和圈。

【月贵】随手摸鱼的片段与碎碎念

*性转瞩目,我想我可能写上瘾了。

——

——

王权富贵有心事。

“表姐?”东方月初的声音突然在她耳边响起,她抬眼,略略一眼扫去,只见她表弟那双极为明亮的眸子正盯着她,清亮的眼神中带了几分忧虑。“没事吧?”

她收回目光,顿了顿,重新合了眼,淡淡回了一句:“无妨。”

不过这“无妨”二字上所携的态度可谓是敷衍至极,很显然骗不到东方月初,他轻轻一叹气,掀开帘子看着风景。

他们现在正在去往延州城的路上,马车是东方月初租用的。想起这事王权富贵心里还觉得有些好笑,明明东方月初已是一气道盟盟主,却还是会因为一两银子拉下架子去和租马的店家耗很长时间去磨嘴皮杀价,她抱着剑站在店门口,听里面两人磨来扯去的谈话,觉得自家表弟真是节俭。

他们此行是因为有人上报延州城妖孽作祟,一气道盟人手紧缺,恰恰有能力又有时间接这个任务的只有盟主和他的表姐,盟主一听,便立刻赶往了王权富贵的住所,软磨硬泡非要拉着她一起去,王权富贵没办法,她一直不太擅长应付这招,东方月初早就知道。

……

“呵。”东方月初笑。

话音未落,便有剑气擦着东方月初身上那穿的极为不规矩的道袍急行而过,掠起一阵摆动,直直的打在了那只妄图偷袭的小妖身上。

空中道门兵人踏剑而至,还未落地发了一击。她的长发和衣摆一起被剑气冲起的气流吹得在空中翩飞,本人却依旧一副淡漠神情,无悲无喜,三两步便行至了东方月初身边。

扬起的尘土散去,妖怪被剑气一路推至了墙边,不过王权富贵并没有下重手,所以他的情况并不算特别糟糕,甚至在被击飞的过程中武器都没脱手。

不过东方盟主转过身来以后目光压根没往他这边走,而是低头看了看自己道袍的袖子,用一种他几乎能听出几分委屈的语气说:“表姐,我的道袍又烂了。”

……

纯质阳炎燃起的时刻,剑气早已突入。

无人能挡他们的锋芒。

——————分界线——————

……

在后面我就说说我对这个cp的想法吧…。

看过我的文的人都或多或少都能感觉出来我是更偏爱前世组的。

其实我喜不喜欢一对cp最基本的的一点便是两个人的和谐性高还是低,和谐性低的两个人就算相爱也不会长久。而月贵前世组在我眼里不像是cp,而是更偏向cb,是那种江湖热血中的兄弟情,是那种共同努力互相扶持的坚不可摧的情谊。

我喜欢前世组的第一个原因便是他们之间的默契,不论怎么样他们都是有相同的思维高度,有相同的信念,并且为了一个目标一起努力了几十年。

到最后的月红死斗之前,只有王权富贵一人了解了东方月初的安排和布局,同时他也是东方月初最大的助力。他们之间有绝对的信任。

说到底最了解东方月初的人不是红红,而是王权富贵。

最打动我的便是东方盟主在赴死之前他们的谈话,我当时真的感觉到了那种生死与共的情谊。

道门兵人背对着道盟盟主,视线低垂下去,落到了涂山的城墙上。他没有思索,只是微微拢了拢怀中之剑,开口到。

“你与涂山小姐的决斗,我替你去吧。”

他们当时已经知道了黑狐的存在,也知道这次一去便是有去无回,可是王权富贵就是能那么淡淡的,不假思索的说出,我替你去决斗吧,我替你去赴死吧。

真的令人动容。

当然其实我是有私心的…没办法啊我是个死长发控(捂脸)

可是你们谁也没办法否认他们之间的牵连并非平平常常。

评论(8)

热度(53)